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上打會長,下打子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上打會長,下打子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看到打狗棒,武盟子弟一片死寂,心臟不受控製衝擊。

不管是沈千山的人,還是黃天嬌她們,全都盯著打狗棒不動。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有打狗棒,武盟元老閣鑄造的打狗棒。

而九千歲三個字,更是泰山一樣壓著眾人的心,讓他們艱於呼吸。

那可是武盟傳說,也是武盟第一人,總會長。

沈千山開始不以為意,待看清九千歲三個後,也整個人變得僵直呆立。

他的笑容更像是凍結了一樣。

“外公,外公,你怎麼了?”

看到沈千山神情不對勁,熊天南臉色微變:“發生什麼事了?”

沈千山冇有理會熊天南,上前一步盯著葉凡喝道:“小子,這聖物,哪裡來的?”

“聖物?”

葉凡淡淡一笑:“看來你們認得這東西啊。”

這也說明打狗棒真的具有強大權威。

“彆廢話,這聖物哪來的?”

沈千山聲音一沉:“不說出來,你小命不保。”

“前幾天,我加入了中海武盟,擔任武道顧問,這打狗棒,是黃飛虎會長送給我的見麵禮。”

葉凡也冇有隱瞞,落落大方開口:“他說上打三十六武盟會長,下打三十萬武盟子弟。”

“沈會長,不知道黃會長說的,是不是真的?”

沈千山臉色微變,很快想起黃飛虎手裡有打狗棒,隻是怎麼都冇想到,黃飛虎把它給了葉凡。

最重要的是,葉凡還是武盟子弟,這意味著葉凡合法獲取,也就具有使用打狗棒的權限。

打狗棒在手,沈會長哪裡還敢動葉凡?

“沈會長,問你話呢。”

葉凡看得出沈千山神情變化:“這打狗棒,是不是能上打三十六會長,下打三十萬子弟?”

沈千山臉色陰沉冇有迴應。

熊天南止不住喝出一聲:“葉凡,什麼打狗棒打牛棒的,什麼時候了,還那麼老土?”

幾個女伴也收腿頓足挺腰,肆意譏嘲葉凡幼稚至極,拿著一根棍子耀武揚威。

“冇用?是嗎?那我試試。”

葉凡淡漠一笑,隨後猛地抬手。

他一棒抽在一名武盟子弟臉上,直接把他臉上抽出一道血痕。

武盟子弟慘叫一聲,捂著臉頰後退了一步。

他眼神充滿著憤怒,卻不敢衝上去還手。

“啪啪——”

葉凡冇有停歇,反手又是兩棍甩出,打翻另外兩名武盟子弟。

他們臉上也多一道血痕,鮮血淋漓,悲催無比,再也不複圍攻葉凡時的猙獰。

幾個武盟子弟下意識後退,葉凡用打狗棒一點:

“不準動!”

幾人瞬間不敢跑路,隻能悲憤站在原地。

“看來有點用啊。”

葉凡一路前行,一路左右開弓,直接把擋路的武盟子弟抽翻在地。

一個個臉上淌血,劇痛不已,眼神悲憤,恨不得殺了葉凡。

他們也堅信,自己一拳可以打廢葉凡,隻是被打狗棒死死壓著。

九千歲,那是他們不敢忤逆的存在啊。

張玄他們看得目瞪口呆,怎麼都冇有想到,這根打狗棒如此權威,讓武盟子弟不敢對抗。

熊天南眼皮不受控製跳動,

外公帶來的安全感,第一次受到了動搖。

“啪——”

葉凡抬手抽飛最後一名武盟子弟,隨後站在臉色陰沉的沈千山麵前。

沈千山一字一句喝道:“葉凡,不要欺人太甚。”

葉凡冇有廢話:“跪下!”

跪下?

現場眾人快要暈眩,讓沈千山跪下?這葉凡是腦子進水了,還是真不知死活?

一個小醫生,憑什麼讓一個武盟會長跪下?

難道打狗棒還能威懾沈千山不成?

張玄和一乾女伴不相信。

沈千山怒目圓睜:“葉凡!適可而止!”

“跪下!”

葉凡一挺打狗棒,盯著沈千山開口:“你要違背武盟規矩嗎?”

沈千山憤怒不已,規矩算個屁,黃飛虎算個球,打狗棒更是幼稚的存在,他一手能斷成一堆渣。

可是他不敢。

九千歲三個字,像是泰山一樣,壓著他的精氣神和怒火。

得罪黃飛虎他們不算什麼,但冒犯了九千歲,他隻怕人頭落地。

“跪下!”

葉凡聲音變得淡漠。

“撲通!”

沈千山最終低下高傲頭顱,緊咬牙關,雙手握拳,微微顫抖,慢慢屈膝,跪在了葉凡麵前。

全場精神恍惚,無數人連揉眼睛。

牛哄哄的南陵會長,玄境高手,氣勢如虹給熊天南出頭,結果卻跪在了上門女婿麵前。

是沈千山太無能,還是葉凡太瘋狂呢?

隻是無論如何都好,沈千山跪在了葉凡麵前。

接下來的一幕,更是驚爆眾人眼球。

“啪!”

“這一棍,是懲罰你態度蠻橫,抹黑武盟。”

“啪!”

“這一棍,是懲罰你不分是非,無知護短。”

“啪!”

“這一棍,是懲罰你持強淩弱,霸淩無辜……”

葉凡冇有適可而止,對著沈千山就是七棍,一下一下抽過去,全部打在沈千山的背部。

啪啪作響,棍棍見血。

沈千山雖然是武道高手,但這七棍下去,依然讓他眼神痛楚,身子晃動。

誰都看得出沈千山憤怒至極,可是打狗棒之下,他始終不敢任何反彈。

眾人全都看呆了,看懵了,看怕了。

南陵會長被人打狗一樣打了一頓,說出去估計都冇有人相信。

誰強誰弱,已一目瞭然,沈千山淪落到下跪的悲哀境地,給熊天南助威的一夥人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他們悄無聲息挪步,儘量跟熊天南保持距離,顯得不是很熟。

熊天南和張玄他們無儘憋屈,恨不得活活掐死葉凡,怎麼踩個小醫生,就這麼艱難呢?

不過他們眼中很快變得瘋狂,他們相信,沈千山今天這樣丟臉,一定會不擇手段報複葉凡的。

沈千山的手段,熊天南早一清二楚,他敢保證,不出一個月,外公必滅葉凡滿門。

“打你這七棍,服不服?”

抽完七棍後,葉凡看著沈千山開口。

沈千山眼神怨毒,還憋屈不已,可麵對葉凡迫視,他隻能點頭:

“服。”

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今天的仇,他很快會從葉凡身上討回來的。

沈千山手上沾染的鮮血,三天三夜都洗不乾淨。

葉凡看著沈千山笑道:“我覺得,你不是很服,有機會,你一定會報複我。”

沈千山拳頭攢緊,擠出一句道:“服,真服了。”

“服?”

葉凡一笑:“好,那就廢了你吧。”

他突然毫無征兆出手,一腳踢中了沈千山丹田。

沈千山本能反應躲避,隻是跪著的他,比起葉凡速度慢了半拍。

他身子剛挪到一半,就感丹田猛地一震,好像重錘砸了一樣,全部力量分崩離析。

握緊的拳頭也不受控製鬆開一半。

隨後,他重重摔倒在地上,臉上有了一絲痛苦。

沈千山怒不可斥:“葉凡,你乾了什麼?”

“冇乾什麼,隻是打爆了你的丹田。”

葉凡語氣淡漠:“讓你永遠的心服口服。”

冇有這頓揍,沈千山都喊著打死算他的,現在多了七棍,還有下跪落臉,沈千山百分百要報複。

竟然雙方遲早死磕,葉凡乾脆趁機廢了沈千山。

對付一個廢人,遠比對付一個玄境高手要容易百倍。

“混賬——”

沈千山憤怒一吼,想要掙紮起來,卻發現腳步虛浮,呼吸急促。

他又驚又怒,雙手一振,吐氣納息,意圖凝聚力氣,結果卻發現聚集起來的力氣,嗖嗖嗖漏掉。

他搖晃兩下,吐出一口鮮血,眼神絕望:

“豎子,無恥。”

“黃三重,打斷熊天南他們四肢,趕出中海。”

葉凡看都不看沈千山一眼,轉身把熊天南一腳踹飛……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