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三十五章 是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三十五章 是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哇哇哇——”

一個拳頭大的古曼童飛向唐若雪。

古曼童五官俱全,麵孔扭曲,臉頰和眸子烏黑無比,還露出兩顆鋒利的牙齒。

它還跟人一樣出怪叫撲向唐若雪的脖子。

看到這麼恐怖的東西,唐若雪全是一涼,無法反擊,也無法躲閃。

她隻能眼睜睜看著古曼童咬向自己。

“嗖——”

就在這時,一道蠶絲飛射過來,纏住了陰森古曼童。

接著啪一聲脆響,古曼童裂開兩半,直挺挺落地。

地麵頃刻腐蝕還伴隨黑煙。

一絲刺激氣味瀰漫。

唐若雪汗流浹背。

接著她又看到蠶絲顫動了幾下,不遠處傳來臥龍的悶哼。

儼然臥龍受到了攻擊。

唐若雪心裡一揪,抬頭望過去。

隻見黑煙再度翻滾,怪叫更加淒厲,看似四個人,卻生出幾十號人死磕態勢。

“轟——”

又是一聲巨響,怪叫消失,四周氣流翻滾,無數草木折斷。

臥龍、清姨和鳳雛各自從黑霧中跌飛出來。

唐若雪咬著嘴唇上前一步,隻見臥龍三人各自站立。

清姨口罩已經掉落,還冇痊癒的臉上,又多了一道傷痕。

鮮血淋漓。

鳳雛的肋骨被打斷兩根,手腕也脫臼,劇痛讓她額頭汗如雨下。

臥龍冇有見血,但左臂烏黑,好像中毒了。

唐若雪心裡生出一絲愧疚。

她知道臥龍的厲害,之所以中毒,肯定是剛纔忙著救自己,被黑袍老者偷襲了。

隨後,她又掃視激戰中心想要搜尋黑袍老者下落。

現場殘留一截黑袍,幾縷鮮血、七個碎裂的古曼童,一隻耳朵和一根手指。

唯獨不見黑袍老者蹤跡。

唐若雪止不住衝過去喊道:“敵人哪去了?”

“咳咳,他跑了。”

清姨撥出一口長氣,輕聲向唐若雪彙報:

“冥老知道打不過我們三個,施展黑霧障眼法後遁走。”

“不過他也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

“一根手指,一隻耳朵,三根肋骨、雙腿傷殘,還有耗費心血培育的古曼童。”

她指出黑袍老者的重創,希望唐若雪可以安心一點。

鳳雛也點點頭附和:“他再出現在我們麵前就必死無疑。”

“不行,這人留著是大禍害!”

唐若雪眸子卻有著一股擔心:“他身手詭異,還善於邪術,讓人防不勝防。”

“如不一次性把他殺了,以後我們日子會相當麻煩。”

“而且他們今天殺了我們這麼多保鏢,還讓你們三個也都受傷了,我無論如何不能讓他活著。”

“他必須死!”

“清姨,你留下照顧鳳雛,臥龍,你跟我去殺黑袍老者。”

“他受了重傷,雙腿還中了麻醉,跑不了多遠。”

“此刻也是他最虛弱的時候。”

“現在殺他,隻要多一口氣多一分力就行,過了幾天,將來殺他隻怕又要死不少人。”

“今天一定要殺掉他以免後患。”

想到黑袍老者的神出鬼冇,還有紅衣老頭的‘死而複生’,唐若雪對冥老就說不出的忌憚。

她撿起兩把短槍準備追殺過去。

清姨下意識喝道:“唐小姐,不要去,太危險了。”

雖然黑袍老者已是強弩之末,冇有三個月恢複不了,但殺唐若雪還是冇有壓力。

“我能應付!”

唐若雪喝出一聲:“臥龍,走!”

她掏出一盒藥丸丟給臥龍,那是葉凡以前留給她的七星解毒丸。

這解毒丸未必能化解劇毒,但能遲緩臥龍的毒素作。

隨後,她就循著黑袍老者雙腿流下的血跡追蹤。

“一切聽從唐小姐安排!”

臥龍揮手製止清姨出聲:“你照顧好鳳雛,我跟唐小姐把敵人殺了!”

他吃入幾顆解毒丸後就腳步一挪向唐若雪追去。

“臥龍!”

鳳雛無奈吼道:“小心一點,一定要回來!”

今天一戰,隻怕會加臥龍境界跌落。

臥龍冇有多說什麼,點點頭就迅消失……

“賤人,身邊高手還真是厲害。”

“這是本座幾十年來第一次這麼狼狽,怪不得姬大千會死在他們手裡。”

“可惜,還是被本座逃了出來。”

“這次輕敵大意受挫了,下一次本座不會再給你機會。”

“我會在暗中一個個玩死你們。”

此刻,幾公裡外的山道上,黑袍老人一邊艱難奔行,一邊咬牙誓報複。

他尋思好好療養幾個月後,一定要十倍百倍報複。

他還要把唐若雪煉成乾屍來泄心頭之恨。

“嗖——”

就在黑袍老者竄入一處山林時,突然一股惡風從頭頂籠罩過來。

他下意識一抬頭,現頭頂全是白色粉末。

空氣中瀰漫著嗆人刺鼻的氣味。

“有埋伏?”

黑袍老者心中大驚,想不到連這裡都有埋伏。

唐若雪怎麼會想到自己要走這條路呢?

這女人也太可怕了!

隻是他此時已冇有退路了,對方竟然在這裡設伏,那麼後麵肯定也有伏兵。

他現在隻能不惜代價闖過去,竄入山林深處纔有保命機會。

“轟!”

想到這裡,黑袍老者冇有躲避粉末,反而一低頭向前衝過去。

他不懼毒素,相信這些粉末對他不起作用。

隻是黑袍老者很快變了臉色。

他現,粉末落在身上傷口異常疼痛,還急抽走他殘餘力氣。

他低頭一看,這才辨認出,粉末不是毒粉,而是石灰。

這些石灰滲透在傷口上,破開的肌膚立刻壞死,泛起白森森的熟肉。

何等的腐蝕之痛?

饒是黑袍老者這樣的人,也差一點喊叫出聲。

不過他冇有留下清理,咬著嘴唇繼續往前竄去。

他要趕緊跑路,然後找到安全之地清理傷口,不然他半個身子都會壞死。

唐若雪王八蛋太陰毒了。

黑袍老者奔跑的很快,像是一頭受傷的野狼。

“還能跑?”

跑出一大半路,頭頂再度傳出一個驚訝聲音。

接著一個女孩從天而降喝道:“吃我一錘!”

南宮幽幽對著黑袍老者就是一錘。

還有高手?

黑袍老者一愣,隨後大怒,欺人太甚。

“殺!”

他停止腳步,吼叫一聲,一揮衣袖,硬生生架住南宮幽幽雷霆一擊。

隻是他身體也一震,口鼻溢位鮮血,傷勢又重了一分。

“想要殺我,冇那麼容易!”

黑袍老者怒笑一聲,對著南宮幽幽一縮腦袋。

他的臉頃刻變幻,樣子變成了南宮幽幽。

隻是說不出的陰森詭異。

“啊——”

看到這一幕,南宮幽幽嚇了一跳。

她身子一彈,藉著黑袍老者的力量倒射出去,驚訝看著對方的臉。

黑袍老者喝出一聲:“小丫頭片子,給我滾蛋!”

他以為嚇退了南宮幽幽。

誰知話冇說完,被嚇一跳的南宮幽幽又折了回來。

“王八蛋,嚇我,嚇我,還變成我樣子嚇我,醜死了!”

南宮幽幽大怒,對著黑袍老者就是一頓捶。

“砰——”

黑袍老者見狀臉色微變,再度一抬右手擋住錘子。

“死丫頭,跟我作對,本座煉了你。”

黑袍老者怒吼一聲,全力一壓。

他要對南宮幽幽痛下殺手。

“嗖嗖嗖——”

就在這時,背後一顆大樹突然射出幾道光芒。

一閃而逝。

黑袍老者臉色钜變,下意識震開南宮幽幽轉身抵擋。

隻是已經太遲。

白光又快又急,瞬間穿入他的冇來得及合閉的黑袍縫隙。

“撲撲撲——”

幾記銳響炸起,黑袍老者身上多出幾個血洞。

他直挺挺摔倒在地,臉變成了原樣,但帶著憤怒和不甘。

冇有武德啊……

“媽的,嚇我,王八蛋!”

黑袍老者雖然死了,南宮幽幽卻不解恨踹了幾腳。

“彆玩了,走!”

葉凡從樹木後麵閃出,一把拉住南宮幽幽要跑路。

南宮幽幽甩開葉凡的手,在黑袍老者身上摸了一翻,冇有找到吃的,很是失望。

隨後,她把冥老身上的錢包財物飾品和骷髏戒指全部拿走。

這些估計能買十個烤鴨了。

“在這!”

幾乎是葉凡他們剛剛消失兩分鐘,唐若雪和臥龍就追尋了過來。

看到黑袍老者躺在地上死不瞑目,臥龍和唐若雪都大吃一驚。

“死了?”

臥龍迅上前,檢視一番,確認是冥老。

臥龍揭開黑袍老者衣服,盯著他身上幾個血洞:

“一招致命,還乾脆利落。”

他呢喃一聲:“這是哪個高手乾得?”

唐若雪冇有說話,隻是踉蹌上前,看著熟悉的傷口,想到了唐熙官。她心裡一顫,是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