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一十三章 破罐子破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一十三章 破罐子破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淩安秀這一喊,不僅讓素素他們停止了動作,也讓葉凡和淩過江望過來。

淩安秀看到眾人看著自己,深深呼吸一口長氣,手指點著監控器上的戰虎開口:

“戰虎看似魯莽,其實粗中有細。”

“無論是身纏幾十枚炸雷,心臟連接引爆,還是三輛車分散堵門。”

“這都顯示出戰虎不俗的手段。”

“這也說明他這人不會把雞蛋輕易放在同一個籃子裡麵的。”

“這闖入淩氏宅子的八個凶徒包括他自己估計隻是他的明棋。”

“外麵肯定還有暗中盯著淩氏宅子動靜的探子。”

“這一點可以從三輛悍馬車堵住出口,以及外圍四個監控探頭失靈來判斷。”

“戰虎是不想讓我們窺探到外圍的情況。”

“如果撕破臉皮,必須把暗探一起殺了,不然他們很可能遙控引爆。”

淩安秀露出一絲擔憂:“這算是戰虎最後的殺手鐧了。”

淩過江和葉凡側頭望向了淩安秀,臉上都露出了讚許之意。

顯然淩安秀分析很有道理。

素素乾脆利落拿出手機打出去。

片刻之後,素素對淩過江和葉凡開口:

“天台的狙擊手窺探到,通往宅子的主乾道一側,一棵大樹底下蘊藏著一輛寶馬車。”

“車子一動不動,但熱成像顯示裡麵有兩個人,還有一些儀器設備。”

她補充一句:“淩小姐的判斷估計冇錯。”

淩過江讚許看著淩安秀:“不愧是我天才孫女啊。”

接著他淡淡出聲:“一旦撕破臉皮,這輛車上的人也必須死。”

“爺爺過獎了!”

淩安秀盯著監控器苦笑一聲:“隻是他們現在堵住宅子出口,聾老他們出不去殺暗探。”

素素神情猶豫:“我來安排狙擊手試一試……”

“距離太遠,而且大樹遮擋視線不好,狙擊手難於作為,搞不好會適得其反。”

葉凡瞄了瞄監控器:“外圍探子,我來安排吧。”

他拿出手機給獨孤殤發了一條訊息。

隨後,葉凡就推著淩過江的輪椅來到一樓大廳。

闊大奢華的大廳中間,隻有戰虎大大咧咧的坐著,身後站著四名荷槍實彈的同伴。

他們身上也都掛著炸雷,手裡拿著一個遙控器。

傭人端過來的茶水,戰虎他們一滴都冇喝。

非常謹慎。

淩氏保鏢和子侄全部靠在四周牆壁上,手持盾牌和武器維持最後的尊嚴。

看到淩過江和葉凡出現,十幾名淩氏保鏢拿著盾牌要護衛。

淩過江大手一揮讓他們全部滾蛋。

隨後,他帶著葉凡徑直來到戰虎麵前。

“老爺子,好久不見。”

看到淩過江顯身,戰虎馬上哈哈大笑,放下二郎腿迎接淩過江:

“我一直聽說你重病在身,還以為你已經病入膏肓要死了。”

“冇想到氣色比我戰虎還要好,老當益壯都不足於形容,應該說返老還童。”

“怪不得豪哥的親戚也就是你的兒子淩七甲一家會被你剷除。”

戰虎語氣帶著一股熱情,但字眼卻有著一股敵意。

他還目光淩厲掃過葉凡一眼,看到他斯斯文文樣子,也就不怎麼放在心上。

在戰虎的情報中,聾啞二老纔是淩過江最大倚仗。

淩過江冇帶兩人出來,估計是不想刺激自己,也證明淩過江被自己嚇壞了。

想到這裡,戰虎笑容更加旺盛:“待豪哥出來,一定讓他請淩家主好好喝幾杯。”

淩過江很是直接:“你們是來給淩七甲和賈氏討公道的?”

“不,不,豪哥冇這意思。”

戰虎聞言擺一擺手,目光玩味盯著淩過江笑道:

“賈氏是豪哥堂妹,淩七甲也算是豪哥妹夫,他們死了,賈家群情洶湧憤怒不已。”

“豪哥也兄妹情深,心情悲痛,但他說這始終是淩氏家事。”

“豪哥也相信淩家主殺掉他們有不得已的苦衷。”

“他貿貿然乾涉進來不合適,他還勸阻賈家子侄不要亂來。”

“豪哥說等他出來後找淩家主厘清事情再給賈家一個交待。”

戰虎看似輕飄飄,實則以退為進,提醒淩七甲一事不可能親自抹掉。

“今天不是為淩七甲一家而來,那戰虎先生就不要再廢話了。”

淩過江語氣淡漠開口:“直接一點,說出你的來意。”

“淩家主,你未免太健忘了吧?條件我不是說了嗎?”

戰虎豪邁一笑:“豪哥要出來了,手頭緊,讓我找你要十個億紅包沖沖喜。”

“你知道,豪哥這些年不容易,資產被充公,身體受勞損,無法跟以前一樣賺大錢。”

“可他手底下還有那麼多兄弟要吃飯要養家餬口。”

“他隻能賣一賣自己的老臉找淩家主要個小紅包了。”

“說真的,如不是逼不得已,豪哥也不會跟淩家主開這個口。”

戰虎一邊抖動翹起來的腳,一邊‘推心置腹’跟淩過江訴苦。

“十個億?”

淩過江手指敲擊著輪椅:“你們胃口未免太大了。”

十個億他有,也不放眼裡,但被人恐嚇兩下拿走,以後怎麼混?

“淩家主說笑了。”

戰虎哈哈大笑:“十個億連淩氏百分之一資產都不到。”

“這天大胃口從何說起?”

“再說了,豪哥跟你也是多年老朋友了,一起喊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淩家主這些年賺的盆滿缽滿,資產僅次於楊家,難道就忘記昔日同一個戰壕的兄弟?”

“淩家主,做人不能忘本啊。”

戰虎身子微微前傾,言語綿裡藏針。

淩過江凝視著戰虎:“如果這個紅包,我不給呢?”

“如果淩家主不認豪哥這個朋友,我戰虎也隻能不尊老愛幼了。”

戰虎笑容多了一抹殺機:“我會從現在開始拉著淩家主一直呆在這大廳。”

“紅包什麼時候到了,我再什麼時候離開。”

戰虎還一副破罐子破摔:“當然,淩家主也可以一怒亂槍打死我。”

“拿不到十億無法給豪哥交待,我回去也是被豪哥一槍崩掉。”

“我還不如死在淩家主手裡算了。”

說話之間,他摘下一個炸雷丟在茶幾上滴溜溜亂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