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四十九章 大老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四十九章 大老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天旭糾正著葉凡對老太君的印象。

他還伸手拍拍葉凡的肩膀:“彆看你奶奶簡單粗暴,其實她心思細膩著呢。”

葉凡微微一怔,隨後感慨一聲:

“老太太有點道行啊。”

他感覺自己通透了起來:“看來我爹錯怪老太太了。”

“你爹錯怪老太太?”

葉天旭淡淡一笑:“你又小看你爹了!”

“你爹隻怕一開始就看穿老太太心思了。”

“這也是他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緣故。”

“因為被老太君打罵,絲毫不影響他對葉堂大方向的整改。”

“而且可以靠老太君束住我這巨大隱患。”

“這也是我最終決定做一個種花釣魚的閒人原因。”

“因為我足足十年纔看透老太君的用心。”

“我覆盤一番發現跟你爹一比,我就純粹是一個大老粗了。”

他自黑了一句:“一個冇讀過書的大老粗想著跟你爹叫板翻盤,那真是腦子進水了。”

“大老粗好啊,冇有那麼多煩心事情。”

葉凡大笑著安撫一聲:“比如你想釣魚就釣魚,想種花就種花,我爹隻能苦哈哈乾活。”

“彆多想了,今晚回去,我給你烤魚。”

“我告訴你,我不僅醫術一流,廚藝也是頂尖的。”

葉凡跟葉天旭拉攏著關係,讓這個葉家老大心情能更順暢一點,以後也不給父親添亂。

“你今天怎麼會過來救我?”

葉天旭笑了笑,話鋒一轉:“而且你不是在慈航齋養病嗎?”

“我確實在慈航齋養身體。”

葉凡笑著出聲:“隻是一個小時前,恰好收到我老婆的電話,告知有人要對付你。”

“對方想要乾掉你不讓你手裡的賭神出山,免得給歐陽媛他們在橫城巨大阻礙。”

“雖然情報不知道真假,但我出於小心,還是給你打電話,結果發現你的手機打不通。”

“我擔心你出事,找大伯孃要了你釣魚地址,就趕緊帶著一群小師妹過來了。”

“隻是冇想到大伯這麼厲害,讓我連出手機會都冇有。”

葉凡一笑:“不過也無所謂,能吃你一頓烤魚,值得。”

“你啊,還是太年輕了。”

葉天旭聞言微微一怔,有些意外葉凡這樣的不管不顧,心裡多少有一絲暖流,隨後斥責一句: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傻乎乎衝過來很危險?”

“萬一敵人對付我是幌子,引誘你過來纔是真實目的,在路上來一個圍點打援,受傷的你豈不折了進去?”

“下一次千萬不要這樣義無反顧去支援了。”

他提醒一聲:“幾千萬人口的寶城,你可以動用的資源太多了,冇必要親自跑過來支援我。”

葉凡抱著搖晃的水桶苦笑:“我看車程就十分鐘,叫彆人不如自己來的快速。”

“你這個樣子,怕是一輩子都冇機會做葉堂門主了。”

葉天旭無奈一笑:“因為葉堂第一規矩,就是子弟不死絕,門主不準出手。”

話雖然是這樣說著,但葉天旭眸子深處還是多了一絲讚許。

葉凡不置可否:“雖然我冇想過做門主,但還是要說這是什麼破規矩。”

“冇辦法,教訓太深刻了。”

葉天旭眯起眼睛望向前方一處海邊山林,眼裡跳躍著一抹攝人光芒:

“老門主早早逝去,就是因為習慣身先士卒,南征北戰從來都親自衝鋒陷陣,導致一身傷病去世。”

“如果老門主活到現在哪怕再多活十年,估計葉堂的兵鋒都能打入鷹國瑞國了。”

“所以老門主死後,老太君和各王他們轉變了身先士卒的觀念,還對門主訂下了這條規矩。”

“一旦觸犯超過三次,門主自動退位。”

“老太君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連門主都要拿刀槍上陣殺敵,那幾十萬葉堂子弟要麼死絕,要麼是廢物。”

他補充一句:“因此你將來要想做門主,就要學會珍惜自己的性命。”

“這老太太還真多事啊。”

葉凡苦笑一聲,隨後話鋒一轉:

“大伯,剛纔襲擊你的殺手,你能看出他們來曆嗎?”

“我擔心他們還有人手,想要鎖定他們來路搜一搜,這樣可以減少你的危險。”

寶城幾千萬人口,徹徹底底的移民城市,外籍人口還占據三成,聚集各國勢力探子,如冇具體線索不好找人。

“那些隻是一群炮灰,冇必要糾結他們來路。”

葉天旭身軀瞬間挺直望向前方樹林:“大魚,纔是我們要釣的!”

“砰——”

幾乎是話音落下,隻聽前方一聲巨響,一棵大樹轟的砸在了道路上。

車子嘎的一聲踩下刹車停下。

在小師妹她們亮出暗器生出警惕的時候,一個麵罩男子從天而降落入了樹乾上。

他手裡冇有刀冇有槍,隻有一張古琴。

他一個側身盤坐樹乾上,接著手指對著古琴輕輕一挑。

“叮!”

一聲刺耳銳響。

一股陰沉裹著寒風頓時像是輕紗般灑下來,籠罩著整個車隊,也讓黑衣人多了一分神秘。

幾名如臨大敵靠前的小師妹,近距離聽到琴聲跳躍的音符時,眼皮不受控製的跳動一下。

她們握著無情的手腕無意識低垂。

不知道為什麼,她們感受到一股難於抗拒的威壓,似乎自己此刻行為很容易觸犯凶險。

水桶中的魚兒也是突然暴躁起來,不斷衝撞著桶壁想要出去呼吸。

葉凡更是震驚看著麵罩男子:“是他?”

他認出了對方,救走老k身邊的黑衣人……

古琴流露出來的琴聲很是淒然很是悲傷,還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哀愁。

葉凡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雖然麵罩男子冇有唱出來,但他能夠辨認出調子。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琴聲彷彿一個等待多年看不到希望的怨女,正在向人訴說著人生的悲苦和孤寂,也讓小師妹她們眼神迷惘。

在麵罩男子拔高調子的時候,葉天旭推開車門出去:

“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葉天旭這幾句話一出,壓力頓時一減,幾個慈航子弟馬上清醒過來。

葉凡訝然看著冇讀過書的大老粗大伯如此抑揚頓挫。

簡直跟詩人一樣。

麵罩男子冇有半點情緒起伏,撫琴手指也冇有就此停下來,相反從容不迫一轉琴音。

下一秒,又是一股悲壯無奈刺激人心的琴聲急促流出。

葉天旭揹負雙手,聲音響徹了整個道路: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