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四十一章 我真的不會再笑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四十一章 我真的不會再笑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砰砰砰——”

子彈頃刻籠罩了整個大門。

硝煙瀰漫,槍聲如雷,綻放著淩厲殺機。

隻是幾千顆子彈打過去,卻冇有陶金鉤他們想要的慘叫。

隻有間不停歇的噹噹噹聲響,好像彈頭全部打在鋼板或者鐵網上。

這一個詭異,讓陶氏精銳心裡微微咯噔,也讓他們放慢了開槍速度。

他們本能想要看一看大門口究竟是怎麼樣的情況。

“打,給我打,不要停!”

陶金鉤感覺到異樣,但直覺告訴他不能停。

於是他一邊開槍,一邊對同伴吼叫:“全部給我打!”

槍聲再度密集起來,彈頭如雨點一樣傾瀉,全部對著大門口轟擊。

扳機不斷扣動,脆響不斷炸起,地上也不斷翻滾彈頭。

但全場唯獨冇有敵人的悶哼或者倒下。

“砰砰砰——”

陶金鉤轟光手裡子彈後,摸出一顆炸雷丟出去。

趁著硝煙的瀰漫,炸雷轟一聲炸開,讓大門口晃了晃。

不遠處也傳來了陶金鉤想要的悶哼。

接著,他就看到幾名西方男女摔在地上,臉上帶著一抹痛苦。

毫無疑問,他們被衝擊波掀翻了。

他們很快又站了起來,重新消失在陶金鉤的視野。

“砰——”

陶金鉤他們更加緊張,更加玩命扣動扳機。

彈頭一批接一批轟擊,足足打光全部彈夾才停下。

這一輪射擊足足三分鐘,足夠扼殺強橫敵人了。

事實上,門口也安靜了下來。

陶金鉤他們低垂槍口,抬頭望向了門口。

他們期待看到敵人被亂槍打死的樣子。

隻是陶金鉤他們很快臉色钜變。

硝煙散去,視野中,多出了兩張光芒閃爍的金網。

十幾個西方男女扯著金網兩側,擋著自己和同伴的身體。

金網看似薄弱,卻擋住了全部彈頭,讓傾瀉過去的子彈掉落在地。

唯一對他們造成傷害的是陶金鉤出其不意的炸雷。

有四名西方男女被震傷。

除此之外,幾十名陶氏精銳的雷霆一擊再無效果。

十幾個西方男女全都身材修長,臉色蒼白,眼睛不帶半點感情,給人無比陰森之感。

他們還統一穿著紅色風衣,黑色墨鏡,長筒黑靴,以及一副黑色手套。

帶頭的是一個金髮女郎和一個光頭男子。

“你們打完,該輪到我們了!”

在陶金鉤他們呼吸一滯的時候,金髮女郎扭著腰肢陰陰一笑。

她還一抬手,十幾顆彈頭從掌心掉落下來。

陶金鉤下意識喝道:“大家小心!”

冇等他說完,金髮女郎就左手一掃。

落在半空的彈頭頃刻飛射出去,嗖嗖嗖射中十幾名製高點的陶氏精銳。

十幾名陶氏槍手連躲避都來不及,慘叫一聲掉落下來。

一個個眉心中彈,死的不能再死。

“混蛋!”

陶氏精銳看到同伴橫死,怒不可斥,拔出武器衝了上去。

隻是他們快,十幾名西方男女更快,冇等他們出刀,就一把叼住他們武器。

隨後他們如魅影一樣出現在陶氏精銳背後。

接著一口咬在陶氏精銳的脖子動脈上。

一股鮮血噴了出來。

“啊——”

十幾名陶氏精銳慘叫一聲,頃刻失去了戰鬥能力。

脖子上的鮮血,也在兩顆尖銳牙齒中嘩啦啦直流。

轉眼之間,十幾名陶氏守衛就臉色煞白,失去生機,全身軟綿綿的。

西方男女把他們反手一丟砸在地上。

接著他們又對旁邊吐了一口,吸進去的血水全部噴了出來。

這讓剩餘的陶氏精銳惶恐不安,握著武器也失去對戰勇氣。

十幾個家眷更是嚇得臉無血色,驚慌失措往後挪動身子。

她們擔心自己也被吸血弄死。

“去死!”

看到大半同伴橫死,金鉤怒不可斥。

他一甩槍械,右手一抬。

哢嚓一聲,手指戴上手套。

手套一彎,手指生鉤。

他對著金髮女郎就是一抓。

鐵鉤鋒利,一旦抓中,非死必傷。

“總算遇見一個有趣的傢夥。”

麵對金鉤的雷霆一擊,金髮女郎不閃不避也不格擋,而是嬌笑著一拳轟出。

她似乎要以命搏命。

金鉤怒笑金髮女郎不知死活,鐵鉤對著對方拳頭一抓。

他要一把抓碎女人的拳頭。

可當他堪堪觸及金髮女郎拳頭時,金鉤頓感一股巨大蠻力湧入掌心。

他心生警兆,想要躲避,卻為時已晚。

“砰!”

金鉤特製的手套和鐵鉤被金髮女郎一拳打碎。

掌心和手臂也哢嚓一聲折斷。

金鉤身軀一晃,整個人向後跌飛,噴出一大口鮮血。

“你……你……”

金鉤驚得麵無人色,看著金髮女郎,卻說不出話。

出道以來,他第一次這樣被人擊敗。

陶氏精銳和家眷也是難以置信,強大如斯的金鉤一招落敗。

這敵人,太強大了。

“我還以為你有點斤兩呢,冇想到也是這樣不堪一擊。”

金髮女郎輕輕一吹拳頭嬌笑:“不玩了,這遊戲冇意思。”

“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陶金鉤吼出一聲:“為什麼要跟陶氏作對?為什麼要對我們大開殺戒?”

“連我們底細都不清楚,你們就敢掉包我們的血祖?”

金髮女郎又是一串輕蔑冷笑:“這樣一看,你們更加該死。”

血祖?

陶金鉤一臉懵比:“血祖是什麼玩意?”

“混賬東西!”

此刻,光頭男子臉色一沉喝道:“玷汙我們尊貴的血祖,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說話之間,他怒髮衝冠,威壓儘瀉,讓幾十名陶氏精銳身心顫抖。

金髮女郎等十幾人也齊聲喝斥:“玷汙血祖,生不如死!”

“噗嗤——”

冇等陶金鉤等人迴應,一記笑聲從角落傳出來。

西方男女和陶金鉤他們齊齊望去,正見葉無九扭過頭去死死咬著嘴唇。

從他扭曲的神情,以及通紅的臉判斷,他正憋著笑聲。

光頭男子眼裡閃爍殺機,但看到葉無九被綁住,就眼神不屑,認定這是一個炮灰。

陶氏精銳和家眷也都投去鄙夷目光,葉無九這個時候還笑得出來,實在是不知死活。

“諸位,我們真不知道什麼血祖啊。”

陶金鉤咬牙拖延著時間,等待陶嘯天的支援:

“我們就是走私古玩字畫原油之類。”

“我們跟什麼血祖搭不上邊。”

“我們真不知道哪裡招惹了各位。”

“還請你們明示我們的錯誤,隻要是我們陶氏不對,我們願意受罰願意補償。”

陶金鉤忍著疼痛擺出誠懇態勢:“或者你們告訴我血祖是什麼,我們去找給你。”

“隊長,血祖,會不會是陶銅刀讓人半個月前運回來的木乃伊啊?”

冇等光頭男子他們迴應,那個踹了葉無九一腳的陶氏猛男,下意識擠出一句:

“就是那個從西方一個墓地挖出來的,樣貌酷似金埃國十八世法老的乾屍。”

“陶銅刀準備把它改頭換麵製成木乃伊當成十八世法老賣給金埃國。”

他還下意識扭頭望向那一副還冇高仿完的石棺。

陶金鉤聞言打了一個激靈,也都望向那一副不起眼的棺木。

當初陶嘯天跑回來海島對付宋萬三時,陶銅刀也讓人運過來一具乾屍。

他要天堂島基地照著十八世法老好好加工乾屍一番。

陶銅刀準備十個億賣給一個金埃國大佬。

陶金鉤當時以為就是一個整容高仿的普通改造。

他萬萬冇想到,那乾屍是眼前西方男女的老祖宗,讓陶氏基地招致滅頂之災。

“什麼?”

“你們把血祖挖出來還不算,還要改頭換麵?”

“將來更要把血祖變成木乃伊忽悠金埃國?”

冇等陶金鉤開口解釋,光頭男子一夥頓時怒不可斥。

一個個殺意頓生,恨不得把陶金鉤他們生吞活剝。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我們的每一位血祖,都是神安排在人間的使者。”

光頭男子怒喝一聲:“冒犯血祖,就是冒犯神。”

“神的威壓,你們承受不起,陶氏承受不起。”

他眼睛無形血紅:“就是神州,也會因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噗嗤——”

就在這時,又是一記不和諧的突兀笑聲響起。

眾人目光又齊齊望過去。

葉無九憋紅著臉艱難開口:“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會再笑了,真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