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二十章 怎麼還不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二十章 怎麼還不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殺——”

豺狗徒眾打了雞血一樣發出怒吼,聲音彙成長龍迴盪夜空。

近距離審視的楊翡翠他們,見到難民般的敵人生出恍惚。

這些是敵人?說他們是黑洲難民還差不多,不,應該是烏合之眾的黑洲難民。

隻是血淋淋的現實撕裂了他們的幻覺,這些難民衣著的敵人爆發出凶殘和野蠻。

這些人有乞丐,有粉仔,有匪徒、有惡棍,也有流氓。

如果單打獨鬥,他們也頂多就凶凶普通老百姓,畢竟勢單力薄難成大事。

但團結起來就成了凶殘無比的大海。

一隻螞蟻容易被人踩死,一萬隻螞蟻就容易吞噬人。

此刻被仇恨煽動起來的他們,形容成一群瘋狗絕不過分。

猶如地火爆裂,猶如山洪爆發,暴戾之氣瘋狂擴散。

彆說是這些本來就是惡棍的人,就算是個老實巴交的本分人,在這樣的氣氛中也會快速蛻變。

情緒會傳染,何況是殺伐之氣?

有些人本意是混在裡麵弄些賞錢,然後趁亂找一個機會跑路。

但在同夥們的影響之下,個個都改變了想法,全部熱情高漲的跟隨隊伍前進。

一個個口裡狂喊著:“殺死他們,殺死他們!”

黑袍男子再度振臂一呼:“為少主報仇,為會長報仇!”

無數豺狗紛紛吼叫:“報仇,報仇!”

楊翡翠嘴角止不住牽動,再度環視四週一眼,全是壓縮戰圈的豺狗徒眾。

他們冇有嗷嗷直叫跳躍衝過來,而是像一部部推土機緩緩前行,不快卻氣勢驚人。

也正因為這樣,讓楊翡翠他們冇有缺口可以突圍。

腳步撩起的塵土漸漸濃鬱,像是惡魔一樣逼向了唐若雪他們。

黑袍男子一揮武器:“殺!”

豺狗高高舉起各種武器吼叫衝鋒:“殺,殺,殺!”

隻是氣勢如虹的他們冇有一馬平川,唐若雪安排的車子障礙阻擋了他們。

他們不得不繞著車子往前衝。

氣勢因此一滯,隊伍也隨之生亂。

“清姨,動手!”

在楊翡翠下意識退後幾步時,唐若雪對清姨喝出一聲。

隨後,她就端著長槍砰砰砰扣動扳機。

她一口氣打出了六槍。

清姨也手持雙槍射出了子彈。

“嗖嗖嗖——”

子彈飛射了出去,全部打入了第一線的十輛車子。

下一秒,十輛車子的油箱全部被打爆,砰砰砰就地爆炸開來。

火焰沖天而起,無數碎片激射,強大氣浪衝擊。

湧入進來的幾百名豺狗徒眾瞬間被掀翻,慘叫著向四周跌飛出去。

殘肢斷臂,滿地鮮血。

有人當場死去,有人身受重傷,哀嚎響徹了會所。

衝鋒的豺狗軍團下意識後撤。

他們冇想到唐若雪如此厲害,更冇想到她打爆車子阻擋攻擊。

“不要退,不要退,給我散開攻擊,一起攻擊。”

“殺,殺,給我殺!”

黑袍男子第一時間跳下圍牆,對著一夥同伴連連怒吼。

豺狗軍團再度嗷嗷直叫揮舞武器衝鋒。

這一次不是主攻大門了,而是從四周壓了過來。

唐若雪和清姨毫不留情又射出了十顆彈頭。

隻聽又是一連串的爆炸,各個通道上的氧氣瓶煤氣瓶全部炸開。

“砰砰砰——”

隨著驚天動地的響聲,又是兩百多名豺狗倒在血泊中。

哀嚎不已。

風一吹,不僅黑煙滾滾,還火焰刺眼,逼得豺狗軍團再度退後。

隻是後退的路到處是炸燬的車子殘骸,很多人一不小心摔在火焰上,又是一場巨大傷害。

楊翡翠很是高興揮舞拳頭:

“炸死他們,炸死這些王八蛋!”

她感受到了一股快意。

唐若雪他們卻冇高興,隻是迅速更換子彈,也冇有人追殺撤離敵人。

今晚她要殺傷大批敵人拖延時間,不能把子彈浪費在落單敵人身上。

“燃燒瓶!”

看到攻擊連連失敗,躲在後麵的黑袍男子氣急敗壞吼叫。

一聲令下,幾百名豺狗馬上衝前,點燃幾百個燃燒瓶砸向了會所。

“退!”

唐若雪拉著何翡翠喝出一聲。

她帶著眾人迅速撤入了大廳,還把門窗反手關好。

“砰砰砰——”

幾乎同一時間,無數燃燒瓶砸在會所樹木、假山、水池、車子。

一連串的爆炸響起,一團團火焰燃燒起來,把會所門口陷入了火海中。

隻是距離太遠,冇有燃燒瓶砸入會所。

唐若雪帶著清姨他們上到二樓。

濃煙滾滾中,黑袍男子再度吼叫:“靠過去,把會所給我燒了。”

一百多名豺狗拿著燃燒瓶靠近,想要拉近距離砸入會所。

一旦建築燃燒,哪怕不能燒死唐若雪他們,也能把她們逼出來。

“砰砰砰——”

隻是唐若雪不給他們靠近機會,她跟清姨再次開槍打中第三道防線的車子。

又是三輛車子油箱爆炸,把衝前的幾十名豺狗炸翻。

他們慘叫著跌飛手中燃燒瓶。

燃燒瓶不是落在自己身上,就是落在同伴身上,頓時燒的鬼哭神嚎。

“混蛋!”

看到攻擊有一次失敗,還損失一百多人,黑袍男子氣得差一點吐血。

他拿出一部手機打出,對著電話另端彙報一番,隨後他連連點頭。

下一秒,他又打出一個電話作出安排。

很快,幾百名豺狗行動起來。

他們把四周樹木頂端拉扯下來,接著把一個個燃燒瓶掛在上麵。

隨著黑袍男子一聲令下,幾百個燃燒瓶嗖嗖嗖藉助樹木彈力飛射出去。

“砰砰砰!”

隻聽一連串的爆炸聲響,燃燒瓶儘數砸在會所牆壁。

熱油四濺,火焰騰昇,會所陷入了滔天火海中。

濃煙滾滾。

唐若雪和楊翡翠在二樓陽台連連後退,捂著口罩止不住地咳嗽。

楊氏保鏢他們也都被熱浪和火焰逼得收縮陣線。

黑袍男子見狀意氣風發,他大手一揮吼道:“殺!”

無數豺狗徒眾馬上嗷嗷直叫衝鋒。

唐若雪他們知道最艱難的時刻到了。

於是唐若雪和清姨他們馬上射出子彈,把其餘車子全部打爆。

這一串爆炸,又撂翻兩百多名豺狗。

隻是已經有心理準備的豺狗軍團完全不在乎。

殺紅眼的他們揮舞武器如潮水一樣的靠近會所建築。

“砰砰砰——”

隻是他們衝鋒再度遭受到阻滯。

衝在前麵的一百多名豺狗被繩索絆倒,紛紛慘叫著跌倒在碎片和火焰中。

趁著敵人的先鋒隊伍一亂,唐若雪和清姨他們把烈酒砸了過去。

火焰一衝,一百多人自食其果陷入了火海。

慘叫不已。

不過唐若雪和楊翡翠他們冇有高興。

雖然再度重創敵人,隻是敵人實在太多了,不少人衝到了大廳入口和門窗。

唐若雪他們隻能扣動扳機,把幾十名敵人射殺在屋簷之下。

饒是如此,還是有敵人破門而入。

“清姨,帶一組人下去殺光他們!”

唐若雪見狀厲喝一聲:“其餘人給我射殺後麵豺狗。”

說完之後,她就帶著人不斷對樓下射擊,把蜂蛹過來的豺狗無情射殺。

這個時候,她不再省子彈了,一旦被大批敵人衝入進來,估計今晚就完蛋了。

子彈橫飛,無數敵人慘叫死去。

隻是豺狗軍團也很快作出反應,扛著木板或車門,分散出來衝鋒。

他們從後門,兩側門窗、廚房,不斷攻擊,不斷衝入。

“噹噹噹——”

清姨也帶著一組人跳入大廳,跟不斷摸進來的敵人短兵相接。

一方人多勢眾,殺紅了眼,一方尋求保命,獲取生機,於是雙方都竭儘全力砍殺。

刀槍齊揮,喝叫連連,不時有血四處迸射,不時有人慘叫倒地,說不出混亂。

雖然清姨氣勢如虹劈翻了十幾名凶徒,但卻冇有起丁點的震懾作用。

反而讓這些豺狗變得更加憤怒,視死如歸的拿著武器跟他們死磕。

衝殺,交戰,倒地!

隨著雙方的大麵積接觸,彼此都付出慘重代價。

清姨他們雖然能碾壓豺狗軍團,但對方的瘋狂也讓他們受創。

豺狗徒眾哀嚎倒地後,如果不是被砍中要害致命,還會死死抱住楊氏保鏢的腳。

或用刀刺或牙齒咬,或給同伴贏取時間,總之是用儘最後的力氣重創清姨一夥。

鮮血四處橫溢,慘叫不斷響起。

金悅會所大廳很快變成人間地獄。

“瘋子!”

不,這是群神經病!

站在樓上的楊翡翠臉色變得慘白。

她感覺眼前的場麵像是生化危機裡麵的喪屍圍攻。

她膽顫心驚的掠過廝殺局麵,接著又憤怒不已望向了前方:

“葉堂十七署怎麼還不來?”

今晚事了,她如活下來,定要向龍都狀告葉堂。

她一定要讓葉鎮東倒大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