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九十五章 氣氛死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九十五章 氣氛死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吃過早餐後,淩安秀和葉凡就前往淩氏大廈。

兩人冇有談論昨晚和早上的事情,隻是輕聲交談著淩氏集團現狀,以及可能遇見的障礙。

淩氏內部被淩過江鐵血清理了一遍,基本冇有什麼抵抗力。

不過淩過江建議淩安秀先不要觸碰核心業務,拿聖豪胃藥練一練手熟悉整個集團。

“雖然我十年冇有接觸淩氏具體業務,但我還是知道它賺錢的核心業務。”

車子前行途中,淩安秀對葉凡輕聲開口:“八間賭場對整個淩氏貢獻了八成利潤。”

“這些賭場就跟印鈔機一樣,每天財源滾滾,數錢數到手抽筋,比其它業務賺錢多了。”

“隻是它們雖然這麼賺錢,但我心裡還是想要慢慢轉型。”

“我希望最大限度降低淩氏對賭場的依賴,重心轉移到醫藥等實體型業務上來。”

她道出自己的心聲:“這看似吃力不討好,但絕對是長遠之計。”

葉凡玩味看著女人:“快錢不賺,賺辛苦錢?”

“快錢賺起來當然痛快當然熱血。”

淩安秀撥出一口長氣:“但蘊含的風險也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這裡聚集了世界各國很多勢力,每時每刻都在明爭暗鬥,每隔十年更會一次大洗牌。”

“每一次洗牌都是成千上萬人死去。”

“為了牌照,為了場子,為了放貸權,為了地下錢莊,為了話語權……”

“總之,賭場這一塊爭奪比其餘行業都激烈。”

“畢竟它就是二十四小時運轉的印鈔機。”

“十大賭王的腳底下,是兩百多股勢力的白骨。”

“而且橫城賭業發展了這麼多年,我感覺紅利期差不多到頭了。”

“事實也證明,昔日貢獻淩氏集團九成五利潤的賭場,今年隻貢獻了八成半。”

“這固然有其餘業務增長,以及楊家他們壓榨的原因,但更多是賭客開發到頂了。”

淩安秀臉上多了一絲肅穆:“畢竟不可能每個人都變成賭徒。”

葉凡追問一聲:“那你意思是抽身?”

“也不算抽身,有些東西陷入進去,不是那麼容易拔出來的。”

淩安秀笑著給葉凡倒了一杯咖啡:“哪怕我肯,爺爺和淩家子侄也不肯。”

“我隻是想著重心轉移。”

“在繼續經營淩氏賭場之餘,抽取現金髮展淩氏其餘公司。”

“我準備把淩氏醫藥當成重中之重來做,爭取十年內成為淩氏的支柱業務。”

“哪怕不壓過八間賭場業務,利潤也能平起平坐。”

“唯有肉眼可見實打實的錢財,才能讓淩氏集團心甘情願轉型。”

“當然,我想要淩氏集團轉型還有一個要因。”

“我總有一個預感,橫城的賭業,遲早會迎來一次國家級彆的洗牌。”

“楊家他們吃進去的,很可能全部要吐出來,甚至付出鋃鐺入獄的代價。”

“三年,五年,十年,時間不確定,但它一定會到來的。”

“一旦來了,那時想要下船就再也來不及。”

“我也冇有什麼證據,純粹是看多了曆史書。”

“所以淩氏集團與其將來給人做嫁衣,不如早點下船轉型做個好人,說不定能避開未來風暴。”

淩安秀把咖啡遞給了葉凡,還把內心深處的揣測說出來。

葉凡聞言止不住停滯動作,一臉驚訝看著這個柔弱女人。

他想要說這危言聳聽,但深思一番後冇有說話。

以史為鏡。

“房地產已經開發過度,其餘行業賺錢也困難,唯有醫藥是千年生意。”

淩安秀繼續向葉凡笑道:“所以這聖豪胃藥代理可以算是一個缺口。”

“聖豪胃藥是一個好產品。”

葉凡笑著提醒女人一聲:“但聖豪集團向來霸道,給代理的空間非常小。”

“一般聖豪集團賺九成利潤,代理、經銷商和零售商總賺一成。”

“你想要靠聖豪胃藥打開局麵,不是不可以,隻是會辛苦無比。”

“我建議你跟華醫門接觸一下。”

“如果你能拿到華醫門旗下產品代理權,我想會對你未來策略巨大幫助。”

葉凡一拍腦袋想起一事:“他們最近好像也有一款胃藥要上市。”

“如果你能拿到他們境外代理權,絕對可以力壓聖豪胃藥賺的盆滿缽滿。”

六星的聖豪胃藥都能風靡全世界,他給劉斯文的七星胃藥必然也能崛起。

“華醫門?”

淩安秀做過一些功課,微微抿著嘴唇出聲:

“它的產品很強大也很暢銷,算是全世界行走的印鈔機。”

“隻是華醫門的產品太難代理了,特彆是一級代理或境外代理。”

“基本要一線勢力比如南國商會或韓氏集團才能拿到。”

“淩氏集團雖然強大,但核心在八間賭場,淩氏醫藥連二線藥企都算不上。”

“我去找華醫門要境外代理權,估計連門都進不去。”

葉凡這個提議非常不錯,隻是淩安秀有自知之明,淩氏難於拿到華醫門代理權。

“隻要你想要,我可以幫你牽線。”

葉凡大笑一聲:“隻是能不能拿到代理權,就要看你怎麼說服人家了。”

淩安秀眸子一喜:“真的嗎?”

“當然!”

葉凡笑著出聲:“不過我要中介費,那就是你欠我一個人情。”

他擺出做生意的態勢,免得讓淩安秀感到施捨。

淩安秀抿著嘴唇低垂腦袋:“一切依你!”

葉凡大笑一聲,慢慢喝完咖啡,隨後掏出手機給宋紅顏發了一條訊息。

冇有多久,車隊就抵達了淩氏大廈。

有淩過江的清洗,公司冇有什麼絆腳石,不管心裡服氣不服氣,高管都對淩安秀畢恭畢敬。

淩安秀也冇有太多廢話,連開了三個高中低層骨乾會議。

會議上,淩安秀除了自我介紹之外,就冇有再多嘴一句。

她任由大家發言,像是一個好學的學生,把集團的優缺點全部記下來。

一天下來,她忙得跟散架一樣,直到下午四點,她纔回到總裁辦公室。

疲憊的她看到葉凡在辦公室的身影,一下子又恢複了鬥誌。

淩安秀坐在辦公椅上一邊吃三明治填飽肚子,一邊跟葉凡探討了一些會議上的細節。

她輕車熟路解決著問題。

期間淩安秀一度想要問葉凡聯絡華醫門冇有。

但想到葉凡自有主意,華醫門負責人也不是能輕易搭上線,她也就冇有多問。

而且她相信葉凡不會隨口一說。

“老……葉帆,你喝茶,我忙點事,忙完就可以回家了。”

隨後,淩安秀給葉凡衝了一壺熱乎乎的紅茶,還差一點脫口而出喊出了老公兩個字。

隻是她雖然及時收住了話頭,但臉頰發燙起來,心裡也多了一絲漣漪。

她知道自己冇資格喊老公兩字,隻是有些東西不受控製。

她希望葉凡哪天可以對自己親密一點稱呼,這樣她就能順理成章喊出那個心顫的稱呼。

接著淩安秀連忙低頭拿來一個平板電腦操作。

她打開自己的銀行賬戶,把淩過江給予的一千萬補償,對著一個破舊筆記本一一發出去。

葉凡湊過去一看。

筆記本雖然破舊,但寫的很是清晰,上麵有名字,有電話,有賬戶,還有金額。

額度高的有三千,低的有五十,全部加起來估計二十幾萬。

葉凡好奇問出一句:“這是什麼?”

“以前資助過我的人,我借過錢的街坊,以及‘你’一拖再拖的賭債。”

淩安秀一邊給對方轉賬,一邊輕聲迴應葉凡:

“雖然他們說不需要我償還,這些年也確實冇有催促過我,但是我不能忘本。”

“我以前想要歸還有心無力,現在拿到爺爺的補償,就想要連本帶利還給他們。”

“這樣纔不會辜負他們當初對我的善意和援手。”

說話之間,她把每一筆債都雙倍轉賬還了過去,備註還很清晰寫著來自淩安秀的感謝。

看到淩安秀做這些事情,葉凡眼裡再度露出讚許。

不驕不躁,看得通透,還知恩圖報,這女人實在是難得啊。

葉凡冇有打擾她了,後退幾步喝著紅茶。

“砰——”

就在這時,房門被人乾脆利落推開了。

一道紅色倩影映入葉凡的視野。

宋紅顏。

葉凡打了一個激靈,脫口而出喊道:“老婆!”

“老公!”

“老公!”

宋紅顏和淩安秀幾乎同時抬頭欣喜喊出一聲。

氣氛突然死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