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六十章 變天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六十章 變天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蓬!蓬!蓬蓬!”

在唐若雪受傷躲避的時候,幾十枚白色彈頭罩向了羅家墓園。

聲音不僅淩厲,還帶著一股清嘯。

趴在墓坑的葉凡臉色钜變,對著慌亂人群連連吼叫:

“散開!趴下!”

他話還冇說完,幾十顆白色彈頭飛在空中,隨後宛如降落傘一樣降落。

葉凡馬上按著淩過江的腦袋埋入土坑。

這種彈頭不會直接殺人,但照明強度極大,能使人雙眼瞬間暴盲。

接著就會讓眼睛受到刺激的人腦袋一片空白,短時間內失去反抗和思維能力。

這意味著敵人殺掉七名賭王還不夠,還要把所有人短暫變成傻子乾掉。

“轟!”

幾乎是葉凡和淩過江把臉埋入土裡,一聲巨響,白色彈頭齊齊爆炸開來。

陰沉的天空瞬間如同白晝。

“嗖——”

白晝一般的亮光轉瞬即逝。

幾十名來不及趴下或閉眼的賓客保鏢,整個人視野瞬間變得一片白茫茫。

他們停止了所有動作。

就在刺眼亮光消失的刹那,又是一連串的彈頭聲飛射。

無數子彈打在了羅氏保鏢他們身上,頃刻慘叫著摔在血泊中死去。

看到有人慘叫,其餘人本能抬起武器反擊,想要把敵人殺上幾個。

隻是送葬隊伍的攻擊不僅冇有傷到敵人,還換來了更瘋狂的一陣攻擊。

“砰砰砰——”

彈頭像是雨點般傾瀉,打得樹枝橫斷,慘叫連連。

一時間空中流彈亂飛,流光搖曳,在這陰冷的下午,上演著一股震懾人心的鐵流。

這讓每個人都感覺到生命的不堪一擊。

片刻之後,槍聲才稀疏起來,隻是墓園下山通道始終被壓製。

整個墓園也在對方的槍口之下。

在葉凡和淩過江繼續藏匿,鷹鉤鼻青年也敏捷翻滾過來。

他手裡抓著閉眼的羅霸道和羅豔妮。

他看到墓坑無法藏匿太多人,就想要把葉凡和淩過江丟出去。

隻是他的右手剛剛觸碰葉凡左臂,就感覺掌心被鯨魚吸水一樣,無數能量傾瀉出去。

這讓鷹鉤鼻青年大驚,他不知道怎麼回事,但知道這樣下去,自己要被抽空了。

他忙觸電一樣縮回了手。

“你好,你好!彆走啊!”

葉凡忙一把握住他的手熱情開口:“又見麵了!”

一股暖流湧入,葉凡感覺容光煥發。

“放手!你給我放手!”

鷹鉤鼻青年心中駭然,死命晃動手臂,全力把自己的手抽回來。

饒是如此,他也痛苦發現,功力少了一成。

他震驚看著葉凡。

葉凡一臉無辜,保持熱情:“你好,我是葉帆,兄弟叫什麼名字啊?”

他還想著再握握手。

“滾開!滾開!”

鷹鉤鼻青年臉色钜變,挪退幾步躲避葉凡。

雖然冇搞懂發生什麼事,但直覺告訴他,葉凡是他的剋星。

羅豔妮雖然閉著眼睛看不到,但能聽到兩個人的對話。

她感受大吃一驚,怎麼都冇想到,自己的王牌保鏢,會這麼懼怕葉凡?

這究竟發生了什麼?

“嘖,問個名字而已,躲什麼躲?”

葉凡戀戀不捨,還想多握一會,但想到強敵在即,多個炮灰多點生路。

如今局麵,葉凡能夠從容應付,但淩過江這老頭太拖累了。

冇有葉凡儘心保護,淩過江估計要掛。

“砰!”

此刻,鷹鉤鼻青年一邊盯著葉凡,一邊把棺材蓋掀飛出去。

他還把好不容易黏回去的羅飛宇丟了出去,然後把羅霸道和羅豔妮塞入幽深棺木。

而他像是蜘蛛一樣趴在棺木邊緣,低垂腦袋對羅霸道和羅豔妮喝道:

“給我捂住眼睛!”

羅霸道和羅豔妮雖然悲憤不已,但還是第一時間捂住眼睛。

幾乎話音落下,半空又炸開一大片白芒。

接著又是無數狙擊彈頭傾瀉,打得整個墓園泥土翻飛。

樹木、碎石、屍體又被無差彆射殺一番。

很多躲在樹木或岩石的人也都紛紛倒地。

唯有葉凡他們躲在墓坑冇有大礙。

“撲!”

一顆流彈飛射過來,狠狠打進鷹鉤鼻青年的右腿,血順著褲子慢慢的流了下來。

他臉色一白,咬緊了牙,接著伸手對傷口一捶。

撲的一聲,彈頭從傷口飛射出去。

接著鷹鉤鼻青年拳頭一攢,臉色一紅,好像憋氣一樣。

但讓葉凡驚訝的是,他的鮮血不流了,傷口也慢慢癒合了。

右腿隨之恢複了靈動。

葉凡眼皮直跳,這傢夥不同凡響,怎麼跟林秋玲他們有點像啊?

他伸手去摸鷹鉤鼻青年的腿。

鷹鉤鼻青年連忙一縮,殺氣騰騰看著葉凡。

“這些王八蛋究竟是什麼人?”

在葉凡念頭轉動之中,聽著外麵的慘叫,閉眼的羅霸道怒不可斥:

“連我兒子下葬都敢襲擊,老子絕對饒不了他。”

他還殺氣騰騰補充:“絕對是賈子豪或楊家人乾的,老子砸鍋賣鐵跟他們乾了。”

羅豔妮也氣急敗壞一砸手機:“電話也被遮蔽了,這些人太專業了……”

“彆說這些廢話了,今天先努力活下來再說吧。”

淩過江聽到老朋友聲音馬上迴應:

“他們連老錢老孫都殺了,證明不是單純衝你來的。”

“而是衝著我們所有人來的。”

他提醒一句:“今天能否順利下山都不一定,報仇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葉凡也附和一聲:“羅賭王,先不要生氣,也不要糾結你我恩怨,同心協力保命纔對。”

“對了,這裡是羅家墓園,是你們的地盤。”

“有冇有地道或者重火力之類的?”

“我剛纔看了一眼,羅家的火力比敵人相差一個等級。”

“對方能往這裡輕易傾瀉彈頭,但羅家的彈頭卻打不到對麵山丘。”

葉凡提醒一聲:“你有什麼好東西就拿出來,不要藏著掖著成了陪葬品了。”

“滾蛋!”

羅霸道罵道:“這裡是墓園,哪有什麼地道和重火力?”

“而且這十年來橫城是最講規矩的地方,再大的仇恨也冇人在婚禮或者葬禮搞事。”

“王八蛋,賈子豪,楊老頭,連基本規矩都破壞了,看來真要魚死網破了。”

“他最好能殺光我們!”

“不然我就帶著老錢老孫他們族人殺入楊家堡!”

羅霸道呼吸都無形變得急促,兒子葬禮死這麼多人,簡直是奇恥大辱。

“冇有地道或者重火力,那隻能聽天由命了。”

淩過江咳嗽一聲:“或者有奇蹟出現,或者有人殺出救我們……”

羅霸道他們齊齊沉默,敵人火力強大,還絕對優勢壓製著羅家墓園。

如冇有什麼奇蹟發生,送葬隊伍怕是九成九活不下來。

看到羅霸道他們這個樣子,葉凡止不住皺起眉頭。

他還以為逼一逼羅霸道他們,可以把羅霸道的底牌弄出來對付敵人。

可現在態勢,羅霸道最大倚仗好像就是鷹鉤鼻青年他們。

這讓葉凡有點鬱悶,也讓他有點猶豫要不要打出聾啞二老這兩張底牌……

不過葉凡很快又打消念頭,他總感覺羅霸道也是在示弱消耗其餘賭王的骨乾。

畢竟這是羅飛宇的葬禮,羅霸道應該有兩手準備。

想到這裡,葉凡漸漸平息心情,準備靜觀其變。

此刻,羅豔妮悲觀出聲:“爹,我們是不是要死在這墓園啊?”

“死個屁,彆擾亂軍心!”

葉凡一拍棺材吼著:“我命油我不油天!會有奇蹟出現的!”

“不管有冇有奇蹟,不管我們能不能活下來,今天都是橫城最黑暗的一天了。”

此事,淩過江緩緩睜開了眼睛,語氣帶著一股子惆悵:

“十大賭王,暴斃七名,橫城註定大亂,註定洗牌,註定格局改變……”

要變天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