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一百零九章 衝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一百零九章 衝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早早醒來。

經過昨晚跟宋紅顏的秉燭夜談,葉凡知道自己暫時乾涉不了葉堂事務,也就不去多想。

葉凡起床做早餐,卻現宋紅顏已經先離開屋子。

女人留下了一張紙條,包淺韻冇有找到朱乞兒的墓地,所以宋紅顏帶著淩笑笑回去一趟。

她讓葉凡照顧好葉霏霏之餘,也讓他抽空關注一下淩安秀。

受傷住院的羅飛宇一大早來電,對宋紅顏再三表示歉意,告知自己昔日茶樓所為實屬腦子進水。

羅飛宇還說他已經被聖豪大少猛批一頓,讓他不惜代價修複聖豪跟宋氏關係。

為此,聖豪還拿出聖豪胃藥代理準備授權給宋紅顏。

羅飛宇希望宋紅顏今天去一趟茶樓簽協議。

宋紅顏雖然討厭羅飛宇這混蛋,今天也冇空見麵,但想要看看聖豪玩什麼花樣。

她讓淩安秀代替自己去茶樓洽談。

儘管聖豪集團會因一千億不敢撕破臉皮,但宋紅顏還是讓葉凡多留一個心眼。

葉凡看完留言後,就從小區出來晨練。

經過彩票店時,他看到房門虛掩,有人在裡麵。

他想到了董雙雙昨晚的遭遇,就轉身走了過去。

推開彩票店,葉凡看到,董千裡正在打包東西,一副要離開的態勢。

“董老闆,準備走了?”

葉凡笑著走了過去:“勸好你妹妹了?”

“老弟,是你啊?”

看到葉凡出現,董千裡高興起來,捏出一根菸遞了上來:

“雙雙脾氣太犟,吵架過後,連電話都不接,不過我已經被你提醒想通了。”

“我先把店裡一些重要東西先寄出去,然後找一個機會打暈雙雙帶著她跑路。”

“再不走,就怕來不及了。”

“你說得對,相比她的性命,她對我那點恨不算什麼。”

董千裡對葉凡掏心掏肺:“畢竟我就剩下她一個妹妹了。”

“董雙雙其實還是一個不錯的姑娘。”

葉凡讚許了一句,隨後話鋒一轉:“董老闆找到落腳地了?”

“找到了,我在西北山溝裡買了一座水電站。”

董千裡把香菸點燃一笑:“準備去那邊挖礦,既能躲避仇家,又能賺點小錢。”

“老弟哪天回去了,可以過來坐一坐。”

他給葉凡寫了一個地址:“打打殺殺的江湖,遠不如挖挖礦,釣釣魚。”

他很是豁達,隨後繼續收拾東西,翻到一副黑色撲克牌,他神情微微一怔。

董千裡打開牌盒,抽出一張黑桃a,在手裡夾著把玩。

眸子多了一抹光。

“董老闆做事還是挺周全的啊。”

葉凡接過了地址,又望著他手裡紙牌一笑:“董老闆也會玩牌,賭術高手?”

董千裡恢複了平和,笑了笑出聲:“其實我有個小名,叫高進哈哈哈。”

說話之間,他抬起紙牌對著前方牆壁想要飛射出去,但最終看了葉凡一眼又收了回來。

“董老闆這種豁達性格,走到哪裡都能混開。”

葉凡神情猶豫了一下,隨後對董千裡開口:

“對了,我昨天去吃飯,恰好看到你妹妹跟淩子海衝突。”

“她不僅跟淩子海鬨翻了,還打了淩子海一巴掌。”

“我看淩子海的樣子不會善罷甘休,你和董雙雙最好小心一點。”

葉凡提醒董千裡一聲,免得還冇離開橫城,就先被淩子海捅刀子。

“淩子海?娛樂教父?”

董千裡眸子寒光一閃:“他們敢傷害我妹妹,我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葉凡現,他手裡把玩的撲克牌,頃刻有了一股鋒利之勢……

上午九點半,淩安秀帶著十幾個助理和保鏢來到茶樓。

她徑直來到三樓等待羅飛宇一夥出現。

她今天過來,純粹是替宋紅顏探視聖豪集團下一步動作,對於聖豪胃藥代理毫無興趣。

葉凡的胃藥很快就要麵世,七星級彆碾壓六星,淩安秀不需要聖豪胃藥賺錢。

在淩安秀摘掉墨鏡等待時,茶樓一樓二樓頓時砰砰作響。

門窗幾乎同時被關閉。

接著樓梯傳來一陣噔噔噔腳步聲,兩百多名黑衣猛男衝上三樓。

他們如狼似虎踹飛擋路的桌椅,殺氣騰騰包圍了淩安秀一夥人。

空間瞬間被壓縮。

“你們要乾什麼?我是淩家淩安秀。”

淩安秀見狀俏臉一寒,報出身份想要壓製這夥凶徒。

隻是這批人無知無畏,而且還一個個獰笑不已。

一個辮子男子從後麵衝上來,握著棒球棍對淩安秀一點吼道:

“動她!”

無數黑衣猛男氣勢洶洶衝過去,十名淩家保鏢臉色钜變橫檔過去。

他們第一時間拔出武器,結果卻被幾十支棒球棍砸飛。

淩家保鏢隻能忍著疼痛起腳猛踹。

他們一口氣踹飛了二十多人,卻根本無法遏止對方潮水一樣的攻擊。

兩百多名黑衣猛男一波一波湧上來,前麵的人即使不動也會被後麪人擠上。

雙拳難敵四手!

十名淩家保鏢再強橫霸道,在狹隘茶樓也難於揮。

他們撂倒二十人三十人,後麵還有五十人一百人衝上來。

無休無止。

淩氏保鏢雖然全力對抗,但還是被打得鼻青臉腫,節節敗退。

淩管家見狀拉著淩安秀,趁著淩家保鏢阻擋大聲喊道:

“淩小姐,走,去窗邊!”

他隨後又對淩家保鏢吼道:“擋住他們!”

淩管家知道今天遇見橫城最傻叉最無知的一夥人。

豺狗軍團。

這些遠渡橫城想要淘金卻傾家蕩產的廢物,為了在橫城立足就跟豺狗一樣抱團生存。

他們戰鬥力不強,但光腳不怕穿鞋。

打著要劫劫皇糧,要睡睡娘孃的旗號,隻要有錢就敢乾任何事情。

他們最瘋狂的一次,就是組團去綁架楊家一名千金。

雖然結果失敗,還被楊家保鏢射殺二十多人,但也從中可以窺探這些傢夥的瘋狂。

現在他們被人雇傭對茶樓談判者下手,一定會不管淩安秀身份全力衝鋒的。

因此淩管家護著淩安秀靠向窗戶:“淩小姐,走,走!”

淩安秀一邊抿著嘴唇和幾個秘書後撤,一邊拿著手機出了求援訊息。

十名淩氏保鏢不斷後退護著淩安秀後撤,隻是敵人如潮水一樣攻擊無法保護周全。

一不小心,淩安秀和淩管家身上都捱了幾記拳頭。

接著三名淩氏保鏢腦袋被砸中,鮮血迸射,慘叫著摔倒在地。

保護圈多了一個缺口。

辮子青年雙手一壓:“上!”

黑衣猛男潮水一樣衝鋒。

“人渣!”

淩管家怒吼一聲,拳打腳踢,擊飛了五六人。

隻是他的小腿也被一個敵人用棍棒掃中。

“嗯!”

淩管家腳步一個踉蹌,一不小心向前摔出去。

“砰砰砰!”

不等淩管家起身,七八支腳就踩了上去,接著就是一頓棍棒猛揍。

淩管家的腦袋頃刻多了幾道血跡。

淩家保鏢踹飛數人靠前卻被隨後湧來的對手纏住。

淩管家連連吼著:“不要管我,保護淩小姐從窗戶跳下去。”

他心裡清楚,這群不知死活的傢夥做事冇有底線,淩安秀落在他們手裡絕不會好下場。

“砰!”

話音還冇落下,他身上又多了幾棍。

淩氏保鏢想要退回來卻被敵人分割圍住,再也無法形成有效陣型保護了。

淩管家很快被打得頭破血流。

“淩管家!”

淩安秀見狀掏出一個防狼噴霧器,撂翻三名躲避不及的敵人衝前了幾步。

她下意識去拉渾身是血的淩管家。

“砰!”

隻是淩安秀還冇觸碰到淩管家,就被人一棍子砸在腦袋。

淩安秀腦袋馬上流淌鮮血,悶哼一聲暈乎乎倒在地上。

一夥黑衣猛男衝過來,扯著淩安秀手腳往後麵拖,臉上帶著一股猥瑣笑容。

幾名淩氏保鏢大怒衝鋒救人,卻被其餘敵人死死纏住,根本無法把淩安秀搶回來。

淩管家見狀怒聲喝道:“住手,給我住手,這是淩小姐,淩家主事人!”

“你們傷害了她,淩家會把你們整個軍團全部剷除。”

淩管家聲音帶著滔天的殺氣。

“淩氏?淩小姐?”

麻花辮青年拖起淩安秀的頭丟在一張桌子獰笑:

“老子動的就是淩小姐!”

他刺啦一聲撕開淩安秀的外套,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膚。

“砰——”

就在這時,茶樓關閉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一大批身穿白衣的人如潮水一樣包圍了麻花辮青年他們。

十幾名扼守一樓二樓的黑衣猛男還冇反應過來就被人抹了脖子。

他們捂著濺血傷口死不瞑目摔在地上。

與此同時,一個冷漠到極致地聲音響徹了整個茶樓:

“圍住了。”

“事情,一件一件地做!”

“畜牲,一個一個地殺!”

葉凡帶著沈東星踏入了茶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