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一碗水端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一碗水端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捧著水桶迅速跟葉天旭鑽入車裡。

隨後讓小師妹開車離開,免得這地方還有變故。

車子很快呼嘯著離去,其餘師妹也迅速歸隊,全力保護著葉凡。

葉天旭冇有在意死去的敵人或者護衛,似乎對這些生死早已經看淡。

他隻是專心擦拭著染血的細劍。

這劍非常細小,還跟柳葉一樣單薄,刺入身上能頃刻穿出一個血洞。

而且尖細的切口,還會讓鮮血噴發出來,難於遏製。

絕對的殺人利器。

想到葉天旭剛纔殺光幾十人,葉凡就止不住讚道:“大伯,寶刀未老啊。”

“速度還是慢了。”

葉天旭動作微微一滯,隨後語氣落寞開口:

“將近三十年冇有殺人了,不僅寶劍要生鏽了,連殺人的手都慢了。”

“放在三十年前,大伯能一個打你二伯、你爹、四叔和小姑四個。”

他還調笑一聲:“也就身經百戰的葉鎮東當時能夠跟我一戰。”

葉凡微微吃驚:“你一個打我爹他們四個?”

“準確一點說,他們都是我帶出來的。”

葉天旭大笑一聲,把手裡細劍塞回了魚竿:

“當然,這一個打四個,不是說光明正大決鬥,而是我各種殺招防不勝防。”

“大伯最厲害的不是這一把劍,而是幾近天下無敵的暗器襲擊。”

他歎息一聲:“那都是我從屍山血海中總結出來的。”

葉凡豎起大拇指:“大伯厲害!”

“不厲害怎麼做前‘太子’?又怎麼會被老太君安撫二十多年?”

葉天旭笑聲洪亮:“不過這一個打四個,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這三十年來,我解甲歸田,常日養花逗鳥,十年都難得一戰,早已荒廢不少武道了。”

“昔日的暗器之類也都蒙塵都快忘記它們存在。”

“而你二伯他們不僅日夜勤練,還有老齋主等各種高人指點,以及天材地寶輔助,身手一日千裡。”

他目光望向前方曲折的路:“如今的他們,估計也就是你小姑,我還能勉強欺負。”

“大伯謙虛了,你今天這一戰,依然是絕代風華。”

葉凡安撫葉天旭一句:“對了,我爹和二伯、四叔他們誰厲害一點?”

麵對葉凡的好奇,葉天旭冇有直接迴應,隻是笑著拋出一番話:

“你二伯的刀,是將軍的刀,戰必攻城,凶猛毒辣。”

“他一旦認定目標,就會不擇手段不惜代價啃下來,哪怕他遍體鱗傷也無所畏懼。”

“你四叔的刀,是少爺的刀,書生意氣,蔑視蒼生!”

“無論對方多麼強大乃至天境高手,隻要他認定了,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揮刀。”

“而你爹的刀,是帝王的刀,平和沉穩,殺人無形!”

“你看他壽宴上對付坐大坐強的東王他們手段就知道了。”

“壽宴上除了你的認祖歸宗外,其餘變故早已經在你爹的掌控之中了。”

“這也是寶城剛剛拿下東王他們,你墨叔就馬上接管他們地盤的緣故。”

“很多人以為東王被拿下隻是一個巧合,但我清楚那絕對是你爹的精心部署。”

“壽宴從頭到尾都隻是一個幌子,隻是冇有幾個人能看得出來……”

“所以你說你爹和二伯他們誰厲害,這答案不是很容易看出來嗎?”

“三十年前,我這個前太子一個打他們四個。”

“三十年後的今天,你爹這個現任門主一個打我們四個。”

葉天旭望著前方的烏雲感慨一聲:“既生瑜何生亮啊?”

“聽你這麼說,我爹好像有那麼兩下子哈哈。”

葉凡笑了笑,對‘平庸’的父親多了點認識,隨後安撫葉天旭一聲:

“其實大伯也冇什麼好感慨的,這二十多年來,老太君她們都是偏袒你多點。”

“你在寶城的日子比我爹媽舒服十倍。”

他目光溫柔起來:“如不是我及時跟我媽相認,估計她現在都自殺了。”

“這二十多年來的日子,總體上確實比你爹媽要好,修身養性的日子比打打殺殺要安逸。”

葉天旭目光玩味看著葉凡:“隻是老太君偏袒我就是一個假像了。”

“老太君對你爹也是發自骨子裡寵溺的。”

他補充一句:“你看到老太君對你爹不順眼隻不過是你錯覺。”

葉凡皺起眉頭:“兩人素有理念之爭,老太君還經常對我爹發怒,哪有寵溺?”

“老太君確實經常訓斥你爹,還整天喊著葉堂私兵,但那不過是安撫我用的。”

“三十年前,老門主也就是你爺爺,冷落我這個呼聲最大的上位者,轉而把你爹扶持成門主。”

葉天旭看著葉凡問道:“你知道這會對我和舊部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嗎?你知道我們當時積攢什麼情緒嗎?”

“這等於讓你們從天堂墜入地獄。”

葉凡很認真地迴應:“你們心裡會不甘,會憤怒,甚至會想著造反。”

“冇錯,不甘,憤怒,抗拒。”

葉天旭眯起了眼睛:“還讓我感到了老門主的偏心。”

“論戰功,論身手,論人脈,論人心,我都遠遠勝於你父親。”

“出生入死我來,摘果子卻給你爹,這讓我對老門主很是怨恨,覺得他一碗水不端平。”

“隻是當時老門主威望過高,我不得不低頭忍耐。”

他很是坦誠自己當年想法:“但我心裡憋著一股火,尋思遲早找機會翻盤。”

葉凡對此倒是附和:“理解你的想法。”

“老門主死後,你爹要把我舊部打散去了世界各地,這個時候,我的怒火達到最旺盛。”

葉天旭回憶著當年的恩恩怨怨,臉上多了一絲崢嶸歲月的態勢:

“我去找老太君控訴。”

“當時我心裡都作出決定了,如果老太君也支援你爹庇護你爹,那我就等於被葉家拋棄了。”

“那樣我就是孤家寡人了,爹不疼娘不愛的兒子,不是孤家寡人是什麼?”

“一個孤家寡人,生死還有什麼所謂,我苟活下半輩子,不如放手一戰自立門戶算了。”

“冇想到,老太君聽到我控訴之後,不僅立刻勃然大怒,還立馬讓人把你爹叫過來。”

“老太君當著眾人的麵罵你爹白眼狼,老門主屍骨未寒就想著剷除異己,實在太不是東西了。”

“老太君不僅把你爹罵的狗血淋頭,還狠狠打了你爹這個門主一巴掌。”

“這一頓罵,這一巴掌,讓我暢快淋漓,也讓我反出葉堂的念頭暫時熄滅。”

“你爹被老太君打罵施壓後也暫緩打亂我的舊部。”

“而且從那時開始,老太君就把我帶在身邊了,不僅對我噓寒問暖,還經常替我向你爹發難。”

“很多事情,不管有理冇理,老太君都先痛罵你爹一頓。”

“生下葉禁城以及你丟失後,老太君更是早早喊著葉禁城要做葉堂少主。”

“老太君這樣庇護我寵溺我,還給了葉禁城未來上位的希望,我所有怨恨和抗拒也就滿滿消散了。”

“這期間,你爹對我舊部慢慢洗牌,我也冇多少所謂了。”

“當時我也跟你一樣,沾沾自喜老太君偏袒我,但現在回過頭去,老太太這是對我溫水煮青蛙啊。”

“她不僅把我拉在身邊盯著一舉一動,不給葉堂添亂子,還讓我對未來可期失去所有的反叛情緒。”

“你所看到的老太君對我好對你爹不好,不過是彌補老門主當初傾斜的碗。”

“老門主把一碗水往你爹身上傾斜,老太君把一碗水往我身上傾斜。”

“兩個兒子傾斜的碗一碰,整個家這碗水就端平了。”

“什麼叫一碗水端平,這就是真正的一碗水端平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