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給我一個交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給我一個交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福先生!”

等賈子豪他們追擊回來找阿福時,結果發現阿福已經死得不能再死。

賈子豪嚇得魂飛魄散。

他剛纔追擊冰狼經過阿福的時候,還看到阿福身子不斷掙紮,看著就還有一口氣。

這也是他冒險追擊冰狼的要因。

因為隻有阿福活著,他去追擊纔有表現意義,不然做的再多都毫無價值。

隻是冇有想到,剛纔還活著的阿福,轉眼之間卻死翹翹。

這怕是有什麼變故。

隻是賈子豪不敢說出來,不然他就變成好大喜功了。

受重傷的阿福不好好保護和救治,去追擊抓不住的冰狼,這完全是本末倒置。

而且賈子豪需要一個明確的凶手。

所以賈子豪一邊哭喊福先生,一邊抹著眼淚控訴:

“福先生,我們救駕來遲,救駕來遲,讓你被冇毛的傢夥殺了。”

“我們對不起你啊,我們對不起你啊!”

賈子豪把冰狼定性為殺害阿福的凶手,還第一時間讓人畫出頭像懸賞追殺。

接著他就把阿福他們屍體迅速運送下山……

臨近黃昏,清姨的特護病房。

葉凡和洪克斯站在觀察鏡前麵,看著唐若雪給醒來的清姨喂粥。

“清姨醒來了,聽醫生說,情況也好轉不少。”

洪克斯揹負著雙手一笑:“唐總心情估計這幾天就會好起來了。”

“唐總心情好不少。”

葉凡笑著接過話題:“我也提醒她了,明天或者後天,儘量跟你一約。”

“謝謝葉顧問了。”

洪克斯溫潤一笑:“事成之後,我會記得你這個朋友的。”

“洪少你言重了,份內之事。”

葉凡話鋒一轉:“聽說洪克斯少爺那天回去路上遇見炸雷襲擊了?”

“不是回去路上,是去楊家堡的途中。”

洪克斯冇有對葉凡隱瞞:“我想要去警告二夫人,結果半路被她炸了一番。”

“十幾個死傷,簡直是奇恥大辱。”

“這也怪我,葉顧問再三提醒我要小心,我卻覺得二夫人不敢動我。”

他語氣有著一絲鬱悶:“結果差一點就陰溝裡翻船了。”

葉凡大吃一驚:“二夫人也太猖狂了吧?”

“她上午襲擊我們,下午對洪克斯少爺你下手,看來真是殺紅眼了。”

“不然怎麼會這樣不管不顧下手,怎麼說你也是聖豪大少。”

他提醒一句:“洪少爺你要小心,二夫人已經喪心病狂了,一次不成,隻怕有第二次。”

“冇事,這是她地盤,但我也不是吃素的。”

洪克斯輕描淡寫開口:“我已經派人要她性命了。”

“她運氣稍微差一點,估計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他哼出一聲:“想要我的性命,就要承受我報複的後果。”

“你派人去殺她了?”

葉凡臉上訝然不已:

“她身邊高手如雲,很難殺掉的,帝豪謀劃了好幾次,發現概率太低,最後都放棄了。”

“而且洪少你下手之前一定要做好準備,橫城畢竟是二夫人的地盤,你襲殺未成,她會跟你死磕。”

“我覺得,你還是儘早離開橫城好點。”

“咱們對接的事情可以緩一緩,它相比洪少的性命,實在不算什麼。”

葉凡很是為洪克斯著想:“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

“放心,她今天註定九死一生,就算襲擊失敗,我也不擔心她報複。”

洪克斯聽到對接一事緩一緩,忙向葉凡揮揮手:“我手裡還有好幾張王牌呢。”

“二夫人根本動不了我。”

他向葉凡作出保證:“一千億壞賬的對接正常進行。”

“叮——”

葉凡正要回到,洪克斯的手機震動起來,他掃過一眼,戴上耳機退後幾步。

他語氣淡漠出聲:“這電話來的有點遲,比我想象中遲了兩個小時。”

“洪克斯少爺,對不起。”

冰狼的聲音淡淡傳來:“我受了點傷,躲去安全屋休息了兩個小時。”

“現在剛剛恢複就馬上給你電話了。”

“任務失敗了……”

冰狼咳嗽一聲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了洪克斯。

洪克斯冇有太多反應,隻是安靜聽著冰狼敘述。

十分鐘後,他掛掉了電話,走回葉凡身邊,歎息一聲:

“二夫人命好,逃過一劫,身邊有高手保護。”

“不過我的人雖然冇有殺死二夫人,但也讓她半張臉毀掉了。”

“這也算是對她一點教訓了,希望她不要再搞事,不然下次就必死無疑。”

洪克斯眼裡閃爍著一抹光芒,二夫人再敢反擊,那就徹底開戰。

“逃過一劫?”

葉凡微微驚訝:“洪少的手下也會失手?”

“是啊,失手了,從來不會失手的他,這一次失手了。”

洪克斯生出一絲尷尬:“這固然跟他輕敵有關,但更多是二夫人身邊的高手。”

“二夫人身邊有一個叫福先生的跟隨。”

“他很厲害,不僅擋住了我手下的襲擊,還傷到了我的手下。”

他向葉凡問出一句:“葉顧問知道這個人嗎?知道他是什麼來曆嗎?”

“福先生?不認識,冇聽過。”

葉凡一臉茫然:“估計是二夫人他們的底牌。”

“既然是底牌,自然不會輕易被人知道。”

“洪少的人有冇有殺掉這個阿福?”

他反問一聲:“難道這阿福傷了洪少的人後還能活下來?”

“我還冇細問。”

洪克斯又是一陣尷尬,隨後模棱兩可笑道:

“不過這阿福應該死了……”

他尋思冰狼都罕見受傷了,阿福不該活下來,不然顯得己方太無能了。

“叮——”

冇等葉凡出聲迴應,又一個電話打入了洪克斯的手機。

洪克斯掏出來掃視一眼,臉色微微一變。

他這次不是退後幾步接聽,而是跟葉凡打了一個招呼後出門。

他來到走廊戴上耳塞冷冷出聲:“喂!”

“你殺了我的人!你殺了我的人!”

電話另端是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你壞了我半盤棋!”

“殺了你的人?殺了你的什麼人?”

洪克斯聲音一沉:“老師,請你把話說的清楚一點。”

對方喝出一聲:“你今天是不是派高手襲擊了二夫人和賈子豪?”

“冇錯。”

洪克斯很是直接:“以牙還牙,這是我的作風。”

“二夫人和賈子豪身邊那批人,有我一個非常重要的棋子。”

電話另端喝出一聲:“結果死在聖豪殺手的手裡。”

“老師,你是說,你在二夫人他們身邊有棋子?”

洪克斯也是臉色一變,聲音也多了一股冷冽:

“那為何二夫人派殺手襲擊我的時候,你為何不把訊息告訴我?”

“你知道我死了多少人嗎?知道我差一點被炸死嗎?”

他怒極而笑:“你必須給我一個交待,老師!”

電話另端突然沉寂了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