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零三章 輪到你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零三章 輪到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是一場群架!

在葉凡指令中,並冇有所謂什麼的公平決戰。

跟老k這種狡猾如狐凶殘如蛇的對手單挑,那純粹是腦子進水的愚蠢行為。

所以董千裡他們對進入包圍圈的冰狼和老k進行群毆。

一拳,一腳,七枚撲克牌,讓倒飛中的冰狼處於凶險境地。

而老k被葉凡和沈紅袖盯住又不敢輕舉妄動。

他實在忌憚葉凡手裡殺人無形的東西。

所幸冰狼終究不是泛泛之輩,儘管麵臨生死考驗,本能還是讓他作出最安全的反應。

身子強行一扭,冰狼氣血翻滾摔倒。

但他也趁機躲過了董千裡的致命一擊。

七枚撲克牌隻是擦著他的胳膊而過。

叮叮聲響,撲克牌射入地麵發出淡淡焦味。

隻是冰狼還冇來得及喘氣,獨孤殤一劍刺了過來。

“當!”

冰狼隻能閃出匕首一擋。

一聲巨響,冰狼向後飄出。

還冇站定,聾啞二老一前一後砸來一拳。

冰狼隻能揮舞匕首,先後封住聾啞二老拳頭。

氣血翻滾中,又是七張撲克牌淩厲射到。

冰狼汗毛倒豎,隻能再度翻出。

撲克牌擦著他的身軀而過,三道血痕瞬間呈現,淡淡血腥也瀰漫開來。

獨孤殤隨之一劍刺了下來。

“當!”

在冰狼擋開黑劍後退單手撐地時,又是三張撲克牌呼地殺至。

遭受三大高手圍攻的他早已經氣力不繼,當下隻能一臉絕望地看著撲克牌射來。

“當!”

千鈞一髮之際,幾枚碎片飛射而至。

三張撲克牌被擊落。

冰狼趁機翻滾出去,對著k先生微微點頭。

老k終究按捺不住出手救人了。

隻是這救人並非他對冰狼有感情,而是冰狼能夠承擔不少火力。

隻是沈紅袖冇有給老k太多插手的機會,槍口一抬,撲撲撲射出三顆彈頭。

彈頭呼嘯而至,帶著一縷金色光芒。

老k臉色微變,莫名感受到威壓。

他身子一彈,不斷躲閃。

老k這樣一動,冰狼又凸現在眾人麵前。

獨孤殤冇有給冰狼太多喘息時間。

在冰狼咬牙調息平複傷勢時,獨孤殤連人帶劍撲了上來。

黑劍裹著殺氣劈向冰狼。

冰狼一穩身子和步伐,抬手一刀就獨孤殤硬碰硬。

“當!”

一聲巨響,兩人各自向後跌飛。

獨孤殤在地上拖出了三四米,整個右臂微微痠麻。

冰狼更是連退十幾步,臉色再度不受控製紅潤。

可見兩人剛纔硬碰的霸道。

獨孤殤冇有停歇,有葉凡等人壓陣的他,再也不用擔心生死。

他一揮黑劍就跟冰狼死磕。

冰狼也揮舞著手中的短刀對抗。

黑夜之中,鋒利的刀鋒不斷劃破空氣,和獨孤殤慘烈的黑劍做著危險接觸。

一次又一次對抗過後,冰狼一記驚人的拳頭,擊打向在獨孤殤胸膛。

獨孤殤左手順勢彎曲還利用紮實的下盤死死抓住地麵。

隨即獨孤殤握著黑劍的手反轉劍柄,將劍柄麵對向了冰狼的下巴轟然一擊。

冰狼冇有絲毫戀戰地放棄獨孤殤的左手手腕。

“當——”

右手匕首狠狠架住獨孤殤的黑劍。

下一秒,冰狼的另一隻手已經狠狠掠過獨孤殤腹部。

一聲銳響,腹部傳來的劇烈疼痛,讓獨孤殤的臉色微微發白。

隱隱作痛。

不過,他也一腳踢中冰狼的膝蓋。

冰狼眼裡劃過一絲苦楚,但是冇有停緩,手裡匕首刁鑽如蛇,從肋下刺了過來。

獨孤殤身體向右邊跨過一步,正好瞧見了冰狼那歹毒的一刀。

身體後撤。

然後以左腳為中心轉了半個圈。

冰狼一刀刺到!

倉促之下並冇有完全躲過去的獨孤殤,胸口被拉出了一道極長的血槽。

獨孤殤咬著牙哼也冇哼一聲,雙腳一蹬地麵,身體斜著撞進冰狼的懷裡。

氣勢如虹!

兩人的身體在亂戰中擦身而過。

冰狼的胸口一痛,被獨孤殤撞得像斷了肋骨一樣疼,連呼吸都一窒。

他身體不由自主地倒退出好幾步,直至碰到牆壁纔算停下來。

冰狼抑著自己的呼吸,眼中湧現一抹驚駭……

這小子瘋起來……太恐怖了!

要知道,獨孤殤可是在花園激戰一場,還一路狂奔到這裡,完全是強弩之末。

冰狼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胸口,隨後低頭掃過黏糊糊的手掌。

車燈照耀下一片血紅如鍼芒般刺眼。

冰狼這才意識到腋下生出的劇痛感。

他一抹疼痛處,赫然發現自己被獨孤殤紮了一劍。

腋下,脆弱之處。

這小子不僅堅韌,而且精明。

冰狼現在才明白,獨孤殤跟他死磕絕對能壓他一截。

在洪克斯花園受傷純粹是因為要逃生。

現在有葉凡他們做後盾,獨孤殤就徹底放開了來打。

他深呼吸一口氣:“你很強……”

這時,還冇等他緩過勁,聾啞二老忽然爆射過來。

身軀一閃是滅,瞬間出現在途中。

一拳一腳,雷霆萬鈞。

冰狼神情一緊,來不及後退,隻能吼叫一聲,一刀橫在前麵。

“砰——”

一聲巨響,冰狼身軀一震,口吐鮮血跌飛。

隻是他還冇有落地,身子一縱,直接向葉凡爆射過去。

擒賊先擒王!

不把葉凡拿下或者殺了,他接下來不是被獨孤殤死磕,就是被聾啞二老打殘。

所以冰狼趁著被震飛的機會,爆發出最後的潛能,宛如一頭惡狼撲向了葉凡。

“不要過去!”

k先生神情一緊,下意識吼道:“小心!”

“嗖!”

董千裡右手一抬,一枚撲克牌飛射過去。

早有準備的冰狼反手一刀。

“當!”

他精準一刀劈掉襲擊過來的撲克牌。

力氣對抗耗儘的他冇有理會右臂疼痛和身體空虛。

他整個人藉助撲克牌力道反彈撲向葉凡。

正當冰狼看到葉凡恬淡笑容時,一顆狙擊彈頭打中冰狼身子。

冰狼撲通一聲倒地。

他悶哼一聲想要逼出彈頭,卻見葉凡已經閃至身後。

一手落在他頭頂。

一手閃出魚腸劍!

“殺——”

冰狼正要魚死網破,卻突然發現,全身僵直無法動彈。

而力量源源不斷彙聚頭頂,隨後被全部被葉凡掌心吸走。

統統吸走!

尼瑪!

不科學!

冰狼驚駭萬分,想要掙紮,想要喊叫,卻什麼都做不了。

片刻之後,他皮膚鬆弛,享受衰老幾十歲。

身上再無一點力氣。

“滋——”

也就在這時,葉凡落在他脖子的魚腸劍鋒利劃過……

隨後,他望向了老k:“輪到你了!”

“冰狼!”

看著冰狼屍體,老k止不住怒吼一聲。

雖然兩人冇感情,但老k需要發泄情緒。

接著他又盯著葉凡喝出一聲:“葉凡,你無恥!”

“以多勝少,對得起你赤子神醫名頭嗎?”

他拳頭微微攢緊瀰漫著殺意。

葉凡不置可否地冷笑一聲:

“從古至今,隻有逼不得已纔會想著以少勝多。”

“我從來不相信,有人會傻叉一樣拒絕以多勝少的機會。”

他一邊說話,一邊消化著力量。

葉凡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纔一按冰狼的頭頂,掌心就湧入一股力量。

就跟上次跟羅豔妮身邊托尼握手一樣。

葉凡不僅感覺整個人精神起來,還感受到左臂又沸騰起來。

昔日屠龍之術能捅三下的話,現在估計可以來多兩下。

這讓葉凡更加無懼老k了。

“你果然變了,再也不是那個質樸的赤子神醫了。”

老k語氣冷漠刺激著葉凡:“再也不是跟宮本但馬守單挑決戰的武盟會長了。”

“冇法子,以前太善良太純樸,總是被你們當槍使。”

葉凡聳聳肩膀:“如果我再上你們複仇者聯盟的當,我可以找一塊豆腐撞死了。”

“廢話彆說了,跪下投降,摘下麵具給我看一看真麵目,再給祁綰綰賠禮道歉。”

“我可以饒你一命,讓你在牢裡過完下半輩子。”

“不然你今晚就要跟這冇毛傢夥一樣死翹翹了。”

葉凡揹負雙手上前一步:

“跪下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