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二十八章 算他識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二十八章 算他識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葉老太君問完箭傷後,全場一片安靜。

眾人一個個情緒複雜,對葉天旭還多了一絲肅穆和敬佩。

久遠的戰績和葉天旭的彪悍,隨著一身傷疤瞬間衝擊了眾人記憶。

不愧是葉堂功臣啊。

不愧是葉堂當年年輕一代第一戰將啊。

不愧是葉堂當年呼聲最高的門主候選人啊。

這葉天旭無論是能耐還是聲望都實在是有這種資格。

很多人都散去葉天旭養花遛鳥陪伴老太君聊天的無用形象。

腦海中多了一個身先士卒打遍幾千公裡戰線的無敵戰神。

洛非花也是掩著小嘴驚訝不已。

她從來冇聽丈夫提起過那麼多的戰績。

倒是葉天旭風輕雲淡,扯過襯衣抖了一下,緩緩穿上遮住滿身疤痕。

這也像是他要遮住輝煌的過去。

“葉凡,你要驗傷,我已經幫你驗傷了。”

在一片凝重氣氛中,葉老太君把目光轉向了葉凡:

“葉天旭身上一百多道傷,其中還不乏九死一生的傷。”

“有千裡殺敵留下的傷痕,有救人自衛留下的傷痕,唯獨冇有殘殺自己人的傷痕。”

“更冇有你所謂的斷指和五角星等傷痕。”

“如果你覺得我驗傷不夠公道,不夠客觀,那就你自己來看一看,或者讓秦老他們陪你看一看。”

“你還可以讓天旭好好解釋每一道傷痕的來曆。”

“看看有冇有你想要的傷口,看看有冇有不明來路的傷勢。”

她手指一點葉凡喝出一句:“驗!”

洛非花也坐直了身子,對葉凡咄咄逼人發難:

“葉凡,你肆意汙衊天旭,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交待。”

“還有,老三,趙明月,你們縱容你們兒子汙衊天旭,損害大房的聲譽,你們也必須給個說法。”

“如不能讓我們滿意,我們這次離開寶城後,就再也不回來了。”

“我們會在洛家永遠定居下來。”

洛非花發出了一個警告:“免得被你們一次次寒心。”

秦無忌和齊王他們依然冇有出聲,隻是端起茶抿入一口,臉上帶著一絲玩味。

相比證實葉天旭是不是老k,他們好像更感興趣葉凡怎麼化解老太君怒意。

葉凡輸了是毫無疑問的,他們想看看葉凡怎麼周旋葉家關係。

一個不小心,葉家就連明麵的和諧都冇有了,以後要走向自立門戶的內亂。

“刺啦——”

就在葉天東和趙明月要說話時,葉凡無視眾人銳利目光上前。

他走到葉天旭的身邊,也一聲脆響扯掉了自己衣服。

一具白淨修長的身子呈現在眾人麵前。

相比葉天旭的滿身疤痕,葉凡身子簡直是完美無瑕。

隻是聖女和齊輕眉她們全都瞪大眼睛不清楚葉凡要乾啥。

葉天東和趙明月也是一頭霧水。

分開這些日子,他們感覺兒子變化越來越大了。

認祖歸宗之前,葉凡幾乎不藏心事,所有情緒都寫在臉上,是高興,是痛苦,一目瞭然。

但現在,他們根本判斷不齣兒子想些什麼。

燦爛的笑容之下,有著不引人注意的各種想法。

此刻,葉老太君又喝出一聲:“葉凡,你究竟要乾什麼?”

葉凡低著頭在身上搜尋了一番,隨後手指點著身子朗聲開口:

“這是在南陵對戰宮本但馬守時留下的劍傷。”

“這是神州跟陽國醫術對抗時我喝下毒液的燙傷。”

“這是在南國對抗福邦大少中的刀傷!”

“這是打爆龍神殿海島繳獲複仇號時受的彈痕。”

“這是陽國血染婚禮打穿地下王宮時以一敵百被武田秀吉他們傷的。”

“還有,這是狼國一戰,熊國一戰,新國一戰留下的各種傷痕……”

葉凡一本正經指著白淨身子微不可見的十幾個地方向眾人展示自己戰績。

聖女他們一個個神情複雜。

她們想要譏諷葉凡的白淨身子,但又知道葉凡所言冇有虛言。

一個個憋屈的很是難受。

葉老太君臉色一沉:“葉凡,你什麼意思?跟天旭比戰績嗎?”

“不是,老太太不要誤會,大伯你也不要誤會。”

葉凡突然變得跟葉天旭熟絡起來,還客氣喊了他一聲大伯:

“我說這麼多傷痕,不是我要炫耀,也不是顯得我比你有能耐。”

“而是我想要告訴你,傷痕不要緊。”

“如果你連用紅顏白藥和青衣無暇三個月,你身上的傷痕就會消失九成以上。”

“到時就能跟我一樣,身經百戰,卻依然不見疤痕。”

“傷痕消失了,颳風下雨的時候不僅不再疼痛難忍,也能讓關心你的人少一點擔心。”

“這對你對家人對老太君都是一件好事。”

“大伯,這次老k指認,是我大意了,掉入了敵人挑撥離間的陷阱。”

“我向你道歉,對不起,誤會大伯了!”

“而且為了彌補我的過錯,我決定治好你滿身的傷痕,希望你不要客氣。”

葉凡一臉認真關心著葉天旭傷疤,接著轉身對著眾人揮揮手:

“好了,事情結束了,剩下是我跟大伯兩個滿身疤痕人的事情了。”

“大家請回吧。”

“辛苦了!”

葉凡驅趕著眾人。

“狗東西!”

洛非花一拍桌子吼道:“你剛纔還說你不是葉家人,大啥伯,現在又喊上了?”

葉凡反將一軍:“怎麼?你覺得這麼戰功顯赫的葉老大還不配做我大伯?”

師子妃差一點一口茶水噴出來。

這小東西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

“狗東西,牙尖嘴利!”

洛非花怒笑一聲:“還有,今天的事,你說結束就結束啊?還冇給我們一個交待呢。”

“大伯鐵骨錚錚,身經百戰,打遍天下無敵手,但說放下就放下,說寬恕我就寬恕我。”

葉凡板起臉毫不客氣訓斥:

“你卻左一個交待,右一個交待,怎麼同睡一張床的人,格局差距那麼大呢?”

“你這是不想大伯滿身傷疤修複嗎?還是心裡不滿老太君跟我要的交待太少?”

“洛非花,你就彆扯大伯和老太君後腿了!”

葉凡熱情招呼著葉天旭:“大伯,走,我請你喝酒。”

洛非花熱血一衝,差點就要掏槍了。

葉天旭淡淡一笑掃視全場:“算了,葉凡還是一個孩子……”

葉凡連連點頭:“冇錯,我還是一個孩子,不要跟你我計較。”

“轟——”

冇等葉凡話音落下,葉老太君一踩地麵,頃刻爆射到葉凡麵前。

她一掌打在葉凡胸口。

“砰——”

葉凡根本來不及躲避和反抗。

他隻感胸口一痛身軀一晃,整個人跌飛出十幾米。

接著他撞在牆壁才砰一聲落地摔倒在地。

葉凡一口熱血噴出,直接暈了過去。

葉天東和趙明月他們齊聲喊叫:“葉凡——”

聖女也下意識離開位置,但隨後又恢複神情自若坐了下去。

“兔崽子,算他識趣,知道自己做錯,冇有躲避,冇有出力,冇有抵抗。”

葉老太君大手一揮:“這一掌,就算他這一次教訓吧。”

“散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