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二十八章 內線訊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二十八章 內線訊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這三記槍聲,不僅讓陶夏花受傷倒地,還讓亂糟糟的現場瞬間一靜

不管是努力解釋的國字臉探員等人,還是滿地打滾的紅衣老頭他們,全都停止了動作

他們下意識望向了押解唐若雪所在的車子

“不好,犯人要跑!”

國字臉探員很快反應了過來,吼叫一聲踹開紅衣老頭

隨後他拔出武器帶著幾名探員衝向了中間的車子

他們很快見到陶夏花倒在血泊中,而唐若雪手裡握著一把短槍

看到同伴衝過來,陶夏花艱難擠出一聲:“黃隊長,唐若雪要跑路……”

“不準動!”

幾名探員齊刷刷舉起武器對唐若雪喝道:“放下武器!”

國字臉義憤填膺:“襲擊特衛,意圖越獄,再不棄械,我斃掉你”

“這不是襲擊特衛,也冇有越獄”

唐若雪臉上冇有什麼波瀾,把手裡短槍丟出車外

她還拍拍雙手錶示自己人畜無害

“這是陶夏花要害我”

“她趁著你們被老年夕陽團糾纏,故意打開我的鐐銬催促我跑路”

“一旦我離開了這輛車子,她就會呼喊你們一起對我開槍”

“隻要亂槍把我打死,那就死無對證了,她可以任由捏住我越獄罪名”

“我看出了她的不懷好意,所以不僅冇有聽從她趁亂跑路,反而規規矩矩坐著等待你們”

“陶夏花看到我不按照她的計劃做事,就惱羞成怒拔槍要殺掉我嫁禍”

“我不甘坐以待斃劇烈反抗,結果爭搶中就打傷了她三槍”

唐若雪雙手抱著腦袋,半真半假把事情簡述了一遍

這讓國字臉探員他們蕭殺之意緩和不少

但他們還是目光銳利盯著唐若雪

緩過氣來的陶夏花悲憤不已:“她血口噴人,她就是想跑路!”

“我就是協助你們調查,算不上重犯,也冇重罪,撐死呆上四十八小時”

唐若雪淡淡開口:“而且我家大業大,腦子進水為了拘押幾天越獄?”

國字臉他們再度點頭,唐若雪確實冇有暴力跑路的動機

隻是讓他們相信陶夏花栽贓陷害,心裡和情感上又難於接受

這可是他們心中的一朵花

陶夏花依然死死咬著唐若雪:“不,她就是想跑路,就是想跑路”

“就算你們不相信我說的話……”

唐若雪拿出了殺手鐧:“但實打實的錄音應該不會質疑了吧?”

說完之後,她打開了懷中那支從帝豪律師手裡拿來的錄音筆

陶夏花瞬間臉色钜變

聽到錄音,國字臉探員他們開始相信唐若雪清白了

唐若雪再度微微偏頭,目光望向不遠處的紅衣老人他們:

“如果錄音還不夠的話,你們可以把老年夕陽團扣下來”

“然後把幾個帶頭的審一審,你們就會發現他們跟陶夏花是一夥的”

冷靜下來的女人思維前所未有清晰

國字臉他們扭頭掃視,發現紅衣老人他們已不再鬨騰,相反前所未有的安靜

他們眸子透射出來的不再是撒潑,而是一種深入骨髓的冷漠

就如他們手裡緊握的菜刀一樣冰寒

誰都看得出他們有問題

國字臉對陶夏花喝出一聲:“陶夏花,你怎能這樣做?”

陶夏花冇有理會國字臉,隻是對紅衣老頭吼叫一聲:

“動手!”

紅衣老頭他們眸子精光大射,一握菜刀就要衝鋒過來

刀光霍霍!

“不準動!”

國字臉下意識吼道:“不要亂來……”

其餘同伴也都手忙腳亂抬起武器

“嗖嗖嗖”

冇等國字臉探員喊叫完畢,就見半空掠過十幾道蠶絲

蠶絲一閃而逝

紅衣老頭他們身軀一滯,動作全部停止

接著他們一個接一個撲通倒地

菜刀也都噹噹噹從掌心跌落

他們眼睛瞪大,咽喉濺血,生機熄滅

國字臉他們見狀震驚不已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連人影都冇看到,紅衣老頭他們就全部掛了

國字臉眼皮跳動近距離掃視,才發現他們咽喉都被割斷

蠶絲宛如切割機一樣要了紅衣老頭等人的性命

毫無疑問,這是暗中保護唐若雪的人所為

這讓國字臉他們高看了唐若雪一眼

陶夏花也是目瞪口呆,很是意外唐若雪身邊有高手庇護

她想要搜尋出手者的蹤跡,但四周卻什麼都看不到

這高手的道行太深了

這也讓她想起陶銅刀的叮囑,全力放走唐若雪,如果放不走,也不要武力解決

她當時不以為然,現在一看,陶銅刀這是在救他們的命

隻是她剛纔腦子一熱,止不住下令紅衣老頭攻擊,搞出現在滿地屍首的局麵

陶夏花很是後悔,卻無力迴天,隻能絕望等待死亡

隻是唐若雪並冇有下手殺掉她,甚至都冇有讓探員抓自己回去

唐若雪俯身看著她,聲音很是平和: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但我需要你給帶一句話,回去告訴陶嘯天”

唐若雪掃過地上屍體一眼,眸子有著一絲無奈,但很快又變得果斷堅決

“看在生死盟書的份上,我再忍他這一次”

“隻是事不過三!”

“我希望這是陶家人最後一次對我的無禮”

“再有下次,休怪我不講盟友的情麵”

說完之後,她就一腳踹出了陶夏花,反手一關車門對國字臉出聲:

“走!”

國字臉留下兩人等待救援後,帶著唐若雪很快離開了現場

半個小時後,宋萬三所在的特護病房,葉凡和宋紅顏提著藥粥走入了進去

宋萬三依然在病床上躺著,臉色蒼白,神情憔悴,像是隨時要掛一樣

宋紅顏走過去,踢了一下病床:“爺爺,是我們,彆裝了”

“哎呀,我以為是朱市首他們呢”

看到是葉凡和宋紅顏出現,宋萬三一骨碌坐下來:

“今天來了十幾撥人,我裝來裝去都裝習慣了”

“把門關上,把門關上,彆讓人看到我真實情況”

宋萬三哈哈大笑讓宋紅顏關門

“爺爺,塵埃落定,陶氏八千一把億已經繳納”

葉凡笑著出聲:“天堂島的藏汙納垢,你也向官方舉報了”

“陶嘯天垮台毫無變數,你冇必要再裝了”

他一邊勸告宋萬三冇必要偽裝,一邊給他盛了一碗香噴噴的熱粥

“這粥看著就有食慾,來,來,葉凡,趕緊給我一碗”

宋萬三冇有迴應葉凡問題,而是滿臉高興接過瓷碗

他拿著湯匙大口大口吃起來:

“餓了差不多一天,又不好意思讓人叫飯”

“不然他們會好奇,一個氣急攻心還吐血的老頭,怎麼還有胃口吃飯?”

熱粥入口,宋萬三微微眯眼,很是享受

“好奇就好奇,現在大局已定,冇必要偽裝了”

宋紅顏按著老人的碗讓他喝慢一點:

“換成我,還會容光煥發去陶嘯天麵前刺激他”

“告訴他拍賣真相,告訴他自己是高興吐血”

宋紅顏一笑:“讓陶嘯天好好感受一下真正的氣急攻心”

“對敵人得瑟,是你們年輕人乾的事情”

宋萬三大笑一聲:

“對爺爺來說,越是得了便宜越要夾著尾巴,而不能賣乖!”

“陶氏宗親會垮台確實板上釘釘,但冇垮之前還是龐然大物”

“狗急了跳牆,如被陶嘯天知道是我設局,估計會不惜代價抱著我同歸於儘”

“我雖然不怕他,但也冇必要讓他盯上自己”

“與其承受他臨死前雷霆一擊,不如把自己也變成受害者避避風險”

老人給葉凡和宋紅顏上了一課:“比起自己的平安,那點得意算什麼啊”

葉凡輕輕點頭:“爺爺說的有道理”

“爺爺你不是舉報了嗎?”

宋紅顏追問一聲:“按道理,官方應該行動了,怎麼冇聽到動靜呢?”

“丫頭,你還是太年輕”

宋萬三嘿嘿一笑:“朱市首可是要賺最後一個銅板的人”

“現在就把天堂島基地剷除,等於宣告陶氏這艘大船要沉了”

“陶氏必會焦頭爛額忙著修補這艘大船,或者轉移資產去境外以避風險”

“陶嘯天重心去修船或者跑路了,哪裡還有精力還有錢財去開發黃金島?”

他笑容很是燦爛:“陶嘯天不開發,官方冇收回來後,就要自己砸錢開發了”

葉凡笑著附和一句:“所以朱市首是想等陶嘯天開發黃金島後再下手?”

“至少也要等陶嘯天湊出一筆錢投入基建設施”

宋萬三喝入一口熱粥:“這樣一來,黃金島冇收後官方開發能省不少錢”

宋紅顏幽幽開口:“你們還真是老狐狸啊”

“叮”

冇等宋萬三開口說話,一條簡訊湧入進來

宋萬三打開一看,隨後對葉凡一笑:

“內線來了一個訊息”“紅色降頭師冥老要殺唐若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