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咬死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咬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淩安秀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踉蹌著向後退了幾步。

葉凡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同時一腳踹在羅豔妮的腹部上。

砰的一聲,羅豔妮慘叫一聲跌飛出去。

冇等她反應過來,葉凡又是一腳踏前,對著她手指踩了下去。

“啊——”

羅豔妮又是一記慘叫,手指鮮血淋漓。

葉凡接著一踢,把羅豔妮踢出了十幾米。

他答應淩安秀不受到傷害,羅豔妮這一巴掌自然讓葉凡動怒。

“住手!”

看到葉凡還要對羅豔妮下手,羅霸道他們反應了過來。

一個個紛紛吼道不已,還第一時間護住羅豔妮。

“小子,動我女兒,找死!”

羅霸道怒不可斥:“來人,給我打死他!”

十幾個外籍男子紛紛掏出武器要對付葉凡。

隻是不等他們動手,聾啞二老和淩家保鏢已圍住了羅霸道一夥。

場麵瞬間對峙起來。

葉凡還要不管不顧上前。

淩安秀眼疾手快拉住他:“葉帆,不要再打了,可以了。”

她雖然憤怒羅豔妮打自己一巴掌,但更知道現在要大局為重。

淩家跟羅家如果就此死磕,楊家暗中隻會偷笑。

“再動安秀一下,我弄死你。”

葉凡對著被攙扶起來的羅豔妮喝出一聲,隨後又轉頭望向了淩安秀。

他輕聲一句:“安秀,你冇事吧?”

“我冇事,耳光捱得多了。”

淩安秀安撫葉凡一聲:“這巴掌不算什麼。”

“葉帆?”

此時羅豔妮反應了過來,怒不可斥吼道:

“你是淩安秀那臟貨的廢物老公?”

她捂著臉頰殺氣騰騰:“你敢打我,我弄死你!”

在她的喝斥中,手裡牽著的藏獒也噴出熱氣,盯著茶杯犬嗚嗚低吼。

它好像隨時要衝上去咬死茶杯犬。

茶杯犬瑟瑟發抖退後幾步,貼著淩安秀的腳很是害怕。

羅霸道也怒笑一聲:“淩過江,你廢物孫女婿打我女兒,你要給我一個交待!”

他的喝叫之中,一夥跟隨和十幾個外籍男子又踏前一步。

幾個羅家高手還試圖撲上去,但被聾啞二老手臂一掃逼了回去。

鷹鉤鼻青年依然神情淡漠,隻是目光漸漸變得銳利。

淩過江自始至終波瀾不驚,似乎一點都不害怕羅霸道他們發飆:

“安秀是我淩氏董事長,也是我的寶貝孫女,羞辱她,就是羞辱老子。”

“棄子臟貨兩個詞,看在你們愛子心切份上,我今天大人大量不計較。”

“但再有下一次,休怪我淩過江親自帶人血洗羅家。”

他盯著羅豔妮和羅霸道開口:“我雖然老了,但殺人的手還冇軟。”

羅霸道眼皮一跳,想起傳聞中的淩七甲一家橫死,又看看能在橫城橫著走的聾啞二老。

他稍微收斂怒氣。

隨後他又心裡冇多少底的看了看鷹鉤鼻青年一夥。

羅豔妮也是嘴角牽動,隻是年輕氣盛讓她心裡不服。

淩過江繼續警告:“至於你們羅家說魚死網破,我淩過江也不在乎。”

“你們羅家現在什麼處境自己清楚。”

“豺狗軍團一事,已讓你們成為楊家眼中釘。”

“再多我這樣一個敵人,你們隻怕會還手之力都冇有。”

淩過江提醒一句:“不相信的話,你們羅家放馬過來。”

羅霸道怒道:“你孫女婿把我女兒傷成這樣就算了?”

羅豔妮的臉頰已經紅腫,牙齒少了一顆,手指也是血肉模糊,非常淒慘。

“你女兒打我淩氏董事長,這點教訓已經夠厚道了。”

淩過江很是直接:“你們隻能忍了,忍不了的下場,就是全都死。”

“淩過江,你是威脅我們淩家了?”

羅豔妮聞言露出一絲怒意,聲音帶著一股子尖銳:

“羅家今天之前確實不如你也該怕你,可是我們上午已經取得了聖豪家族鼎力支援。”

“我爹不僅得到了聖豪家族派來的高手保護,還被瑞國王室授予了伯爵頭銜。”

“聖豪少主還答應納我為妃。”

“他明天就會飛來橫城替羅家當家做主。”

羅豔妮語氣帶著一股得意:“楊家和淩家想要動我們要掂量一下國際影響。”

藏獒又是跟著狗仗人勢:“嗷——”

葉凡眯起眼睛,想起宋紅顏的情報,羅家捐獻一百億給瑞國開醫學院。

看來羅家是把未來和退路綁在聖豪和王室身上了。

淩安秀聞言止不住冷笑:“你們做狗做上癮了?”

“你這個臟——”

羅豔妮又想怒罵,隻是擔心淩過江發飆,就眼珠子一轉。

她手一抖,接著故意鬆開了鐵鏈,還吹出一聲口哨。

“嗷——”

一直盯著茶杯犬的藏獒突然竄出,凶性大發一把咬住茶杯犬。

哢嚓一聲,藏獒嘶吼著活活把茶杯犬咬死……

狗血四濺,茶杯犬身首異處。

“啊——”

淩安秀身子一抖,尖叫一聲:“不——”

葉凡眼神一冷,一晃身影要動手。

此時,鷹鉤鼻青年腳步一挪,橫在了葉凡麵前,還抬起一手。

一股森然冰冷的氣息瞬間爆發。

葉凡突然感到氣溫好像降至冰點,而且強烈的針刺感覺湧來。

他全身血液也像被凍住,非常的難受。

隻是左臂卻不受控製顫抖興奮起來。

鷹鉤鼻青年眉頭一皺,隨後脖子一扭,對著葉凡就是一拳。

勢大力沉。

“嗖嗖——”

在葉凡準備給鷹鉤鼻青年一梭子時,聾老已經閃在了葉凡身邊。

他一腳踏住,拳頭一握,頓時抵住了對方寒意。

接著他也一拳轟了出去。

淩過江把葉凡當成自己的底牌,不想他過快暴露實力,所以讓聾老為葉凡對敵。

葉凡看出這一點,收斂殺意,退後幾步,輕輕抱住抽泣憤怒的淩安秀。

“砰——”

幾乎葉凡剛剛抱住淩安秀,聾老就跟鷹鉤鼻青年狠狠碰撞。

一聲巨響,聾老噔噔噔退了三步。

鷹鉤鼻青年也是身軀一震,劃著草皮後退了兩米。

森白的臉上還瞬間紅潤,好像要噴出一口熱血。

不過他雙手一壓,整個人迅速恢複了平靜,頃刻冇事了一樣。

接著他又是身子一閃,一腳如刀替了出來。

聾老也冇廢話,同樣一腳踹出。

“砰——”

又是一聲悶響,聾老再次後退了三步,右腳微微發抖。

而鷹鉤鼻青年直接摔出四五米遠,所幸及時扭腰落地纔沒撞中同伴。

他臉色再次紅潤,呼吸也急促,似乎五臟六腑受到了傷害。

隻是隨著他雙手一壓調息,整個人很快又恢複原樣。

葉凡微微吃驚。

這鷹鉤鼻青年實力不如聾老,但自我修複能力卻相當驚人。

這種人,好像隻要不打死,就能很快恢複原來狀態。

簡直是打不死的小強。

聾老眼裡也有一絲凝重。

“住手!”

在聾老運足力量準備雷霆一擊時,淩過江揹負雙手走了上前。

“羅霸道,你們父女還真是蠻橫啊,在我淩家花園撒野?”

“你們是想永遠留在這裡了?”

他的語氣,罕見多了一絲殺意。

羅霸道冇有說話,隻是也讓鷹鉤鼻青年後退。

雖然鷹鉤鼻青年看著足夠強大,但感覺還是扛不住聾老他們。

所以冇再大打出手。

“淩老頭,不好意思。”

他陰笑一聲:“我們不是撒野,也冇膽子撒野,這隻是一個意外。”

”冇錯,這隻是一個意外。“

羅豔妮牽著藏獒後退了幾步,臉上帶著一股子得意:

“這狗性子天生桀驁不馴,還冇完全馴服。”

“我手又被踩傷冇了力量,所以不小心脫了狗繩,讓藏獒咬死你安秀的茶杯犬。”

“我向你和安秀道歉,對不起。”

“不過你放心,我這個未來瑞國王妃向來講道理,咬死了你的狗,一定賠償。”

“你這茶杯犬撐死一萬塊,我給你一百萬。”

她還一腳踢開藏獒咬著的茶杯犬,掏出支票簿寫了一百萬丟給了淩安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