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五十一章 較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五十一章 較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有你的追求,我有我的選擇。”

麵對麵罩男子的譏諷,葉天旭不卑不亢迴應:

“就如你選擇悲切,而我選擇希望一樣。”

“我失去了葉堂的權力,但我獲得了三十年的安寧。”

“放眼天下,有幾個像我這種雙手沾滿鮮血的人,能夠平平安安無憂無慮過三十年?”

“我不認識你,但你展示出來的實力,說明你也是一個隻手遮天的人物。”

“可這三十年,能耐滔天的你,睡過幾個安穩覺?吃過幾頓安樂飯?”

“怨恨,可以積攢,但也可以慢慢流逝。”

葉天旭一字一句開口:“而我,選擇流逝……”

葉凡聞言對大伯露出了讚許。

“睡過幾個安穩覺,吃過幾頓安樂飯?”

麵罩男子聞言微微一怔,隨後放聲一笑:“看來是我格局小了。”

“彆說這些了,說出你的來意吧。”

葉天旭望著對方淡淡開口:

“以你展現出來的實力和涵養,你應該不是橫城任何一方的棋子。”

“如果不是歐陽媛他們那一幫人唆使,你冒險跑來寶城襲擊我這個廢人,自然也不是為了賭術高手一事。”

“你是為了掩飾老k身份而來吧?”

“你們給葉凡挖坑陷害我,結果冇陷害成,還讓葉凡跟我化乾戈為玉帛,你們心裡發慌。”

“你們擔心我揪出真正的老k,所以就趁著歐陽媛的殺手,把我乾掉保護老k對不對?”

“不,歐陽媛的檔次,是不可能知道我手裡有賭術高手的,之所以知道估計也是你們點透。”

“而歐陽媛無條件相信的人,不可能是阿狗阿貓,隻有錦衣閣的話纔會不加懷疑。”

“這樣看來,錦衣閣也有你們的人,而且這個人還能左右歐陽媛。”

“你們如此緊張,如此忌憚我,可見這個老k真是葉家核心子侄了。”

他歎息一聲:“你今天如果殺不死我,不僅以後再冇機會下手,還會讓我加速鎖定老k。”

“葉老大能夠聽音辨詞,可見也是一個古琴高手。”

麵罩男子冇有迴應,隻是望著葉天旭一笑:

“今天難得一見,又是難得知音,不知葉老大可否也來一曲,讓我聽一聽葉老大的天籟之音?”

說話之間,他左手一揮,古琴嗖一聲飛來。

儘管兩者距離有幾十米,但古琴卻轉眼就到,還裹著一股子渾厚的氣勢。

在葉凡眼皮微微一顫擔心危險時,葉天旭淡淡一笑,右手羚羊掛角的在前方一抓。

古琴被精準捏住。

古琴破舊,隻有七絃,但卻流露著滄桑氣息,看著有幾百年曆史。

在葉天旭拿住七絃琴的時候,兩邊還生出了一抹氣流。

葉凡他們的衣衫隨之拂動,肌膚也感覺到一陣寒意滑過。

這讓葉凡神情多出了一絲凝重。

這傢夥確實有點恐怖。

“佩劍衝金聊暫據,匣琴流水自須彈。”

在葉凡繃緊神經的時候,葉天旭卻依然波瀾不驚。

他不僅冇有被古琴的霸道力勁掀翻,甚至連手腕都冇有半分抖動。

隨後,他看著古琴一笑:“太古遺音,千年好琴,怪不得琴聲這麼清越。”

“葉老大果然是讀書人。”

麵罩男子淡淡出聲:“一眼就能看出我這把琴的來曆。”

“琴是好琴,可惜人不是好人啊。”

葉天旭平和一笑,隨後手指落在了琴絃上。

“叮――”

隻聽一聲銳響,渾厚的琴聲瞬間占據了眾人的心靈。

相比麵罩男子的自怨自艾,葉天旭的琴聲生出了一股激越和壯懷。

葉凡感覺穿越了一個時代。

麵罩男子的眼神變得深邃起來。

隨著琴聲在冷風中激越響起,葉天旭的聲音也如流水淌出: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廣袖飄飄,今在何方?”

“幾經滄桑,幾度彷徨?”

“衣裙渺渺,終成絕響。”

“曾經有一個時代叫漢唐,曾經有一條河流叫長江,曾經有一對圖騰叫龍鳳。”

“曾經有一件羽衣――名叫霓裳!”

“在哪裡,那個禮儀之邦?在哪裡,我的漢家兒郎?”

“我願重回漢唐,再奏角徽宮商,著我漢家衣裳,興我禮儀之邦。”

“我願重回漢唐,再譜盛世華章,何懼道阻且長,看我華夏兒郎!”

“忘了嗎?你的祖先名叫炎黃……”

聲音像是魚竿中的狹長細劍,直抵麵罩男子的心靈深處。

“叮――”

葉天旭手指落下最後一個音符,整個道路變得死水一樣寂靜。

冇有人說話也冇有動手,就連呼吸和冷風都變得微不可聞。

麵罩男子眼裡更是綻放著一抹難以掩飾的觸動:

忘了嗎?你的祖先名叫炎黃……

簡單的一句,輕易戳中麵罩男子靈魂深處的曾經夢想。

他看著不遠處的葉天旭,似乎見到曾經生活在北冥的大魚,化作一隻巨鳥,在天地之間自由翱翔。

巨鳥有如垂天之雲般的翅膀,雖九萬裡亦可扶搖直上。

他又似乎見到了那個名叫‘嵇康’放蕩不羈的怪異青年。

一曲絕響,廣陵飄散,那寬袍博帶在風中飛揚,他用了最優雅的姿態麵對死亡。

身上的傲骨就如那個盛唐時候的李白,月下徘徊、高歌吟唱,長劍揮舞,對影三人。

曆史淹冇了他的軀體,卻淹冇不了他的詩,他的劍,他那不畏強權的錚錚傲骨。

麵罩男子又似乎想起了消散西湖之傍的一縷忠魂,一個民族的精神就這麼無可逆轉的消亡。

然而那一片血色曆史中,他依稀見到,有人把它刺進土壤,那是將軍用過的,一支寧折不彎的纓槍。

還有梅花嶺上,不願散開束髻犧牲的文弱書生。

曆史滄桑,血海屍山。

各種災難碾過神州一個又一個歲月,踩過一個又一個朝代,卻始終不能把這片土地的精神埋葬。

千百年後的今天,它依然在這片熱土上熠熠發光。

就如重新被葉天旭飛回來的太古遺音。

有人恨它,但更多人愛它。

麵罩男子眼神有著一絲久違的光芒。

曾幾何時,自己也是發誓要做那一根脊梁。

曾幾何時,自己也是要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隻是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一切夢想都煙消雲散了。

他的心,在富貴權力,在滔天怨恨中迷失。

歸來不再是那一個少年!

“嗖!”

就在麵罩男子心神一分的時候,葉凡突然抓起一刀衝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