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四十二章 火柴擦拭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四十二章 火柴擦拭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是我們綁的肉票,他跟我們不是一夥的!”

“他的嗤笑,是他對你們的蔑視,跟我們冇半點關係。”

看到葉無九這樣刺鐳射頭男子一夥,陶金鉤馬上喊叫一聲撇清關係。

肉票?

光頭男子他們殺氣騰騰看著葉無九,恨不得衝過去一拳打爆那混蛋。

這麼嚴肅的場合,這麼悲憤的氣氛,他卻笑了出來,實在是欺人太甚。

而且還是一個任人宰割的肉票所為。

他們發誓,待會要一拳一拳打碎葉無九骨頭。

特彆是葉無九的嘴巴,他們要一點點捏碎,看看葉無九還能不能笑。

陶氏家眷也都看傻子一樣看著葉無九。

不知道葉無九是腦子進水,還是無知無畏。

這個時候挑釁光頭男子,隻怕會落個生不如死下場。

“各位,對不起,我想到一些事情,一時冇控製住。”

葉無九咬著華子很是歉意:“我保證不會再笑了。”

說完之後,他還低著頭挪了挪身子,躲入角落一個櫃子後麵。

接著,他目光掃視著四周,尋找著打火機點火。

打打殺殺,遠不如一根菸來的痛快。

“各位,血祖的事情,很是抱歉,但這隻是一個誤會。”

在葉無九夾起尾巴躲起來後,陶金鉤忍著疼痛望向光頭男子:

“這個血祖,是我們兄弟陶銅刀從彆人手裡無意得來的。”

“它真不是陶氏從你們墓地挖出來的。”

“我們雖然走私偷渡,製假販假,算得上無惡不作,但也還是殘留一絲底線的。”

“盜墓,偷屍,這些事情,我們是打死都不會乾的。”

“除了我們對這些極其忌諱以外,還有就是盜墓偷屍的性價比太低了。”

“這個乾屍,啊,不,血祖,怎麼改頭換麵,也就賣個十億八億。”

“這還要建在有大佬感興趣的份上,不然隻能兩三萬轉手給人配陰婚。”

“這簡直就是虧本大買賣。”

陶金鉤掏心掏肺的態勢:“偷一個血祖,還不如多運一船原油賺錢……”

“給我閉嘴!”

“砰!”

冇等陶金鉤把話說完,光頭男子就怒吼一聲:

“盜竊血祖,還敢侮辱血祖?”

“我要殺死你,我要殺光你們!”

他這一怒,身上衣服刺啦碎裂,隱隱露出漆黑護甲。

金髮女郎他們也都上前一步,眸子閃爍著陰冷紅光。

隻要光頭男子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大開殺戒。

“不是,不是,我是說,我們也是受害者。”

看到光頭男子他們發怒,陶金鉤連忙開口解釋:

“我們也不是有意冒犯你們的。”

“我們確實對不起血祖對不起你們,但罪該萬死的不是我們陶氏啊。”

“而是那個把血祖從墓地裡盜竊出來的人。”

“是他害慘了我們雙方。”

“我覺得,你們應該把他也揪出來,唯有這樣,纔是真正給血祖報仇啊。”

“不然就算我們全死了,盜賣血祖的人冇受懲罰,血祖也不開心啊。”

陶金鉤努力緩解著這些人的怒意:“盜竊者纔是真正的罪魁禍首!”

光頭男子感覺陶金鉤言之有理,殺意無形中消減了一分。

金髮女郎喝出一聲:“是誰把血祖賣給你們的?”

“是我們兄弟陶銅刀運回來的,究竟是誰賣給他,我不知道啊。”

陶金鉤咳嗽一聲迴應:“不過陶銅刀應該有販賣者的情況。”

“你們可以把陶銅刀叫來,問一問誰是販賣者。”

雖然這有點出賣陶銅刀的嫌疑,但陶金鉤這時管不了那麼多了。

他要竭儘全力拖延時間,他要全力以赴等到支援。

唯有這樣,他和在場幾十名陶氏成員才能活下來。

“打電話給陶銅刀問清盜賣者!”

光頭男子一聲令下:“還有,血祖在哪裡?”

陶金鉤嘴角牽動了一下,手指一點那一副高仿石棺。

光頭男子他們見狀忙神情一震,火急火燎衝到了防彈罩麵前。

陶金鉤撥出一口長氣:“我讓人給你們打開……”

“砰——”

冇等陶金鉤話音落下,金髮女郎就一拳轟出。

隻聽砰的一聲,防彈罩裂開。

她冇有停歇,又是一拳轟出。

砰!

這一次,防彈罩哢嚓一聲碎裂,露出一個砂鍋大的洞。

這一破,防彈罩就失去了防護。

接著砰砰砰幾拳下去,徹底分崩離析。

那份蠻力,再度讓陶金鉤他們生出了震撼。

這女人力量太恐怖了。

“轟!”

隨著金髮女郎一把掀開防彈罩,很有滄桑感的高仿石棺露了出來。

一股威壓氣息瀰漫。

石棺裡麵也隱隱爆發著怨氣,好像被人這樣作踐很生氣。

“血祖!”

心有感應的光頭男子撲通一聲跪地:“我們無能,來遲了!”

金髮女郎他們全都跟著跪下,神情說不出的惶恐和恭敬。

“血祖,我們來接你回去了,對不起,讓你受罪了。”

“回去以後,我讓那一隊玩忽職守的守衛給你陪葬!”

光頭男子單手放在胸口宣告:“我也會接受長老會任何懲罰。”

說完之後,他就起身打開石棺,想要檢驗是不是血祖。

隻是不開還好,一開,他的眼睛瞬間血紅,殺意瀰漫全身。

“死,死,你們全要死!”

光頭男子仰天咆哮,說不出的癲狂憤怒。

好好高貴血統的英倫血祖,被加工成了金埃國人,還裹成了木乃伊。

簡直是奇恥大辱,簡直是大逆不道。

“我要你們全都死!”

吼叫聲中,光頭男子身子一縱,向陶金鉤爆射過去。

陶金鉤臉色钜變後退:“不是我乾的,是陶銅刀……”

光頭男子不管不顧像旋風一樣靠近。

陶金鉤忍痛後撤。

三名陶氏精銳下意識擋擊護住。

三把匕首刺向了光頭男子。

“啊——”

光頭男子暴喝一聲,不退反進,雙手一錯。

哢嚓聲中,三把匕首斷裂紛飛。

接著三名陶氏精銳被他撞中,像是火車撞擊一樣跌飛出去。

全身骨折,生機熄滅。

“陶銅刀,我們會找,盜墓者,我們也會殺!”

“而你,現在也要死!”

光頭男子冇有停滯,又是一拳轟出,直取後退的陶金鉤。

陶金鉤眼皮直跳,來不及躲避的他,隻能踹出一腳。

砰!

一聲巨響,拳腳猛地碰撞。

陶金鉤鞋底啪一聲碎裂,腳掌跟著哢嚓一聲折斷。

他慘叫一聲向牆壁跌出。

砰,他撞在牆壁噴出一口鮮血,全身散架一樣掉落。

金鉤還冇落地,一手抓來,捏住了他的咽喉。

光頭男子目光死死盯著他:“你該死!你該死!”

“兄弟們,跟他們拚了!”

看到光頭男子失心瘋要大開殺戒,幾個陶氏死忠吼叫著衝殺出去。

剩餘的幾十名陶氏精銳被感染,也都紛紛拔出武器全力衝鋒。

跪下認慫不能活命,那隻能死磕倒地了。

“殺光他們,殺光他們!”

光頭男子狂笑一聲:“殺光他們給血祖出氣。”

金髮女郎他們身子爆射出去,撞入了陶氏精銳的人群中。

“把這裡變成地獄,讓這些冒犯血祖的罪人,接受最殘酷的懲罰。”

光頭男子一把折斷陶金鉤另一隻手,斷絕他去摸出腰部後麵的炸雷。

陶金鉤慘叫一聲,額頭汗如雨下,臉上無儘絕望。

雙方短兵相接,慘叫此起彼伏。

雖然陶氏精銳全力一戰,但質素卻無法跟金髮女郎相比。

無論是鬥誌、速度和力量,陶氏都相差對方幾個等級。

哪怕拿著刀槍也無法傷害到對方。

一刀捅出,不見人影,再警覺,脖子已經濺血。

一槍轟出,對方不躲不避,手臂一橫,就把彈頭擊飛。

不斷有人倒下,不斷有喪命,幾乎都是陶氏精銳橫死。

金髮女郎更是凶橫,如虎如羊群。

一拳一個,一拳一個,把十幾名陶氏精銳全部打爆。

很快,幾十名陶氏精銳就一命嗚呼,直挺挺倒在血泊中微微抽動。

“啊——”

十幾名陶氏家眷見狀連跑路念頭都冇有,隻是蜷縮在角落不斷髮抖不斷尖叫。

“殺光他們,統統殺光!”

光頭男子血紅著眼,一聲令下。

陶金鉤吼出一聲:“你們不能這樣做,他們是無辜的。”

“哢嚓——”

光頭男子冇有廢話,一把捏斷陶金鉤脖子。

陶金鉤悶哼一聲,連慘叫都冇發出,他就失去生息。

瞪大的眼睛中,他殘留著憤怒、不甘,但更多是無奈。

光頭男子毫不在意陶金鉤的生死。

他手指一揮:“殺!”

金髮女郎他們圍向了十幾名陶氏家眷。

陶氏家眷見到金髮女郎他們血淋淋靠過來,尖叫一聲就嚇得全暈過去。

金髮女郎等人卻冇有半點波瀾,緩緩上前準備大開殺戒。

“嗤——”

就在這時,一根火柴擦拭的聲音,不輕不淡的響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