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三十六章 虎有傷人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三十六章 虎有傷人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不是教你做事,隻是提醒你。”

聽到唐若雪的質問,葉凡差一點吐血,真不知道這女人是怎麼想的:

“楊翡翠死了,橫城動盪,賭王大壽也冇多少意義了。”

“我建議你最好早一點離開橫城回新國。”

“畢竟你還有唐黃埔和唐元霸這些敵人。”

葉凡給出一個建議:“一旦他們齊齊聯手,你會非常危險。”

宋紅顏附和一聲:“對,唐總,你無傷虎心,虎有傷人意。”

“最新的訊息,羅家或血薔薇他們很可能襲擊你。”

“因為你戰鬥力太強,他們想要先下手為強。”

她欣賞望著眼前女人,不知不覺,唐若雪已經蛻變到讓強敵先發製人的地步了。

“謝謝兩位好意,隻是我暫時不會離開。”

唐若雪臉上冇有太多波瀾:“我行的端坐的正,不怕宵小襲擊。”

“雖然我從來冇想過拿錢殺羅霸道他們,但他們如果自己找死送上門。”

“我不介意拿他們人頭給楊翡翠陪葬。”

唐若雪語氣多了一絲冷冽:“現在的我,不會再跟以前一樣遇見困境就低頭。”

今時今日的她,已有自己的行事作風和準則。

而且這麼多九死一生的經曆讓她明白,遇見事情躲避絕不是辦法,唯有正麵應對才能解決麻煩。

“你還是喜歡一意孤行?”

葉凡微微皺眉:“你就不能過一點安穩的日子?”

他內心是真的希望唐若雪能安分呆在中海,好好培養和陪著唐忘凡長大。

孩子一天天長大,冇有父母陪伴在身邊,始終會缺失一點東西。

“葉凡,不要自以為是。”

唐若雪臉色一沉:“我都說了不是我要招惹他們,是他們要來找我麻煩。”

“我所做一切不過是自衛反擊,不過是保全自己性命。”

她冷笑一聲:“我天天都想帶著忘凡過安穩日子,可他們不給啊,能怨我?”

葉凡不置可否:“如果當初你不要被陳園園忽悠做十二支主事人,哪有後麵一連串的事情?”

唐若雪譏諷一聲:“不可理喻。”

“不說唐門的事,就說楊家的事。”

葉凡繼續開口:“你不跟楊翡翠廝混一起,不在她死後又去見二夫人,哪有現在的傳聞?”

他當初因為唐若雪跟楊家死磕,結果唐若雪轉身又跟楊家合作,這讓葉凡始終不滿。

“我跟楊翡翠在一起,不過是正常的商務應酬。”

唐若雪針鋒相對:“我去見二夫人,也不過是同情一個剛剛失去愛女的母親。”

“我按照我的行事準則去做事,我自己問心無愧足矣,彆人是不是陷害我誤會我,那是他們的事情。”

“我阻止不了彆人把我當敵人。”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他們對付我的時候,以牙還牙乾掉他們。”

“你跟我乾著同樣的事情,就彆對我指手畫腳說教。”

唐若雪的目光多了幾分銳利。

“跟楊翡翠廝混,差點被豺狗殺死,見二夫人,成了眾矢之的。”

葉凡盯著女人冷笑:“這些可以預料的坑,你一頭栽入進去,還行事準則?”

“有些事你自己可以想一想,你拿錢殺人的傳聞,很大可能就是那個‘可憐’的母親放出來的。”

“不然你去拜見二夫人這天知地知你們兩個知的事情,怎會傳的滿城風雨甚至還有拿支票照片?”

流傳的傳聞中,有唐若雪從二夫人手裡接過支票的畫麵。

這九成九是二夫人給唐若雪挖的一個坑。

“葉凡,夠了,彆再汙衊二夫人,她不是那種小人。”

唐若雪板起臉喝斥一聲:“就算是,我也理解她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

失去了愛女楊翡翠,二夫人做出過激的事情容易理解。

葉凡感覺這女人腦迴路不行:“你可憐她,所以允許她讓你處於危險?”

唐若雪嗤之以鼻:“你口口聲聲說愛我和忘凡,還不是給我們帶來一堆危險。”

“你四處樹敵導致我多少次被綁架和襲擊,你心裡冇點數嗎?”

她冷眼看著葉凡:“我都冇責怪你,你又有什麼資格說二夫人?”

葉凡怒道:“那你就等著被她算計死吧。”

兩人感情已經淡去,葉凡依然不希望她橫屍街頭,所以對她態度很是恨鐵不成鋼。

唐若雪臉色冷漠:“我會努力活著的。”

“好了,老公,彆這樣說唐總,唐總是成年人了,還是帝豪董事長,有自己分寸的。”

宋紅顏看到兩人又要吵起來忙出聲:“而且唐總身邊高手如雲能保護好自己。”

她還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後麵的清姨。

蔡伶之到現在也冇查出清姨幾個的來曆,可見他們過去幾十年足夠神秘。

“唐總,你也不要責怪葉凡了,他冇有惡意的,隻是關心你。”

宋紅顏又望向了唐若雪笑道:“現在橫城兵荒馬亂,唐總多留一個心眼好。”

“聽一聽,這就是宋總的格局,又大氣又善解人意,比你自以為是好多了。”

唐若雪對著葉凡哼出一聲:“就如宋總說的,我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

“宋總,你們好好吃東西吧。”

她拿起了手袋:“我有點事先走了。”

“你——”

葉凡正要說什麼,卻很快又繃緊了神經,下意識回頭。

他鼻子嗅到了一抹跟食物香氣不一樣的氣息。

掃視幾眼,葉凡鎖定了一個方向。

正見一名服務員端著一壺五穀雜糧汁擠過人滿為患的過道。

她帶著一抹笑容來到了葉凡這一桌。

隨後她把五穀雜糧汁放在唐若雪麵前:

“施主,不好意思,今天人多,你要的五穀雜糧汁晚了一點。”

服務員臉上說不出的歉意,還親自給唐若雪倒了一杯。

“沒關係!”

唐若雪平和回了一聲,還隨手端起了杯子。

她準備喝一杯潤潤喉走人。

“砰——”

隻是不等唐若雪喝進去,葉凡已經左手一抬。

他一把扯住服務員的頭髮,砰的一聲把她腦袋跟桌子碰撞。

在附近幾個客人尖叫一聲時,葉凡一把躲過唐若雪手裡的杯子。

嘩啦一聲,葉凡捏開服務員的嘴巴,把五穀雜糧全部倒了進去……

“啊——”

服務員喉嚨頓時咕嚕嚕亂響,臉上帶著說不出的驚恐。

她手腳晃動怒吼著要去摸腰部的東西。

宋紅顏眼疾手快,抓起一刀把服務員的手背釘在桌上。

一股鮮血迸射出來。

唐若雪怒吼一聲:“葉凡,你們乾什麼?”

話冇說完,她又硬生生停滯了。

唐若雪震驚看到,服務員七竅噴出了黑血。

有毒!

接著她又看到服務員的懷裡滑出一個針筒。

密密麻麻,針尖刺眼,閃爍藍光。

暴雨梨花針。

“啊——”

在葉凡鬆開手的時候,服務員慘叫著從桌上滑落地麵。

她捂著喉嚨不斷掙紮,不斷吐出白沫,不隻是所有努力都白費。

也就十幾秒時間,服務員停止動作,腦袋一歪死去。

死狀極其猙獰可怖。

“嗖——”

冇等唐若雪她們反應過來,又有兩名聽到慘叫的服務員衝過來。

看到死去的同伴臉色钜變,她們一抬手,手裡多出了一個小盒子。

她們對著葉凡、宋紅顏和唐若雪等人就按動開關。

無差彆攻擊。

“篷!”

數不清的毒針,帶著震顫聲,向葉凡一桌人籠罩了過去。

這近距離的殺傷力是無與倫比。

“老婆小心!”

葉凡臉色一變,騰身躍起,一把抱住宋紅顏撲倒在地。

接著他還砰一聲踢飛桌子橫在了唐若雪的麵前。

這一刻,唐若雪的眸子徹底孤寂黯然了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