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五十三章 保命的玩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五十三章 保命的玩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紅顏帶著人離開後,唐若雪在門口站了足足半個小時。

她把葉凡所為和宋紅顏的話全部回想了一遍。

心裡的不甘,漸漸被冷靜壓製,她知道自己要理智起來。

清姨握著電話神情猶豫走了上來:“唐小姐,他們全部撤走了。”

唐若雪冇有迴應,俏臉複雜,好像在想著什麼。

過了一會,清姨手機震動了起來,她接聽片刻後彙報:

“唐小姐,臥龍按照你的指示,在海麵兜了幾個圈子停了下來。”

“他現在已經被請入警署了。”

“不過臥龍清清白白,還冇有任何前科,警方奈何不了他。”

清姨補充一句:“我們的律師也過去保釋他了。”

“知道了!”

唐若雪回過神來:“讓他按照我們約定的給供詞就行。”

她相信臥龍不會有事,除了他足夠清白之外,還有就是強橫身手足夠自保。

現在的她更多是思慮未來:“清姨,你安排一下,跟我去一趟四季花園。”

清姨下意識壓低聲音:“唐小姐要賺那‘兩個億’?”

她顯然也聽到了唐若雪跟宋紅顏的對話。

唐若雪冇有直接迴應:“我想要看看他手裡究竟有冇有證據。”

她的內心是不想賺這兩個億,更不想把這兩個億給宋紅顏,可形勢嚴峻,她不得不改變計劃。

“明白!”

清姨輕輕點頭,正要再說什麼,卻聽到手機震動。

她拿起來接聽片刻,隨後神情凝重望向唐若雪:

“新國帝豪銀行總部傳來了訊息,有八個大客戶向帝豪銀行遞交了大額取現的要求。”

“八個人都要求二十四小時取現一個億。”

“他們不要轉賬,也不要彙票,隻要鈔票。”

“八個億,金額不多,但全要鈔票,真冇有。”

“而且就算金庫有這麼多現金,八個億取起來也會堵銀行大門。”

“如果被散戶看到這麼多現金被取走,再加上閒言碎語,他們很可能也會跟風過去取錢。”

“錢一旦拿不出或無法滿足,隻怕帝豪銀行會遭受巨大的擠兌危機。”

清姨把收到的訊息一五一十告訴了唐若雪。

“這女人,還真是心狠手辣。”

唐若雪怒笑一聲:“不愧是中海黑寡婦。”

她知道,這是宋紅顏給自己施壓。

半個小時後,唐若雪帶著清姨離開了黃埔雅苑。

她們開著車子向幾公裡外一個老社區駛去。

車子很慢,清姨一邊注意著濕滑道路,一邊警惕有冇有跟蹤。

再後麵,還有幾名唐氏保鏢暗中跟隨。

唐若雪冇有在意這些,隻是撐著腦袋沉思。

昨天窮途末路的陶嘯天聯絡上了唐若雪。

他告知手裡不僅有大批官方人員參與走私的證據,還有宋萬三在境外操縱股市等金融的罪證。

他不希望唐若雪庇護,隻希望唐若雪能護送他去龍都,把證據交給九門提督楊紅星。

這樣他就可以憑藉將功贖罪保住一命,也能讓唐若雪出一口宋萬三的惡氣。

陶嘯天之所以不選擇把證據交給朱市首他們,是認定海島官方跟宋萬三勾結在一起。

陶嘯天還承諾,如果他憑藉證據保住性命,他願意把黃金島另一半也送給唐若雪。

對於唐若雪來說,黃金島的利益無所謂,重要的是能把宋萬三一夥繩之於法。

她要報殺母之仇,也要還海島一個朗朗乾坤。

所以她就暫時讓陶嘯天躲起來。

同時,唐若雪讓江燕子派出足夠探子盯著海島官方和宋紅顏他們。

今天早上,她得知葉凡取得官方身份,還聚集大批探員,她就推敲葉凡怕是知道什麼。

於是唐若雪就趕緊讓陶嘯天帶著食物躲去三公裡外的四季花園。

轉移完陶嘯天後,唐若雪就等著葉凡過來,想要狠狠打葉凡的臉。

誰知,結果卻是她被葉凡打了一巴掌。

唐若雪不願意承認葉凡是為了自己好,但宋紅顏的解釋卻血淋淋佐證一切。

她還被宋紅顏連消帶打擊潰了自傲。

特彆是宋紅顏最後那幾句話,讓唐若雪知道自己必須儘快作出抉擇。

不然帝豪銀行下午就要出大事了。

她相信宋紅顏做得出重創帝豪銀行的事情。

“嗚——”

念頭轉動中,唐若雪她們的車子駛入了一個九十年代彆墅區。

車子碾過雨水和落葉後,停在一棟紅色彆墅麵前。

彆墅方方正正,但草木橫生,牆壁破舊,鐵門生鏽,給人無儘的陰森之感。

門口血紅的‘四季花園’四個字,更是給人一種視覺衝擊。

這是唐若雪在第一次拍賣會上砸了一千萬拿下的老式彆墅。

這個區域是老社區,四季花園更是凶名幾十年,所以平時冇什麼人影。

今天大雨,方圓幾百米更是連一條狗都看不到。

唐若雪打開車門,站在清姨雨傘下麵,看了看彆墅,眉頭止不住一粥。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這彆墅像是一個怪獸,張著血盆大口要吞噬人。

而且彆墅不僅傳出濃鬱的酒精氣息,還隱隱傳來唱京劇的動靜。

唐若雪臉色很是難看,拿出一個保溫瓶,打開,喝了一口熱水壓壓情緒。

隨後,她就帶著清姨緩步走了進去。

推開鐵門的刹那,一股寒意襲來,讓她打了一個冷顫。

“哢——”

雖然現在還是白天,但整棟彆墅格外陰沉。

唐若雪伸手想要把大廳的燈光打開,卻發現開關早已經毀損開不了燈。

正當她要去觸碰其它燈光開關時,隻見二樓突然閃出一個龐大身影。

他左手拿著炸雷,右手提著一槍,嘴裡還啃著雞爪,很是突兀。

正是陶嘯天。

“唐總,你來了?”

“情況怎麼樣?”

“探員他們被引走了嗎?”

“你們後麵有冇有發現尾巴啊?”

陶嘯天看到唐若雪和清姨,笑著低垂了槍口,居高臨下問出一句。

唐若雪抬頭望著酒氣襲人的陶嘯天,聲音不輕不重迴應:

“探員他們都被我打發走了,我身後也冇有人盯著。”

“這個鬼地方更是連狗都不願意靠近。”

“你很安全。”

“隻是你這個避難的人做事有點張揚了。”

“你被我趕來這裡才幾個小時,又吃又喝還唱京劇,當自己過來這裡度假啊?”

唐若雪一臉鄙夷看著昔日的盟友,還提醒陶嘯天現在的危險處境。

她怎麼都想不到,家破人亡的陶嘯天還有心情快活。

“哈哈哈,謝謝唐總關心,但不用擔心。”

聽到唐若雪的責怪,陶嘯天發出一陣大笑:

“就如你說的,風大雨大,還位置這麼偏僻,叫破喉嚨都冇人聽到。”

“而且這裡是凶宅,連狗都不會靠近,不會有人發現端倪。”

“我吃點喝點唱一首,不是我張揚,我是他媽的孤獨和害怕。”

“這屋子陰森森的,不喝點酒不鬨出點動靜,我怕自己嚇死自己。”

說話之間,他又拿起酒瓶灌了自己一大口。

唐若雪冷冽的臉緩和了一些。

剛剛跑來四季花園的時候,隻想著活命的陶嘯天不會覺得害怕,但冷靜下來後肯定忌憚。

因此他喝酒壯膽唱唱歌也就容易理解。

想到這裡,唐若雪冇有再揪扯此事,而是上前一步望著陶嘯天:

“陶會長,出於公義和報仇,我願意庇護你去龍都。”

“但我這樣頂著窩藏的風險,你怎麼也該給我看看宋萬三的罪證。”

“不然我很難判斷,你是真想告禦狀,還是拿我當槍使?”

唐若雪眸子多了一抹光芒:“希望陶會長能夠理解。”

宋紅顏的話,讓唐若雪庇護陶嘯天的決心動搖起來。

她必須拿到足夠的理由作出最後的選擇。

陶嘯天微微眯眼:“唐總,你這是不相信我啊。”

“我庇護了你一個晚上,早上還把你轉移過來。”

唐若雪淡淡出聲:“你也該讓我看到你的誠意……”

“哈哈哈,唐總果然是聰明人。”

陶嘯天嘴角勾起一抹玩味,隨後收起武器大手一揮:

“那就請唐總上來看一看我的誠意吧。”

他一笑:“但隻能唐總一個人看,畢竟這是我的保命玩意。”

“好!”

唐若雪拿來保溫瓶喝了一口:“清姨,你在大廳等我。”

她讓清姨留在大廳等待指令。

她還向清姨打出摔杯為號的暗號。

陶嘯天給不出保命的籌碼,她就要拿他去領取‘兩個億’。

“明白!”

清姨下意識點點頭,隨後目光望向前方。

她的視野,是一扇牆壁,牆壁上,有很多斑駁的裂痕。隻是這些細小纖長的裂痕,看起來像是披落下來的女人頭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