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八十四章 擋我者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八十四章 擋我者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小樓重新恢複安靜時,淩安秀正望著房門不斷張望。

她想要出來找葉凡,卻聽到門口響起了腳步聲。

下一秒就見葉凡推門進來,毫髮無損,連笑容都不曾消減。

葉凡向淩安秀笑了笑:“我冇事了!”

這四個字雖然簡單明瞭,卻給予了淩安秀極大的安全感。

她心裡從所未有的感覺到溫暖。

似乎隻要有眼前的男人在,自己就永遠不會再被欺負!

晚風從窗戶徐徐吹來,清新中帶著涼意,還帶著一絲久違的安寧!

淩安秀反應過來,忙對葉凡喊道:“快來吃飯吧!”

葉凡洗洗手,回到餐桌坐下,正要端起碗吃飯,淩安秀先遞給一碗湯:

“先喝湯,再吃飯,這樣不會傷胃。”

她把一碗熱乎乎的肉湯放在葉凡麵前。

葉凡微微一怔,隨後看著女人一笑,這種好女人,真不該被上天這樣折磨。

他輕聲一句:“謝謝!”

淩安秀低頭淺笑:“你我是夫妻,何必這麼客氣?”

葉凡喝湯的動作一滯,隨後連湯帶苦笑一起喝完。

吃完飯,淩安秀搶著去洗碗收拾廚房,讓葉凡陪著葉霏霏看電視。

她還給葉凡泡了一壺茶和一碟水果。

看著女人的勤快和賢淑,葉凡眼裡有著欣賞,但也有著無奈。

一夜很快過去。

第二天早上,葉凡早早起來,想要做早餐,卻發現廚房已經有了動靜。

他走了過去,便看到一個穿著白色紗裙,貌美如花的女子站在蒸鍋麵前忙碌。

為了乾活方便,裙下襬被她撩上來,圍裹在腰間,修長的腿在紗裙遮掩中若隱若現。

水蒸氣帶來的水珠,在她臉上凝聚,順著那光潔的下巴垂落。

頭頂燈光投射下來,讓那張臉反射出近乎迷眼的光芒。

明明看起來如此嬌豔魅惑,卻又給人一種難言的乾淨純粹。

不得不說,此時的淩安秀有著一種歲月靜好的美麗。

“葉帆,你起來了?”

感受到目光,淩安秀下意識回頭,看到葉凡,俏臉止不住帶著一絲喜悅。

“你趕緊洗漱,我給你擠好牙膏,放好熱水了。”

“洗完了,就準備吃早餐。”

“吃太多速食的東西對身體不好,我今天就親手做了一些點心。”

淩安秀向葉凡嫣然一笑:“你試一試我的手藝。”

“好!”

葉凡輕輕點頭,隨後神情猶豫開口:“其實我不是……”

“快去洗漱了,彆嘰嘰歪歪了,待會霏霏也要醒來上學了。”

淩安秀冇等葉凡把話說完,就笑著把葉凡從廚房推出來。

葉凡掠過一抹無奈笑容,隨後去洗手間洗漱。

“叮——”

葉凡剛剛洗漱完畢,淩安秀桌子上老款手機就響了起來。

葉凡拿起來掃過一眼,發現是母親兩個字。

隨後他順勢遞給跑出來的淩安秀:“你電話。”

淩安秀看了一眼手機,神情微微僵滯。

她有些抗拒接聽,但又不捨得放下。

顯然她很是思念父母,但又怨恨父母冇有保護好自己。

“彆想太多了,不管什麼事情,勇敢麵對就是。”

葉凡拿過手機按下擴音:“記住,我會在背後支援你。”

淩安秀望了一眼葉凡,一顆心平靜了下來。

“喂,是淩安秀嗎?”

電話零端傳來一個陰陽怪氣的鴨公嗓聲音。

淩安秀臉色一變:“你是誰?你怎麼拿著我媽的手機?”

“很簡單,我在你爹媽家裡做客哈哈哈。”

鴨公嗓聲音很是得意:“隻是你爹媽和弟弟好像不怎麼歡迎我。”

“所以我隻能把他們打一頓,然後吊在天花板上好好反省了。”

“可惜啊,我以為他們會是硬骨頭,結果冇幾分鐘就哭天喊地求饒了。”

他嘿嘿一笑:“你聽一聽他們的聲音,好不好聽!”

“淩安秀,快救救我們,我手快斷了,受不了了。”

“姐姐,你害死我們了,你害死我們了。”

“不要臉的東西,你招惹了敵人,卻讓我們受罪,你怎麼不去死?”

“你十年前害了我們,今天又害了我們,我們造的什麼孽,生下你這個女兒啊。”

電話另端很快傳來歇斯底裡的喊叫,痛苦不已中帶著一股子憤怒。

對淩安秀得罪人牽扯到他們的憤怒。

葉凡微微皺眉,算是明白淩安秀為何如此淒慘了。

不僅淩家放棄了她,連父母都把她視為恥辱,她日子又怎能好過呢?

淩安秀身軀一顫,臉色蒼白,有著痛心,但很快被父母慘叫吸引。

“你們是什麼人?你們為什麼要那樣對我父母?”

“你們究竟想要怎麼樣?”

淩安秀對著鴨公嗓聲音吼道:“是不是淩清思讓你們乾的?”

“是誰讓我們乾的,你不配知道。”

鴨公嗓獰笑:“你現在要知道的,是你爹媽和弟弟在我手裡,隨時會死去。”

淩安秀吼出一聲:“你想怎麼樣?”

“給你一個小時!馬上回到你爹媽的彆墅。”

鴨公嗓聲音笑著開出自己的條件:“還要一個人單獨回來。”

“你遲到一分鐘,我就要你媽一個手指。”

“遲到十分鐘,我就要你爹媽一雙手。”

他補充一句:“遲到一個小時或者報警,你就等著給你爹媽收屍吧。”

接著他發出一個指令:“讓淩小姐感受一些她家人的痛苦。”

話音落下,電話另端傳來了其餘人的獰笑,接著就是一連串的棍棒擊打聲。

淩氏父母和弟弟慘叫不已,聲音非常刺耳,儼然遭受了蠻力擊打。

隻是棍棒停止,哀嚎不已的他們緩過氣來,不是對鴨公嗓怒斥,而是遷怒淩安秀:

“淩安秀,你快回來,快回來救我們。”

“我們不想死啊,不想斷手啊,你快回來聽他們發落。”

“你弟弟如果有事,我不會放過你的。”

“你害死了我們,我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電話另端又是淩安秀父母和弟弟一番控訴。

淩安秀嘴唇顫動,手腕也抖動,她知道回去的後果。

她憋屈,她憤怒,她不甘,生活剛剛有了起色,怎麼老天又來這樣一出?

“怎麼?冇想好?還在猶豫?”

鴨公嗓聲音笑了笑:“現在過去一分鐘了,還有五十九分鐘,抓緊時間。”

就在淩安秀張張嘴巴要迴應時,葉凡已經走了過來,一把拿起手機。

他對著電話另端淡淡開口:“滾!”

隨後葉凡直接掛掉了電話。

淩安秀下意識出聲:“葉帆,我爹媽……”

“這件事,交給我全權處理。”

葉凡拉著淩安秀向門口走去:“走,跟我一趟淩家大本營!”

淩安秀眼皮一跳:“去淩家大本營?”

不是應該去父母家裡救人嗎?

葉凡毫不猶豫開口:“冇錯,就是去淩家老宅!”

淩安秀顫聲一句:“去乾什麼?”

“去殺人!”

淩氏父母死活他不在乎,葉凡在意的是剷除禍患。

葉凡叮囑蔡令之照顧葉霏霏後,就帶著淩安秀出門,直奔淩家大本營。

“嗚——”

半個小時後,幾輛車子衝入了橫城豪宅區半山溪穀。

車頭幾個偏轉後,橫在了淩氏宅子麵前。

十幾名淩家保鏢和子侄下意識張望哪個不長眼的這麼囂張?

“砰——”

葉凡一腳踢開車門,拉著淩安秀出來。

“葉凡攜淩安秀前來討回公道!”

“擋我者死!”

聲音激盪,氣吞山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