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七十七章 買張彩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七十七章 買張彩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楊家鼎力支援唐若雪,還悍不畏死直接介入廝殺,顯然背後有強大力量支援。

不然以楊家現在的體量,是不敢隨便招惹唐黃埔這個陣營的。

至少在唐門決出新主之前,各方勢力不會隨便站隊,免得輸掉一方紅了眼拖著他們一起死。

但講究和氣生財的楊家如今旗幟鮮明聯手唐若雪。

這就不得不讓蔡伶之思慮楊家有人撐腰。

而楊破局又是葉禁城的結拜兄弟。

這背後很大概率是葉禁城推波助瀾。

隻是事關葉堂,蔡伶之不會隨便惡意揣測,隻能讓葉凡領悟。

“還有一件事!”

看到葉凡準備下車,蔡伶之神情猶豫著開口:

“葉家老太君一個星期前還下了命令。”

“為了你的人身安全和葉家聲譽考慮,要全麵抹掉你在這世上的痕跡。”

“所以葉堂情報部門全麵消除你的資料。”

“你有過的戰績,露臉的視頻,還有重大場合出現過的畫麵,已經被抹的一乾二淨了。”

“你掌控和入股的公司物業那些,你的名字也都被隱去了一個字,隻剩下一個姓。”

“要想檢視全名必須具有神州一級權限。”

“也就是部級以上的人才能查出金芝林或者桃花一號背後的你。”

雖然宋紅顏讓她不要用這件事讓葉凡徒增煩惱,但蔡伶之思慮一番還是決定告訴葉凡。

葉凡停止了動作,扭頭望著女人:“全麵消除我的痕跡?”

“冇錯,現在網上和各種係統基本冇有你資料。”

蔡伶之冇有隱瞞:“你曾經的輝煌戰績,隻存留在知情人的口中。”

“時間一久,淡忘的人們,就會忘記你做過的事情,也會忘記赤子神醫。”

“最多三五年,人們隻會知道金芝林,不知道葉神醫。”

她很清楚時間對記憶的衝擊,天大的事情,歲月稍微沖刷,哪怕不忘記,也無法感同身受。

“老太君這是什麼意思?”

葉凡淡淡開口:“有點焚書坑儒的氣息啊。”

“老太君消除你資料的同時,還全力宣傳葉禁城戰績。”

蔡伶之冇有直接迴應葉凡,隻是又道出一件事:

“葉禁城乾過的大大小小事情,能夠擺在檯麵上的,都被拿出來大肆宣傳。”

“曾經黯淡下去的葉堂少主光芒,現在不僅回來了,還更加耀眼。”

她補充一句:“這不僅讓葉禁城士氣大振,也讓整個圈子東山再起。”

“消除我的痕跡,抬高葉禁城的行徑。”

葉凡微微坐直身子:“老太太這是擔心我的光芒太盛,擋住了葉禁城上位的路啊。”

三年之期,隻剩下兩年,老太君要未雨綢繆了。

蔡伶之苦笑一聲,冇有迴應,但看得出她也是這個意思。

葉凡又追問一聲:“我爹媽什麼態度?”

蔡伶之接過話題:“葉門主一向不理這種小事,他冇有什麼態度。”

“葉夫人對此也無所謂,甚至還有點高興,覺得這能讓你少受點注意。”

她調笑一聲:“畢竟人怕出名豬怕壯!”

“行,這事我知道了。”

葉凡淡淡一笑:“我爹媽不在意,我也懶得去折騰。”

“消除我痕跡就消除吧,反正我也不喜歡出風頭。”

葉凡雖然看出老太君要全麵扶持葉禁城,但父母坦然相對自己也冇什麼好糾結的。

畢竟他不入葉家門,也不會做葉堂少主,老太太愛折騰就讓她折騰吧。

想到這裡,葉凡拉開車門出去。

蔡伶之喊出一聲:“葉少,你去哪兒?”

“我暫時冒用葉帆身份,這樣方便我在橫城行事。”

葉凡頭也不回:“你讓沈東星跟我聯絡就行,你去忙自己的事情。”

“還有,替我查一查淩安秀底細,再看看她來自橫城哪個淩家。”

聽到唐若雪和楊家的聯手,以及葉禁城可能捲入,葉凡決定聽從宋紅顏的話做幾天葉帆。

而且他還要回去救治葉霏霏。

念頭轉動之間,葉凡先來到一間彩票店。

他掏出銀行卡對胖乎乎的老闆開口:“老闆,來一張十萬塊左右的中獎彩票。”

胖乎乎老闆眼睛一瞪:“小子,彆鬨事,能中十萬的彩票,我自己中了,還留給你?”

“彆廢話,我給你十二萬。”

葉凡很是直接:“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要感受一下中獎的快樂。”

胖乎乎老闆眼皮一跳:“我不明白你說什麼。”

“十五萬,再多,就黑心了。”

葉凡淡淡開口:“我也會換另外一家。”

“等一等!”

胖乎乎老闆呼吸急促,忙出聲喊住了葉凡。

隨後他拿出一個收款碼丟在桌上。

“錢不錢的無所謂,隻是被小兄弟喜歡中獎的執著感染了。”

“小兄弟這麼喜歡中獎,我就把我小舅子中獎的十萬零五千快的彩票給你。”

“我晚點跟你他說清楚就行。”

胖乎乎的老闆摸出幾張彩票捏出一張:“這是昨晚的彩票,你對一對號碼就知道真假。”

葉凡拿過來掃視了一眼,隨後在彩票寫了自己名字,還讓胖老闆影印一份儲存。

接著,葉凡就拿著彩票去彩票中心兌換。

很快,他手裡就多了十萬中彩票得來的現金。

拿到錢後,葉凡去附近超市逛了一圈。

他買了柴米油鹽,雞鴨魚肉,還有一個芭比娃娃和一團棉花糖。

半個小時後,葉凡重新敲開了七零一的鐵門。

屋裡原本有小聲說話的聲音,聽到葉凡敲門就馬上死寂。

毫無疑問,淩安秀和葉霏霏被嚇怕了,以為是債主又上門了。

“是我,葉凡,不是壞人。”

葉凡咳嗽一聲:“我買了點東西給你們。”

哢嚓,木門小心翼翼打開,接著生鏽的鐵門也被拉開。

淩安秀帶著殘留的淚痕出現。

“你——”

看到葉凡,她微微一怔,看到他大包小包,淩安秀更是目瞪口呆。

她第一次見到這麼多東西,第一次見到葉凡這麼燦爛的笑容。

“看什麼看,再看打你噢。”

葉凡故意板起臉對淩安秀喝斥一聲:“還不幫忙拿東西進去?”

他已經窺探到了相處方式,淩安秀被打怕了,凶厲一點就能掌控主動權。

“啊——”

淩安秀身軀顫抖了一下,想要抗拒卻又本能畏懼,幫忙把一堆東西搬入屋子。

中午情緒上來,加上尋死決心,淩安秀可以發泄反抗,還敢打葉凡一巴掌。

但時間一久,情緒平緩下來,昔日的恐懼和害怕又重新占據內心。

她擔心葉凡一怒又往死裡打她們母女。

“撲通——”

大包小包的東西搬入屋子,淩安秀就直挺挺跪了下來。

“中午我不該罵你,不該打你,不該讓你跳樓。”

“你要發火,就對我發火吧,你要打回來,就打回來吧。”

“隻是希望你打輕一點,不要讓睡著的霏霏聽到。”

淩安秀顫動著嘴唇艱難開口,準備承受暴風雨的洗禮。

“你也知道你該打啊?”

葉凡又哼出一聲,揚起了右手,然後輕輕落下,輕撫了淩安秀一下。

“你確實該打,但不是因為招惹了我,而是你缺乏了抗爭。”

“你的逆來順受,太讓人恨鐵不成鋼了。”

“起來吧,我不打你了,以後也不會打你。”

“你,霏霏,還有這個家,也該開始改變了。”

他目光很是憐惜看著這個女人,心情複雜還有些難受。

他剛纔出去這麼久,還有金大牙這個定時炸彈,但淩安秀和霏霏並冇有趁機逃竄。

兩人不是不想要換一個地方躲起來,而是她們這種小人物真的無處容身。

這個小屋是最後的庇護所了,哪怕再有凶險,她們也隻能呆在這裡。

“你——”

看到葉凡冇有動手,隻是輕撫自己臉頰一下,淩安秀有些精神恍惚。

她再度感覺這男人好像改變了。

“彆你啊你,快把東西放入冰箱。”

葉凡手指點著桌上食物,提醒著發呆的淩安秀:

“我買了十斤肉,霏霏喜歡吃,就多給她做點紅燒肉。”

“還有,我給你買了幾瓶紅顏白藥和青衣無暇,自己擦一擦傷勢快一點好。”

“霏霏,你給我過來。”

葉凡還手指一點虛掩房門背後的一個小人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