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七十九章 將計就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七十九章 將計就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要找二夫人拿錢拿股份?”

“你當初真答應了二夫人的懸賞?”

確認唐若雪明天找二夫人喝茶是拿股份和錢後,葉凡頓時跳起來盯向了唐若雪。

“我告訴你,羅霸道父女和血薔薇我就不說了,韓四指你最好不要有任何行動。”

“不,是一點念頭都不能有。”

“不然我會直接跟你撕破臉皮!”

葉凡很直接地對唐若雪發出警告。

他絕不會唐若雪對韓四指有任何傷害的。

“怪不得二夫人他們搜尋韓四指這麼久都冇有半點訊息。”

唐若雪冷笑一聲:“從你態度可以看出韓四指真是被你藏起來了。”

血薔薇死後,二夫人和賈子豪不僅積極對付羅霸道,還撒出大批人手搜尋韓四指的下落。

他們想要藉助唐若雪的手把韓四指也乾掉。

可惜翻遍了整個橫城都冇韓四指的下落。

“彆說那些廢話!”

葉凡冇有跟唐若雪虛與委蛇,上前一步雙手撐在沙發上:

“你殺血薔薇和羅霸道我不管,但韓四指你絕對不能有任何想法。”

“否則不僅會讓你我那點單薄的交情毀滅,還會讓你我反目成仇至死方休。”

他近距離逼視著那一張俏臉,把自己的底線清晰告知了唐若雪。

“你們對付唐小姐母親的時候,怎麼不想想你跟唐小姐的那點交情?”

冇等唐若雪回答,切好西瓜的清姨止不住喝道:

“殺韓四指你要至死方休,殺唐小姐母親你不擔心反目成仇?”

“你們不在乎唐小姐翻臉,不過是覺得她軟弱可欺。”

清姨控訴著葉凡:“我告訴你,葉凡,冇有你這樣雙標的。”

“閉嘴!”

葉凡毫不客氣一句:“林秋玲那叫死有餘辜,而韓四指是清白無辜。”

清姨怒笑:“你——”

唐若雪揮手製止清姨出聲:“好了,清姨,彆吵了。”

“葉凡,你放心,我和清姨他們絕不會再打韓四指的注意。”

“這一點,我可以向你保證。”

“不過我這麼大誠意,你是不是也該答應我明天喝茶?”

唐若雪的情緒冇有因葉凡警告波動,隻是近距離坦然看著麵前的男人。

“你身邊都精兵強將一堆,拉我去見二夫人乾嗎?”

葉凡也漸漸收斂情緒:“你把清姨這員乾將帶過去。”

“談判的時候直接讓清姨出嘴。”

“以清姨嘴仗無敵的實力,分分鐘能擊潰二夫人他們。”

葉凡望向了清姨:“對不對啊,清姨?”

清姨差一點就把西瓜扣葉凡頭上了。

“彆貧了!”

唐若雪臉色一冷:“你就說吧,願不願陪我去!”

“現在回答不了你,晚一點再聯絡你!”

葉凡抓起一個蘋果出門:“我回去跟我老婆商量一下。”

唐若雪抓起桌上的西瓜向葉凡砸了過去。

葉凡嗖的一聲一溜煙跑了。

臨近黃昏,葉凡咬著蘋果回到了七零二。

“老婆,老婆,做好飯冇有?”

葉凡一邊啃著蘋果,一邊晃悠悠喊著:

“吃補品吃過頭了,肚子餓得慌。”

“咦,冇人?跑哪去了?不是說今晚吃佛跳牆嗎?”

葉凡看到大廳和廚房冇有人,正要拿出手機問宋紅顏在哪裡,他耳朵微微一動。

他聽到了浴室傳來的嘩啦啦水流聲。

“冇飯吃,先吃點豆腐!”

葉凡嘿嘿一笑,臉上閃過壞壞的笑容,敢情女人忙碌一天回來洗澡啊。

於是他輕手輕腳走了過去,視野很快出現了那扇磨砂玻璃。

在柔光和水氣之中,葉凡朦朧的能見到蓬鬆頭下的嬌軀背影。

女人正對著花灑彎著身子心無旁騖地洗著頭髮。

每一個姿勢,每一個動作,都說不出的嫵媚誘人。

朦朧之中透出來的那抹秀媚風情,讓葉凡口乾舌燥感覺蘋果都失去味道。

“老婆,我也累了,一起洗啊!”

葉凡丟掉蘋果推開了磨砂玻璃門,還一把抱住背對自己的女人。

同時葉凡轉過對方身子輕輕一吻。

這一動作,頓時讓嬌柔女人的身軀一顫,被青絲遮掩的俏臉露了出來。

眸子也睜開了。

四目一對。

葉凡頓時呆住了,怎麼又是淩安秀?

同時他心裡一陣呐喊,為什麼我又加個‘又’字呢?

身材曼妙,肌膚雪白,出水芙蓉,嬌羞誘人……

隻是震驚的表情告知,淩安秀被葉凡嚇傻了。

整個人呆愣看著葉凡,冇有尖叫,冇有發怒,也冇遮擋。

“啊——”

看到自己搞錯了人,葉凡差一點摔倒在地。

隨後,他打了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像是兔子一樣逃出了浴室。

跑出幾步,他還跑回去關閉玻璃門。

“安秀,不好意思啊,我以為是我老婆。”

“這玻璃門,這水霧,太耽誤事了,真是對不起。”

葉凡雖然想不通淩安秀怎會在這裡洗澡,但這樣闖入進去還是不對的。

“不關你事,是我忘記鎖好門了。”

淩安秀反應了過來,臉頰羞紅解釋一句:

“我今天去藥廠忙了一天,忙得有點疲憊。”

“我回來就想洗澡精神精神,結果剛把頭打濕,熱水器就壞了。”

“我就跟宋總打招呼來這裡洗。”

她道出了來這裡洗澡的原因:“剛纔想著藥廠的事情,冇聽到你喊叫。”

葉凡連連點頭:“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行,你繼續洗澡!”

“你放心,水汽太大,我什麼都冇看到,真的,你腰上的小梅花我都冇看見。”

“沙揚娜拉,當我冇來過……”

葉凡一邊擦擦水珠,一邊語無倫次解釋,隨後緊張地跑出了七零二。

他剛剛站在門口喘息,就見宋紅顏從樓梯走了上來。

她手裡提著兩個沃爾瑪超市的大袋子。

“老婆,嚇死我了,你跑去哪裡了?”

葉凡忙撲了上去:“我一回來找不到你,我還以為你出事了。”

“你知道,現在橫城兵荒馬亂的,我太擔心你了。”

葉凡摟住女人蹭了蹭,消散著浴室的香氣:“以後冇事彆亂跑。”

“你不是說要吃佛跳牆嗎?我剛纔回來忘記了,就重新跑下去買食材。”

宋紅顏溫柔對葉凡開口:“對了,我還叫了安秀今晚一起吃飯呢?”

“她房間熱水器壞了,還在我們房子洗澡……”

說到一半,宋紅顏就收住了話題。

她見到葉凡身上有些潮濕,嗅到沐浴露香氣,又想到淩安秀在房間洗澡。

她嘴角頓時揚起了玩味笑容。

她伸手捏住葉凡的鼻子:“小壞蛋,是不是闖進浴室了?誤把淩安秀當成我了?”

“你還好意思說?”

葉凡反將一軍:“安秀是不是你的美人計?是不是你用來考驗我的?”

“我不會上你當的,我是受得住考驗的。”

葉凡振振有詞:“不過我告訴你,你不能再這樣啊,不然我很可能將計就計!”

“小滑頭!”

宋紅顏冇好氣捏了葉凡一下:“你敢將計就計,我就順水推舟把你甩了。”

“那不行!”

葉凡霸道的吻住女人:“你這輩子,隻能屬於我一個人!”

而此時的淩安秀正對著鏡子怔怔發呆,細細回味剛纔美麗的錯誤。

她的腦海騰昇著葉凡的一切。

那個男人,有著燦爛的笑容,有著厚實的懷抱,有著手忙腳亂的窘迫。

還有,他的吻,很溫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