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四十三章 一怒衝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四十三章 一怒衝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雖然感覺這撲克牌有點意思,但卻冇怎麼放在心上。

他揣入口袋後就提著菜籃回家,同時讓沈東星派人處理彩票店手續。

他幫董千裡是真,想開醫館也是真。

第二天早上,葉凡送走宋紅顏和淩安秀後,正要拿起拖把拖地,沈東星就敲門進來了。

跟隨葉凡之後,沈東星不僅改邪歸正,為人處事也有巨大轉變。

他不僅天天練武減肥和強大自己,還開始吃齋唸佛起來,衣著也變得清爽乾淨。

隻是行事作風的改變,對葉凡的忠誠卻不變。

看到葉凡在拖地,他馬上收起白色扇子,捲起阿瑪尼的衣袖:

“葉少,你的手是用來打天下的,不是用來拖地的。”

“這活,我來乾。”

他一把搶過葉凡手裡的拖把乾起活來。

“你怎麼過來了?”

葉凡也冇有過多扭捏,給他倒了一杯水:“彩票店搞定了?”

“全都弄好了。”

沈東星一邊拖地,一邊笑著迴應:

“手續順利過戶,彩票店現在屬於金芝林的了。”

“裝修隊我也已經聯絡好了,下午就會進場勘查。”

“我會把龍都或中海的金芝林風格給他們看,讓他們照著上麵顏色和格局裝修。”

沈東星做事效率奇高:“估計一個月內可以裝修完畢。”

“不錯,好好裝修,錢不是問題,重要的是質量。”

葉凡打開窗戶通通風,隨後拿出魚腸劍擦拭:“裝修好了,直接找宋總派人入駐。”

“明白!”

沈東星點點頭,隨後話鋒一轉:“葉少,羅飛宇快要崩潰了。”

“我按照你熬鷹的法子,把他從桀驁不馴熬成了小綿羊。”

“他不僅冇了棱角,還為了保住小命,把自己和羅家乾過的壞事全都說了出來。”

“那傢夥,簡直是罄竹難書。”

“我感覺自己已經很不是東西了,可跟羅飛宇一比,我突然發現自己乾淨極了。”

沈東星嘖嘖不已感慨:“他這種人渣,活著簡直是浪費糧食。”

葉凡擦拭著魚腸劍漫不經心開口:“是嗎?”

“當然,不說彆的,就說他跟賈子豪兒子賈麒麟的恩怨。”

沈東星把瞭解的情況笑著告訴了葉凡:“那就足夠重新整理我的認知。”

“羅飛宇曾經跟賈麒麟在賭場相遇,兩人相互看不順眼就對賭了一場。”

“那一場對賭,羅飛宇不僅輸了一個億,還把身邊女星輸給了賈麒麟。”

“賈麒麟拿著他的籌碼摟著他的女人離開,還譏諷羅飛宇是一個窩囊廢。”

“人財兩失的羅飛宇大怒,就此恨上了賈麒麟。”

“羅飛宇盯了賈麒麟足足三個月,把賈麒麟當時一個熱戀的女人綁了。”

“羅飛宇不僅玷汙了賈麒麟的女人,還把她丟給豺狗軍團玩弄了三天三夜。”

“最後他更是把錄下的視頻傳給了賈麒麟。”

沈東星撥出一口長氣:“那引得賈麒麟差一點腦溢血。”

葉凡聞言一怔,隨後想到淩安秀的茶樓遭遇,冷冷出聲:

“羅飛宇確實不是東西!”

他再度慶幸自己那天趕赴及時,不然淩安秀怕是要經曆人生最大黑暗。

想到這裡,他擦拭力量重了兩分,讓魚腸劍越發鋒利和清亮。

“如不是羅霸道和聖豪集團及時施壓賠償,估計賈麒麟都要帶人爆羅飛宇腦袋了。”

沈東星繼續把挖出來的口供告知:

“就算事情好不容易平息,但羅飛宇依然死盯著賈麒麟。”

“這幾年,凡是賈麒麟交往或者恩寵的女人,羅飛宇都會讓豺狗綁過來侮辱一番。”

“不過擔心賈麒麟發飆以及羅霸道訓斥,他冇有跟第一次一樣傳送視頻。”

“隻是讓女人一個個消失讓賈麒麟吃暗虧。”

“賈麒麟這幾年來往的女人差不多有二十個,無一例外成了豺狗狂歡的盛宴。”

“楊大小姐差一點被豺狗綁架……”

“明麵上是豺狗想要弄一票大的,但其實也是因為賈麒麟跟楊小姐走得比較近。”

“賈麒麟雖然出於理智不因女人跟羅家死磕,但心裡對羅飛宇還是恨之入骨的。”

“他不止一次在圈子中說過,最好羅家不要落魄,不然他要讓羅飛宇生不如死。”

“羅飛宇卻無所謂,他不敢動賈麒麟,但賈麒麟也不敢動他。”

沈東星一笑:“他還叫囂賈麒麟有本事綁架他試一試。”

葉凡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這羅飛宇還真是滾刀肉。”

“賈麒麟也不是東西。”

沈東星對賈麒麟也是一臉不屑:

“他恨羅飛宇不是想著給女人報仇,而是覺得丟了麵子,以及女人冇玩儘興就冇了。”

“因為賈麒麟這些年也傷害了不少初出道的女藝人。”

“很多娛樂八卦的兵兵球等傳聞都是他搞出來的。”

沈東星補充上一句:“他還經常混跡富太太圈子呢……”

“有點意思。”

葉凡捏著魚腸劍問出一句:“這賈麒麟是賈子豪親生兒子?”

“對,親兒子,賈子豪雖然冇有結婚,但有好幾個兒女呢。”

沈東星呼哧呼哧把大廳拖得光亮照人:

“他清楚自己是刀口上過日子,下場遲早會非常淒慘。”

“所以他冇有跟人結婚,而是養了不少女人,然後世界各地開枝散葉。”

“聽說他在北美、歐洲、黑非、亞洲等地都有女人和孩子。”

“但她們具體位置和名字卻冇幾個人知道。”

“因為賈子豪得罪不少人,擔心仇人找到她們以牙還牙,所以把她們儘力隱藏。”

“而且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麵。”

“現在明麵上跟著他的,就是他大老婆當時生的兒子,賈麒麟。”

“這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十八歲就跟著賈子豪出來收贖金。”

沈東星簡單介紹了一下賈麒麟:“賈子豪也對他很寵愛,很多事務交給他處理。”

“這賈子豪還真是一個傳奇啊。”

葉凡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他現在出來,這橫城要更加熱鬨了。”

“他昨天出來,昨晚已經引起不少震動,賈麒麟還包下整個蘭桂坊給他慶祝。”

沈東星給出一個資訊:“對了,他還從牢裡麵又招攬了一票凶徒……”

葉凡望向手裡的清亮魚腸劍:“劍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

“嗚——”

在葉凡和沈東星交談的下午,董雙雙正載著經紀人從公司出來。

得罪淩子海之後,她主持的節目就被停掉了。

所有廣告和商業活動也被停了。

昨天更是連最後一個護膚品代言也被取消。

董雙雙今天過去據理力爭,結果卻連公司大門都進不去。

門禁卡和工作證失效。

她隻能心灰意冷出來。

“雙雙,冇用的,公司不會再給你資源的。”

前行途中,身穿黑衣的經紀人一臉黯然:

“他們怎麼可能為了你得罪財勢強大的淩子海呢?”

“你現在隻能去找淩子海道歉,任由他擺佈和發泄,隻有這樣你纔能有機會東山再起。”

“不然你未來二十年隻能拿著底薪三千過日子了。”

“至於一炮而紅,走向好萊塢,再也冇有可能。”

“去找淩少吧,雖然會遭受羞辱,但這是唯一的路啊。”

漂亮經紀人苦口婆心勸告著:“你連狗都能做,其它委屈算得了什麼呢?”

“我不會去求淩子海的,哪怕餓死街頭,我也不會找他。”

董雙雙貝齒微咬:“我不在乎他羞辱我,但我不能忍受他羞辱董家。”

“橫城斷了絕路冇發展,那我就離開橫城。”

“大不了跟我哥去西部挖礦……”

心灰意冷的她突然發現,跟著董千裡換一個地方也算不錯選擇。

她還突然記起,董千裡這些日子勸說她不成,就讓她今晚一起漁家大排檔吃飯。

吃完之後,他就要離開橫城了。

“一起走吧……”

董雙雙思慮了一會,最終牙齒一咬,作出了一個決定。

隨後,她拿出手機打給董千裡。

“喂,雙雙——”

就在電話接通董千裡聲音傳出的時候。

“砰!”

一記突兀撞擊聲響起,一輛白色商務車撞中了董雙雙的車子。

車子劇烈震顫,車身搖晃刹車極至。

毫無防備的董雙雙一頭撞在方向盤。

她來不及感受疼痛,就見撞擊過來的白色商務車停下。

三個男人衝出來,打開車門,一把扯出董雙雙打暈拖走。

又準又狠,十分專業。

商務車一腳油門嗚的離去,經紀人才反應過來尖叫一聲:“啊——”

“雙雙,雙雙,發生什麼事了?”

掉落的手機中,傳出董千裡歇斯底裡的吼叫:

“動我妹妹,我要你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