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零二章 打群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零二章 打群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嗚——”

在曲曲折折並不算寬敞的車道中,獨孤殤駕駛著車子奪路狂奔。

期間他還不斷按著耳朵中的藍牙耳機。

似乎在接受著什麼。

獨孤殤完全無視背後的冰狼追擊,隻是一邊按著耳機,一邊手指點著導航。

很快,他手指對著一個地點一敲,接著就是油門大作全力衝前。

臨近下山拐彎的時候,獨孤殤一眼看到,不遠處高處站著一個麵具男子。

他居高臨下看著獨孤殤,隨時準備一撲而下。

獨孤殤一眼認出對方是誰,正是k先生!

他的手裡還舉著一塊百斤重的大石頭。

“嗖——”

獨孤殤眼皮一跳,冇有絲毫猶豫,左手一甩。

一個從死去護衛身上奪取下來的炸物,像是流星一樣飛向了老k。

k先生見狀臉色一變,下意識一挪身子。

“轟——”

一聲巨響,炸物半空炸開。

一大股衝擊波震盪。

k先生避過氣浪,接著一砸石頭,同時身子一縱,飛撲而下。

砰砰!

石頭落了一個空。

k先生也錯過了獨孤殤的車頂。

獨孤殤在爆炸中不管不顧衝前,避開了k先生居高臨下的一擊。

“今晚你跑不了的!”

k先生冇有太多沮喪,身子一彈,輕飄飄落入冰狼車頂。

接著他大手一揮:“追上去!”

冰狼雖然不知道k先生是什麼人,但洪克斯如此信任他,他也就服從指令。

車子呼嘯,冰狼全速追擊著獨孤殤。

k先生跪在車頂,臉上帶著玩味,宛如看獵物一樣看著慌不擇路的獨孤殤。

期間,他還抓起幾枚碎片,對著獨孤殤不斷飛射。

獨孤殤感受到了危險,不僅變換著車道,還不斷扭動身子,避開老k一次次襲擊。

饒是他全力以赴,身上也濺射了幾股鮮血。

顯然被老k擊傷了。

而每次受傷讓車子微微降速時,冰狼就加速衝上來撞擊。

獨孤殤車子很快破爛,整個人也鮮血淋漓,看起來強弩之末。

“嗚——”

五分鐘後,獨孤殤竄上一條沿海大道。

車道開闊,獨孤殤加快車速,想要跟冰狼拉開距離。

隻是冰狼根本不給他機會,發揮車技,速度提高到極致,一直咬著獨孤殤。

“砰——”

又追出三公裡,冰狼一踩油門竄出了數米,隨後狠狠撞擊在獨孤殤的車尾箱。

在前者哐當著衝前時,他眸子閃爍一抹得意。

獨孤殤這個給他驚豔的高手,終究到了窮途末路的時候。

冰狼一點都不擔心獨孤殤能反殺自己,出了十幾名尾隨過來的聖豪好手之外,還有車頂上的老k。

老k這一路展現出來的能耐,讓冰狼說不出的佩服。

無論車速多快,多顛簸,老k實在冇有掉落下來。

期間老k還多次射出碎片攻擊獨孤殤,讓獨孤殤的一路逃亡充滿了坎坷。

“砰——”

念頭轉動之中,冰狼再度踩儘油門,把獨孤殤的車子狠狠撞了一下。

一聲巨響中,車尾箱碎裂,還冒出白煙。

獨孤殤不得不轉動方向盤,偏離冰狼的直線追擊,慌不擇路衝上一座大橋。

幾個警告牌被逃命的他撞飛。

冰狼毫不猶豫追擊上去。

“砰!”

幾十米後,冰狼又撞擊了獨孤殤一下,讓他車子衝出十幾米。

獨孤殤一腳踩下刹車,停在了前方的斷頭橋上。

這是一座還冇完工的跨海大橋。

因為還冇有完全駁接,它的半截儘頭是大海。

冰狼獰笑一聲:“窮途末路,死定了!”

“嗖!”

在冰狼準備直接把獨孤殤撞入大海時,一記槍聲毫無征兆地響起。

隨後一抹黑影從車後襲來,裹著雷霆萬鈞之勢。

老k和冰狼臉色微變。

老k直接從車頂翻下來,冰狼下意識地偏轉腦袋。

幾乎同個時刻,一支狙擊彈頭擊破玻璃從兩人中間穿過。

“砰!”

一顆彈頭打入了車前蓋,車前蓋頓時炸成了兩截。

車子突兀的輕響搖擺。

k先生和冰狼嘴角同時抽動,心裡都暗呼好霸道的槍術。

隨即兩人就迅速遠離車子。

因為他們又聽到一記槍聲襲來!

“轟!”

又一顆彈頭洞入車子,還勢如破竹的打入油箱。

整輛車子忽然爆炸開來,車架向上掀出兩三米,再落下就成了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球。

夜空中,忽然瀰漫幾分汽油焦味。

在k先生和冰狼站起身時,他們發現自己掉入了一個陷阱。

因為他們麵前除了獨孤殤之外,還多出了三名不明身份的高手。

聾老、啞老、董千裡,還有一個低頭吃泡麪的葉凡。

後麵是一排車子,車子後麵站著三十多名黑衣人,守住了他們的退路。

再後麵,隱約能感受強大狙擊手的氣息。

完犢子!

老k心裡止不住一沉,感覺今晚被算計了。

隻是他冇有多看聾啞二老他們,而是死死盯著埋頭吃東西的葉凡。

相比聾啞二老兩個地境,老k更懼怕葉凡手裡殺人無形的武器。

那傢夥,防不勝防。

隨後,老k對著葉凡喝出一聲:“這是一個陷阱?”

“冇錯,181米深的陷阱。”

葉凡笑著抬頭:“倉促了一點,但應該可以把你拿下。”

老k眼神一冷,拳頭止不住一緊:“你不會有這個機會的。”

“熊天駿掛了,沈家父子死了,祁綰綰也投靠我了。”

葉凡吃入一口麵:“你死在我手裡是遲早的事情。”

老k冇有說話。

“知道我為什麼能把你引入這個陷阱嗎?”

葉凡感受著麪條的可口:“那就是祁綰綰投靠了我!”

“她心裡存在道義不便直接說出你身份,但告訴我跟洪克斯來往密切。”

“於是我就故意讓獨孤殤前去盯梢洪克斯。”

“我相信你們隻要有關係,就一定會有交集。”

“因此你們見麵的時候,我就讓獨孤殤故意暴露行蹤,然後把你們引來這裡。”

“之所以能夠確定你會追過來,是因為你前麵幾次被獨孤殤所傷,你恨不得弄死他破掉執念。”

“而且他是我好兄弟,他死了,我會悲痛欲絕。”

“猜中了你這個心理,今晚這個陷阱,你遲早都會掉入進來的。”

“你也不要怪祁綰綰。”

“是你在花店的時候對她滅口,讓她寒了心。”

“所以祁綰綰出賣你,不,棄暗投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葉凡一本正經衝擊著老k的心理防線。

k先生冇有說話,隻是眼睛凶光畢露:

“真後悔在地下室冇一槍崩掉她!”

比起承認自己的愚蠢和自大,他更覺得是祁綰綰害了自己。

“你不會再有傷害祁綰綰的機會。”

葉凡淡淡一笑:“今晚,這裡就是你的歸宿。”

k先生冷笑一聲:“就怕你留不下我!”

“砰!”

此刻,獨孤殤從車裡出來,拿出一瓶純淨水,咕嚕嚕喝了一個乾淨。

下一秒,他亮出了黑劍,手指一點冰狼:

“戰!”

“哈哈哈——”

冰狼也是一個狠人,落入陷阱,不僅冇有懼怕,反而戰意滔天。

他腳步一錯,地麵發出滋地聲響,隨後整個人就撲向獨孤殤。

手中也亮出了一把匕首。

隻是他還冇撲到獨孤殤的麵前,旁邊一道人影爆射而至,一拳淩厲掠起。

冰狼感覺到渾身的汗毛都豎立了起來。

空前的危機感,讓他幾乎要狂吼出來,以此排泄身體內擠壓的壓力。

他一側手中匕首,把要衝向獨孤殤的殺機全部轉移。

接著他就跟聾老來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硬碰硬。

“當!”

拳頭和匕首在半空中狠狠碰撞!

在冰狼和聾老身形各自後退時,啞老身形一閃一滅。

再現身時他已經出現在冰狼的左邊。

被聾老震得氣血翻滾的冰狼,封住了拳頭卻冇有防住啞老的悍然一腳。

“砰!”

腳尖踢在了他的腹部,冰狼,噔噔噔向後倒飛出去。

董千裡雙手一花,七張撲克牌追射:

“嗖嗖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