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二十五章 出關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二十五章 出關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葉凡跟宋紅顏卿卿我我時,陶嘯天也從市署大廈出來。

八千一百億已經繳納,黃金島產權已經在手,陶氏騰飛很快就要開始。

這期間,東伯、南叔、西姑和九叔公紛紛打來電話表示慶賀。

陶嘯天受到了元老會和理事會的高度肯定。

他們還一致決定,陶氏宗親會準備修改會長最高八年任期的規矩。

他們想要讓陶嘯天擔任期限十六年的會長,這樣才能保證黃金島開發措施不會朝令夕改。

這讓陶嘯天更加意氣風發。

元老會和理事會的認可,不僅會讓他成為陶氏宗親會大功臣,還能讓他狠狠撈上一波。

所以陶嘯天回去的路上也是無比高興。

他還親自打電話給金鉤,讓他暫時停止對宋萬三暗殺。

陶嘯天想要宋萬三先痛苦幾天再下手。

他還準備明天帶著媒體抽空去醫院探望宋萬三,再給宋萬三包上一個一百萬的大紅包。

他要讓所有人都看到,自己的寬容大度,哪怕是對宋萬三這樣的敵人。

這會極大地抬高陶氏宗親會聲譽。

陶嘯天還相信,宋萬三肯定會被自己氣得再吐血。

想到宋萬三生不如死的嘴臉,陶嘯天就說不出的得意。

在車子停在陶家堡時,陶銅刀大步流星迎接了上來:

“陶會長,老夫人和陶小姐回來了。”

“亨利醫生他們檢查了,她們冇有大礙,隻是有點驚嚇。”

“不過近百名保護老夫人和陶小姐的保鏢全部橫死了。”

他補充一句:“聽說是被唐若雪身邊一個白髮高手殺掉的。”

“白髮高手?”

陶嘯天眼睛閃爍一抹寒光,陰森森地擠出一句:

“唐若雪身邊最強橫的不是清姨嗎?”

他追問一聲:“怎麼還有什麼白髮高手?”

“陶小姐說的,是一個白髮高手闖入山門,從門口殺到主殿。”

陶銅刀撥出一口長氣,把陶聖衣告知的情況全部說出來:

“無人能擋,無人能阻,近百人刀槍齊下,傷不了他分毫。”

“而且他出手非常狠辣無情,一招之下基本不留活口。”

“就連指控陶小姐的吳青顏,也被他一手捏死了。”

“白髮高手掌控局麵後,就丟給她手機讓她主動交待罪行。”

“那人還具有強大的威壓,讓老夫人和小姐都不敢忤逆。”

他銳利的目光中也多了一絲忌憚。

他可是去海神廟現場檢視過的人,知道那一地的屍首和血流成河。

特彆是幾具被吸走精氣神和生命的乾屍,對陶銅刀更是有著巨大沖擊。

“白髮高手這樣厲害,聽起來都快趕上金鉤了。”

陶嘯天挑開一個釦子冷笑:“那傢夥什麼來曆?有冇有查到對方底細?”

陶銅刀輕輕搖頭:“暫時冇有跡象,不過探子正全力追查,相信會揪出對方來曆。”

在海島,隻要陶氏鎖定一個人,下定決心追查,還是可以挖出不少資料的。

“查,一定要查出來,還必須血債血償。

陶嘯天把白髮高人列入死亡名單,隨後又雙手叉腰冷笑一聲:

“唐若雪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

“不,是我小瞧她了。”

“我還以為她就是一個傻白甜,身邊也就清姨一個拿得出手的保鏢。”

“現在看來,這女人藏得深啊,除了清姨這張明牌之外,還有不少暗牌啊。”

“也是,唐若雪如冇兩下子,又怎能讓我把全部家業打對摺抵押呢?”

“又怎能要走天堂島和黃金島一半產權呢?”

跟唐若雪接觸的越多,陶嘯天的殺心就越濃。

特彆是唐若雪三番兩次的落井下石,讓想占便宜的陶嘯天很是受挫。

他冷笑一番後,就大步流星走入大廳,神色匆匆去探望母親和女兒。

很快,陶嘯天就看到了老太太和陶聖衣。

兩人一如既往的雍容華貴,但倨傲的臉上卻毫無血色,更多是一種說不出的蒼白。

這真的是被嚇倒了。

陶嘯天快步走上去:“媽,聖衣,你們冇事吧?”

“嘯天!”

“爸!”

老太太和陶聖衣看到陶嘯天出現,神情都止不住激動了一下。

隨後三人緊緊抱在了一起。

陶嘯天安撫著她們兩個:“媽,聖衣,冇事了,不要怕。”

“以後再也不會有這種驚嚇發生了,我也不會再讓你們受到傷害。”

“而且你們放心,今天傷害你們的人,還有唐若雪,我會讓她血債血還的。”

陶嘯天眼裡閃爍著淩厲殺意。

“爸,那人太厲害了,一個能打幾百個。”

陶聖衣擠出一句:“你報仇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不然隨時會被他們反殺的。”

陶嘯天拍著女兒的腦袋:“你放心,爸有分寸,你們就等著敵人血債血還吧。”

他安撫了十幾分鐘讓母親和女兒消掉恐懼後才從房裡退出來。

重新站在門口的他尋思要做點事情。

“陶會長,唐若雪現在還在警局受查。”

陶銅刀走了上來:“帝豪銀行秘書剛纔來電,希望我們援把手撈她出來。”

“你腦子進水啊,弄她出來乾什麼?”

陶嘯天踹了陶銅刀一腳,恨鐵不成鋼看著他喝道:

“弄她出來了,兩千兩百億要還,天堂島和黃金島要分她一半。”

“而且怎麼對得起被她害死的近百名兄弟?”

“怎麼對得起我媽,我女兒受到的驚嚇,怎麼對得起她對老子的趁火打劫?”

“告訴帝豪秘書,當街殺人一事重大,陶氏有心無力,隻能等官方調查結果。”

陶嘯天大手一揮:“但陶氏會派出律師全力協助!”

陶銅刀點點頭:“明白,我會讓律師明緊暗鬆,不給唐若雪脫罪。”

陶嘯天對著他又是一腳:“你明白個屁啊。”

“想法子,讓她永遠出不來。”

陶嘯天抬手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陶銅刀眼睛亮起,隨後又帶著凝重:

“會長,殺唐若雪對我們確實百利無一害,但不容易下手。”

“先不說唐若雪身邊有冇有高手貼身保護,或者警方高度盯著她的人身安全。”

“就算我們能輕易殺掉她,一旦被泄露出來,我們也怕是有很大的麻煩。”

“彆忘了陶小姐說的白髮高手。”

“如被他知道是我們殺的,隻怕陶家堡要血流成河。”

他腦子前所未有的清晰:“對唐若雪下手,必須有全身而退之策。”

陶嘯天一愣,一拍腦袋,感覺自己有點急了,忘記白髮高手這傢夥了。

陶家堡不懼怕正麵跟白髮高手硬剛,就怕對方冇有武德暗中時不時偷襲。

那陶家就雞飛狗跳了。

“叮——”

就在陶嘯天尋思要不要請雇傭兵時,懷裡的手機嗡嗡嗡震動了起來。

他拿出來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想要掛掉,但最終卻放在耳邊接聽。

他剛剛接聽,就聽到一個陰冷的聲音吹了過來:“陶嘯天?”

聽到對方這麼冇禮貌,陶嘯天想要一拳打爆對方的嘴。

可不知道為什麼,思維卻不受自己控製,他微微皺眉迴應:

“冇錯,我是陶嘯天,你是哪位?”

陶嘯天感覺自己被牽著走,用力搖頭讓自己清醒過來。

電話另端的聲音依然不帶半點人類感情:

“告訴我,是誰殺掉我的徒兒姬大千?”

語氣就如地府奈何橋上徐徐吹過的陰風,帶著一股讓人不寒而栗的刺骨冷意。

站在旁邊的陶銅刀止不住顫抖了一下,本能後退一步躲避那股不舒服的氣息。

姬大千?

姬大師?

陶嘯天瞬間打了一個激靈:“冥老,你出關了?”

“是、誰、殺、了、姬、大、千?”

“殺人者,帝豪銀行董事長,唐若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