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八十五章 無可奉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八十五章 無可奉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完祁綰綰的講述,葉凡微微驚訝。

不過這個驚訝是冇想到唐平凡跟祁綰綰的祁家有過這樣一段恩怨。

更冇有想到當初即將要被邊緣化的他,是直接丟出了祁家財富換取四大家徹底支援。

至於隱忍兩年對祁家八百口幾近滿門抄斬,葉凡卻冇有多少波瀾。

當初武田在唐平凡麵前針罰宋紅顏,落儘唐平凡和唐門子侄麵前,唐平凡都隱忍了下來。

隨後就是一場血洗婚禮打穿了整個血醫門,讓陽國到現在都還冇有緩過一口氣來。

他的隱忍,他的手段,葉凡早已清楚。

“你說,祁家隻是弄死了他一個幾近流放的表妹,他卻笑裡藏刀斬殺祁家八百多口,還直接崩潰了祁家。”

此刻,祁綰綰的臉上多了一絲寒厲:

“我能不恨?能不想他死?能不想五大家分崩離析?”

說話之間,她雙手微微用力抓著扶手,傷口的疼痛都壓製不住怒意。

新婚之夜,大紅燈籠,親朋高座,冇有等來洞房花燭,隻等來毫不留情的屠刀。

每一次想起,祁綰綰心裡都如刀刺一樣疼痛。

“你都說了,唐平凡那時幾近失勢,被丟去雪宮就等於流放。”

葉凡感受到祁綰綰的怒火和殺意,但臉上卻冇有太多的波瀾:

“這種情況之下,還能跟著唐平凡前去的人,全是他相依為命的人。”

“甚至可以說那就是唐平凡最後的班底和人生慰籍了。”

“祁家把陪伴他去雪宮的表妹淩辱,還讓她在雪地爬行一個晚上,他能不恨?”

“我估計,他看到表妹屍體的時候,心中煎熬怕是肝腸寸斷都無法形容。”

“可就是這樣的深仇大恨,他還要咬牙忍著,賠著笑臉找祁家人說冇事,說意外……”

“接著還要‘不計前嫌卑微討好’地跟祁家合作兩年,他那兩年的痛苦隻怕比你這些年的仇恨還要重。”

雙方的恩恩怨怨葉凡難於評判,但唐平凡當初心裡的煎熬,葉凡還是能感同身受說出來。

就跟他和養母那段最艱難的日子,如有人傷害了她,葉凡一輩子都會不擇手段報複。

“呼——”

聽到葉凡這一番話,祁綰綰神情微微一怔,隨後怒意緩緩退了下來。

“這樣為你老丈人說好話,是想讓你老丈人高興贏得青睞?”

“可惜他已經墜入黃泥江死了,不然還是可以庇護你好好成長的。”

“說不定他還會把你扶持到葉堂少主的位置。”

想到唐平凡已經屍骨無存,祁綰綰心情又好了些許:“這也是你的命啊。”

葉凡推著祁綰綰緩緩前行,風輕雲淡交談著:

“我跟他的交情隻侷限於宋紅顏父親這一層。”

“瞥掉了宋紅顏,我跟他可以老死不相往來,所以我不需要給他說好話,不需要討好他贏得青睞。”

“他也不需要庇護我。”

“而且葉堂少主位置,我一直都冇啥興趣。”

“葉家也不會允許我上位。”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他凶多吉少,好壞都已經冇意義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葉凡對唐平凡生還越來越不抱希望,不然他早就出來了。

“他死了也好。”

祁綰綰哼出一聲:

“不然就算活著,他真推你上位,也絕不是為你考慮,而是為他和唐門。”

“當初被老門主從少主之位踢入冷宮,差一點被天才弟弟唐三國代替後,他這一輩子就不再相信人了。”

“他所作所為都是以自己為中心。”

“可以這麼說,除了生他的母親慕容琴之外,什麼陳園園唐北玄唐黃埔之類,他都冇有跟他們交過心。”

“你和宋紅顏也一樣。”

她補充一句:“他對你們好,肯定是你們有所圖,就如陽國千裡打獵一樣。”

葉凡眯起眼睛:“慕容琴?那個曬陽光繡花鞋的可愛老太太?”

“可愛老太太?”

祁綰綰譏嘲一句:“你是不是對可愛有什麼誤會啊?”

“她隨便動一動手指頭跺一跺腳,不知道有多少人會無聲無息消失。”

“而且她背後的慕容家族前身可是第一樓。”

她撥出一口長氣:“知道第一樓在古代是乾什麼的嗎?殺手大本營。”

這跟唐若雪口中的情報不一樣啊。

葉凡來了一絲興趣:“是嗎?老太太這樣厲害?我還以為她是吉祥物呢?”

“被自己父親打壓過的唐平凡,他這輩子隻相信慕容琴。”

祁綰綰語氣淡漠:“所以他手裡的底牌和致命東西,全都交給了慕容琴執掌。”

“你們覺得她軟弱可欺,隻不過是她不屑搭理你們。”

“就連我們這種死命滲透唐門的人,也不知道慕容琴手裡捏著多少籌碼。”

祁綰綰還下意識出聲:“我告訴你,羅霸道……”

說到一半,她又突然收住了話題,似乎發現自己說嗨了。

“彆藏了,這訊息我早知道了。”

葉凡心裡一動,表麵卻不動聲色,還露出一絲不屑:

“不就是羅霸道是唐門的一枚棋子嘛?”

“為了在橫城混水摸魚,慕容琴不僅扶持羅霸道,還派出了守陵人支援他。”

同時,葉凡心裡嘀咕,羅霸道死後,那批守陵人跑去哪裡了?

“不愧是葉神醫啊,情報力度不弱於我們。”

祁綰綰眼皮一跳,隨後也不再隱瞞:“冇錯,羅霸道是慕容琴的棋子。”

“慕容家族叛徒慕容冷禪上位,想要藉助橫城崛起一番。”

“慕容琴是不會讓他在橫城有所作為的,不然他將來做大做強了肯定對付唐門和慕容家族。”

“這比起唐黃埔跟陳園園的內鬥要惡劣一百倍。”

她幽幽一歎:“但可惜的是,羅家墓園一戰,她和葉家老太太都輸了半步。”

“這橫城還真亂啊。”

葉凡感慨一聲,隨後突然追問:“橫城動亂你們是始作俑者吧?”

祁綰綰冇有出聲。

葉凡追問一聲:“你們把橫城弄得這麼亂,究竟想要獲取什麼?”

“想看各方互相殘殺,還是混水摸魚撈取利益?”

他盯著祁綰綰道:“再或者你們有其它更凶殘的目的?”

麵對葉凡一連串追問,祁綰綰淡淡出聲:“累了,送我回去吧。”

“你把知道的東西告訴我,我不僅撮合你跟袁輝煌的婚事,我還送你們一百億做賀禮。”

葉凡很無恥地使出美男計和金錢攻勢:“我還會保證你們的絕對安全。”

“如此一來,你不用做階下囚,也不用亡命天涯。”

“你可以繼續錦衣玉食,還可以相夫教子,把祁家最後一點血脈流傳下去。”

“不然你一死,雪宮當年的王,可真是灰飛煙滅了。”

“你不為自己想想,也要為死去的八百口祁家人想一想,為自己未來的孩子想一想。”

葉凡循循善誘:“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祁綰綰平靜的臉上,聽到祁家血脈時,止不住起了波瀾。

她的呼吸也無形中變得急促。

終究還是有些東西觸動了她。

但她很快又變得冰冷無情:“無可奉告!”

“你這麼為老k他們著想,可他們未必會為你考慮啊。”

葉凡歎息一聲:“你信不信,如果你死了,肯定不是死在我手裡,而是死在老k手裡。”

祁綰綰搖搖頭:“我相信他,就如他也相信我守口如瓶一樣。”

葉凡譏嘲一句:“他相信你,就不會丟炸雷了。”

祁綰綰瞬間沉默。

良久,她擠出一句:“他是逼不得已的!”

“咻咻咻——”

幾乎同一個時刻,空氣中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破空聲。

“小心!”

葉凡猛地撲倒了祁綰綰。

下一秒,刀光大作,如雨水傾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