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五十章 你太讓我失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五十章 你太讓我失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葉天旭念出曲子,麵罩男子手指又是一轉。

調子再起了變化,一股人生孤獨悲涼的感覺迅速瀰漫,好像奮鬥多年都冇有意義的態勢。

這不僅讓小師妹重新低垂了利劍,也讓葉凡眼神多了點惘然。

這兩年來,他的人生迅速崛起,富貴榮華,錦衣玉食,全都唾手可得。

隻是他的腳步也失去了停歇,一直匆匆。

天城、南陵、龍都、港城乃至狼國、新國等地,都留下葉凡濃墨重彩的一筆。

但所有的地方,所有的人員,對於葉凡都隻是匆匆過客。

再也不複中海時分沉浸進去的交心交底了。

在葉凡露出一絲感同身受的孤單時,葉天旭又眯起眼睛朗聲而出:

“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

“萍水相逢,儘是他鄉之客。”

他的聲音忽然拔高三分:“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最後一句落下,琴聲節奏微微一滯,也讓葉凡打了一個激靈,散去了不該有的多愁善感。

同時他暗呼麵罩男子厲害。

琴聲雖然不至於殺人無形,但能挑起人內心深處的負麵情緒。

讓人愧疚,讓人沮喪,讓人感覺人生奮鬥冇有意義。

這對戰鬥意誌很有殺傷力。

所幸冇讀過書的大伯有兩下子,不然再過一會,自己怕是要蹲著嚎啕大哭了。

麵罩男子瞥了葉天旭一眼,冇有太多波瀾,手指加速,又在古琴上滑動了起來。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葉天旭再度揚聲:“感時花濺淚,恨彆鳥驚心。”

話音一落,麵罩男子的琴聲又起了變化,開始訴說著四大皆空的安詳和美麗。

還流淌著生有何歡,死又何哀的態勢。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葉天旭歎息一聲:“這是李後主的虞美人,這一首寫完,他就被賜毒酒殺掉了!”

麵罩男子手指繼續彈奏著各種曲子,葉天旭也站在前方從容不迫念出曲詞。

隻是麵罩男子撫琴而出的淒涼曲調,從葉天旭嘴裡出來就變得生機勃發。

再凋零再破敗再萬劫不複的意境,葉天旭都能讓人看到一絲陽光一絲希望。

城破廟毀,妻離子毀,但草木陽光卻依然堅韌。

人如不死,一切可以重來!

這個期間,葉凡和小師妹都安靜聽著,安靜等待,冇有人衝上去出手。

不知道為什麼,聽著麵罩男子的琴聲和葉天旭的破解,他們冇有半點出手的念頭。

好像不聽完對方一段段的演奏,好像不落下最後一個音符,他們乾什麼都顯得突兀。

更不用說揮舞刀槍殺出去。

而且葉凡和小師妹他們,內心更希望葉天旭文鬥壓過對方。

這種成就感遠遠勝於暴力。

“叮——”

“葉老大不愧是葉堂前太子,一劍能殺萬人為雄,一筆能驚風雨為聖。”

“我再悲觀再沮喪的調子,你都能輕易辨認出來。”

“而且調子後麵的絕望,被你口中念出字眼後,全都破裂出一線希望。”

“一悲一興,曲折中帶著光明,非常難得。”

感受到葉天旭的從容自信後,麵罩男子落下一曲後就不再撫琴。

他的目光隔著虛空望向了葉天旭,刻意壓製的嗓音帶著一股子讚許。

葉天旭淡淡一笑:“謝謝誇獎。”

“老東西,彆裝神弄鬼!”

葉凡踏前一步喝道:“決一死戰吧。”

如不是看不透形勢,不知道對方還有冇有幫手,葉凡早用屠龍之術戳他幾個洞出來。

他還向葉天旭提醒一聲:“大伯,這傢夥是老k的同夥,就是他救走了老k。”

麵罩男子望著葉凡淡淡開口:“葉凡,你還真是無處不在啊。”

“隻能說我是你們複仇者聯盟的剋星。”

葉凡向對方勾一勾手指:“彆玩琴了,動手吧。”

“葉神醫,你很不錯,甚至可以說很強大,但依然不是我動手。”

麵罩男子不緊不慢開口:“放手一戰,十個你也不是我對手。”

葉凡一笑:“是嗎?彆嗶嗶,有本事讓我三招?”

“轟!”

麵罩男子突然毫無征兆一踩地麵。

隻聽哢嚓一聲,一條裂痕像是利劍射向了葉凡,好像要把他活活撕裂成兩半。

又快又狠。

葉凡臉色微變,想要避開卻發現艱難。

他被麵罩男子的氣機死死壓住了。

“啪——”

就在葉凡要咬牙翻滾避開裂痕時,葉天旭也一腳踏出。

也是一道裂痕激射了出去。

隻見兩道裂痕嗖一聲相遇,隨後就砰一聲炸開。

塵土飛揚,碎片飛射。

幾名小師妹被掀翻出十幾米,灰頭灰臉所幸冇有受傷。

可見葉天旭和麪罩男子力道何等驚人。

隻是葉凡始終一動不動,麵無表情,身軀晃了晃卻冇退後半步。

他給人一種非常鄙視麵罩男子態勢。

不錯……

看到葉凡這種淡定自若,葉天旭微微頷首,如此從容,這侄子心理素質嚇人。

“葉凡,你確實不錯,我儘量高估你了,冇想到你進步還是超出我想象。”

麵罩男子也對葉凡淡定露出欣賞:“年輕一代,你算得上最強了。”

他也很是意外,剛纔那一腳,葉凡即使不跟自己硬碰硬,也該第一時間掙脫自己氣機鎖定躲避出去。

可冇想到,葉凡完全不在乎,任由裂痕襲擊自己,好像裂痕到跟前,他纔會一掌拍滅一樣。

這讓麵罩男子不得不猜測,葉凡的地境身手是不是又突破了?

不然葉凡怎會如此大意?

葉凡咳嗽一聲:“天賦擺著,我也冇辦法。”

小師妹們一臉崇拜看著師兄裝叉,卻忽視了他快濕透的背部。

“有點意思!”

麵罩男子對葉凡笑了笑,隨後又望向了葉天旭淡淡開口:

“葉老大,你隨意一腳就能擋住我五成功力。”

“這樣的才華和身手,冇有成為葉堂門主,冇有青史留名。”

“太可惜了。”

“畢竟如果是你來領導葉堂三十年,現在葉堂怕是早已橫掃天下不受任何壓製了。”

“老門主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毀掉你這個前太子,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錯誤。”

“不過讓我遺憾的是,你也失去了血性,甘心做了三十年的釣魚佬。”

“彆人是手裡冇有籌碼,不得不蟄伏或者低頭。”

“而你是手裡有刀有劍有人脈,卻自甘墮落變成一堆爛泥。”

他歎息一聲:“葉老大,你真是太讓人失望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