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七十八章 至尊戒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七十八章 至尊戒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霏霏早已經醒了,躲在門後窺探大廳。

聽到葉凡喊自己,她身子顫抖了一下,但還是打開房門走到葉凡麵前。

又怕又驚,瑟瑟發抖。

“這是給你買的芭比娃娃,還有一個棉花糖。”

葉凡把禮物遞給了葉霏霏,聲音前所未有的溫柔:

“以前是我不對,讓霏霏受驚受苦了。”

“我答應你,以後再也不會傷害你了,我還會保護你和媽媽。”

他很是真誠:“霏霏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

“爸爸,我……願意!”

葉霏霏先是一怔,抓著禮物發呆,隨後哭泣著衝入葉凡懷裡:

“爸爸,我不怪你,我不怪你。”

她第一次感受到來自父親的溫暖。

淩安秀也是淚如雨下。

這男人,真的改變了!

當天晚上,小區住戶全都好奇看著七零一。

他們第一次發現,七零一再也不是昔日的雞飛狗跳暴打妻女,或者摔打東西大吼大叫。

而是有了明亮燈光,有了肉菜飄香,還有歡聲笑語的難得溫馨。

不少人尋思換了住戶,還是換了男主人。

此刻,葉凡正坐在狹小的凳子上,給淩安秀和霏霏夾著菜。

“吃,吃,放開了吃,冰箱裡還有很多肉。”

“吃完了,我再去給你們買。”

葉凡把雞肉紅燒肉不斷夾給母女倆,希望她們心中積怨能被美食沖淡。

一個藥材熬過的雞腿放入葉霏霏碗裡。

這是治療葉霏霏五臟六腑內傷的好東西。

葉霏霏滿臉笑容:“謝謝爸爸。”

淩安秀冇有說話,隻是低著頭扒飯,眸子有著說不出的複雜。

她有著希望,又擔心曇花一現,更怕葉凡另有所圖。

“家裡什麼都冇有,我明天去買一部電視,一部洗衣機。”

“嗯,冰箱也要換了,破舊的收廢品都不收,冷凍也不行了。”

葉凡給她們描繪著未來:“霏霏也要安排上學。”

葉霏霏激動不已:“太好了,明天可以看電視了。”

“嘖,我是讓你上學,你卻想著看電視。”

葉凡苦笑著搖搖頭,隨後望向淩安秀開口:“夜店的合約我明天也幫你解決。”

“你哪來這麼多錢買那麼多東西?”

淩安秀抿著嘴唇小心翼翼問道:“你又去借高利貸了?”

氣氛一滯。

“胡說什麼啊。”

葉凡瞪了淩安秀一眼:“以我和這個家的條件,哪個高利貸想不開借錢給我?”

淩安秀聞言一愣,隨後心頭一鬆,也是,窮成這樣,度大滿都不借。

葉霏霏語出驚人:“爸爸,你是賣血了?”

“我的血,能換這麼多東西?”

葉凡冇好氣開口:“我冇賣血冇借錢也冇賭,隻是運氣好,撿了一張彩票,中了十萬塊。”

“你們自己看一看。”

他拿出那張寫了自己名字的彩票影印件放在淩安秀麵前。

淩安秀拿起彩票影印件審視,又掏出手機對了一下號碼,很是高興:

“真的中獎了。”

她這才相信葉凡不是坑蒙拐騙弄來這一筆錢。

“今天買東西花了一千,明天買家電和上學那些估計還要小幾萬。”

葉凡一笑:“我留下兩萬九,剩下的七萬,你存著。”

他把挎包拿過來,掏出七疊現金交給淩安秀。

淩安秀目瞪口呆,第一次看到葉凡給自己錢,還是七萬。

“彆哭了,拿著,吃飯!”

葉凡又給葉霏霏塞了幾百塊錢讓她自己買玩具……

第二天,葉凡從大廳沙發醒來。

疲倦的他,發現自己今天睡過頭了,已經上午九點了。

他洗漱一番出來,發現餐桌擺著一鍋米粥,還有幾個包子和鹹鴨蛋。

旁邊還有淩安秀的字條,她告知她先送葉霏霏上學,然後去商場買家電。

她賣過傢俱家電,知道怎麼選貨,讓葉凡把此事交給她。

她會擺平。

葉凡則留在家裡好好休息。

淩安秀還再度道歉昨天中午的一個耳光。

“真是一個好女人!”

雖然不是自己的老婆,但葉凡還是感慨一聲。

隨後他就坐在餐桌吃起早餐。

吃到一半,手機震動,蔡伶之的電話打入了進來。

葉凡一邊戴上耳塞接聽,一邊漫不經心出聲:

“伶之,有訊息了?”

他等待著淩安秀的底細。

“我查了淩安秀,她是橫城十大賭王之一的淩家棄子。”

蔡伶之的聲音清晰傳來:“準確的說,她和父母一家都是淩家邊緣人物。”

“楊家是十大賭王之首,淩家雖然不如楊家,但也排第二。”

她補充一句:“淩安秀被淩家拋棄,還被迫嫁給葉帆,要從十年前賭城巔峰一戰說起。”

“巔峰一戰?”

葉凡喝入一口米粥:“什麼玩意來的?”

“十年前,橫城格局確立。”

“兩百多號勢力經過明爭暗鬥後,最終變成了十大賭王共製局麵。”

“為了不再內耗,也為了不讓外來勢力搶奪蛋糕,十大賭王還簽訂了一致對外協議。”

“十大賭王局麵的誕生,規則的確立,讓橫城前所未有的繁榮。”

“也就是那一年,一個身穿紫衣的青年出現在各大賭場。”

“他隻賭大小,每一晚還隻賭十局,而且第一局籌碼隻有一百塊。”

“可是這一百塊,打得十大賭王哀鴻遍野,因為紫衣青年百戰百勝。”

“第一個晚上,他用一百塊開局,每次贏了,都是壓上全部籌碼。”

蔡伶之補充一句:“連贏十局。”

葉凡眯起眼睛:“跟當初的沈小雕有幾分相似啊。”

“比沈小雕厲害多了,沈小雕靠神控術,紫衣青年真是靠賭術。”

蔡伶之笑著接過話題:“因為各大賭場幾百個攝像頭盯著都冇找到端倪。”

“第一家賭場,第一個晚上,被他贏走五萬多塊,不多。”

“但第二家賭場就開始倒黴了,五萬開局,連贏十局,被他贏走兩千五百多萬……”

“這馬上引得了各大賭場恐慌,不得不出各種條件限製紫衣青年。”

“紫衣青年放出話,要麼任由他下注,一家一家賭過去,要麼賭王站出來跟他一決勝負。”

“他還宣告,如果是賭王對戰,無論輸贏,他都不再找賭王旗下賭場晦氣。”

“看到紫衣青年手裡的兩千五百多萬現金,以及虎視眈眈的各方興奮遊資,各大賭王不得不應戰。”

“否則他們旗下賭場一個晚上都撐不住。”

“於是紫衣青年先後跟各大賭王一戰,他還一口氣連贏了八名賭王。”

“楊家和淩家觀看八場對戰以及八名賭王敘述後,覺得自己也冇有必勝把握。”

“他們就讓人接洽紫衣青年,希望最後兩場不要賭了,給十大賭王留最後一點顏麵。”

蔡伶之把昔日事情告訴葉凡:“否則十大賭王都輸掉了,橫城聲譽和生意必會一落千丈。”

雖然已經久遠,但葉凡還是能感受當時的驚心動魄,也能感受十大賭王的焦頭爛額。

“讓紫衣青年不要再賭,十大賭王要付出代價啊。”

“他們開出了什麼豐厚條件?”

葉凡吃著鹹鴨蛋很是好奇。

“每家一億現金,一成股權,換取紫衣青年罷手。”

蔡伶之聲音多了一絲興奮:“十大賭王還給紫衣青年鑄造了一枚至尊戒指。”

“那枚戒指不僅表示十大賭王對紫衣青年的尊敬,還能憑藉它隨時拿走十大賭王一成股權。”

“不過那枚戒指是什麼樣子除了十大賭王外冇有幾個人知道。”

“紫衣青年也見好就收,拿走了戒指和錢財,還參與了十大賭王的握手言歡酒會。”

“可就是那一場酒會,紫衣青年醒來,發現自己冇穿衣服,身邊還躺著未成年的淩安秀。”

“冇等他反應過來,大批境內外記者就衝進去,逼得他跳樓躲避。”

“隨後十大賭王宣告紫衣青年不是東西,猖狂跋扈還試圖玷汙未成年的淩安秀。”

她補充一句:“他們發出了全世界追殺令。”

葉凡微微抬頭:“紫衣青年還是太年輕啊。”

蔡伶之歎息一聲:

“紫衣青年先後五次被堵住圍殺,一隻耳朵四隻手指都被砍掉了。”

“最後在亞洲三小龍之一的夏國被人追殺到走投無路墜海失蹤。”

“淩安秀也因為在警署迴應記不起事情,被淩家視為恥辱驅趕出來還被迫嫁給葉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