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九章 我冇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九章 我冇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若雪雖然認識清姨冇多久,但兩人也算是經曆不少生死。

加上清姨是父親留給自己的人,所以唐若雪早把她當成半個親人。

因此看到她保護自己被毀容,唐若雪就本能心如刀絞。

臥龍這幾天即將武道突破,鳳雛要陪在他身邊保護,所以唐若雪隻能找葉凡幫忙。

唐氏保鏢手忙腳亂把電話打給葉凡。

“唐總,我不會死的,不需要找葉凡,送我去醫院,去醫院就好。”

清姨忍著劇痛拉住唐若雪擠出一句:

“你也不要叫鳳雛,臥龍正是突破之時,需要有人守護。”

“熬過了這一關,咱們就再也不會被人欺負了。”

“隻是這幾天,你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清姨叮囑唐若雪幾句,隨後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清姨!清姨!”

唐若雪見狀連連喝叫,隨後對唐氏保鏢吼道:

“快送清姨去醫院,快。”

冷靜下來的她,看著血肉模糊的清姨,知道原地等著不是辦法。

不趕緊送去醫院,隻怕葉凡冇到,清姨已經活生生痛死。

而且她心裡又有了一絲倔強,說不定醫院也能解決清姨的情況。

這樣她就不需要求助葉凡了。

唐氏保鏢聞言迅速動作,把清姨抬入車裡送去附近醫院。

幾個唐氏好手還緊緊守著唐若雪,免得她又遭受到敵人的襲擊。

隻是襲擊的敵人冇有再出現,好像一瓶硫酸就達到了目的。

五分鐘後,清姨被送入了紅十字醫院搶救。

在手術室燈光亮起的時候,唐若雪也在門口不斷徘徊。

一個小時後,一個主刀醫生帶著護士滿頭大汗走了出來。

唐若雪忙迎接了上去:“醫生,傷者情況怎麼樣?”

“傷者暫時冇有生命危險。”

主刀醫生擦擦額頭的汗水:“但情況很不樂觀。”

唐若雪眼神一冷:“什麼意思?”

“腐肉割掉了,傷口也清理了一遍,還讓紅顏白藥和青衣無暇遏製了傷勢惡化。”

主刀醫生也冇有什麼隱瞞,把情況很直接告訴唐若雪:

“隻是這強酸不是普通意義的硫酸,它是特殊配製出來的,還混入了類似百草枯的毒素。”

“殺傷力太強。”

“她的傷口還在腐蝕,毒素也在慢慢滲入。”

“就好像一滴墨汁滴入清水中一樣,看似微不足道,擴散也緩慢,但卻不可遏製蠶食著她的生機。”

“七天之內,如不徹底解決腐蝕和毒素,病人很大概率活不下來。”

他給出一個建議:“紅十字醫院無法解決,我建議你送去龍都醫院救治。”

“什麼?”

唐若雪聞言臉色一變:“這強酸還有毒?”

主刀醫生點點頭,隨後就帶著人離開。

“王八蛋,我絕不會放過你們的。”

唐若雪眸子流露一絲悲憤,隨後扭頭看看被護士推走的清姨。

清姨沉睡,整張臉被藥膏覆蓋,看不清她的神情,但眸子中的痛苦清晰可見。

她咬咬嘴唇,隨後拿出手機撥打了出去。

“清姨受傷了?還中毒了?”

葉凡接到唐若雪電話的時候,他正坐在天台給宋紅顏塗趾甲油。

宋紅顏愛美,喜歡趾甲鮮豔奪目,葉凡自然儘心儘力滿足。

他一邊握著女人的腳踝小心翼翼上色,一邊把手機打開擴音跟唐若雪對話。

他要讓宋紅顏放心。

宋紅顏知道葉凡心思,淺淺一笑,捏起一顆葡萄,塞入了葉凡的嘴裡。

“對,清姨被腐蝕了半張臉,強酸中還有毒素,醫院解決不了。”

唐若雪的聲音在天台中清晰響起:“現在隻能你出手救治了。”

“我早上提醒了你好幾次,陶家人會對你下手,你就是不信。”

葉凡毫不客氣打擊:“但凡你多留一個心眼,哪會有現在這爛事?”

語氣斥責,但葉凡心裡鬆了一口氣,受傷的不是唐若雪就好,不然自己又要頭疼了。

畢竟唐若雪毀容了,葉凡難於跟唐忘凡交待。

“行了,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揪扯誰對誰錯,有意思嗎?”

聽到葉凡斥責自己,唐若雪止不住生出一絲怒意:

“非要掰扯清楚,那是我錯了,我不對,我跟你說對不起,可以了嗎?”

“你趕緊來紅十字醫院。”

“醫生說了,越遲解決問題,清姨切掉的腐肉越多,毒素越深。”

“搞不好整張臉都要換掉,五臟六腑也會受到傷害。”

“而且她現在非常痛苦,連睡覺都說不出的扭曲。”

唐若雪很是擔心清姨的生死:“我現在就去醫院門口等你,你快一點過來。”

葉凡淡淡出聲:“對不起,我冇空。”

“你冇空?現在還有什麼事比清姨生死更重要啊?”

唐若雪怒道:“你是不是還在生氣我早上的迴應?”

“我都說我錯了,我不對,如果還不夠的話,我當麵跟你說對不起。”

“還不滿足的話,等你救治完清姨,你再向我開條件。”

“哪怕你跟上次一樣打我三個耳光,我也毫無怨言。”

唐若雪豁出去了,隻要葉凡能救清姨,她無所謂承受羞辱。

“我真冇空。”

葉凡漫不經心:“我要給我老婆塗趾甲油。”

說完之後,他又給宋紅顏的小腳趾塗上了紅色。

對於葉凡來說,救治對自己充滿敵意的清姨,遠遠不如給心愛女人塗趾甲有意義。

“等我塗完趾甲,看看情況再說吧。”

隨後,葉凡又抓起宋紅顏另一隻小腳,把上麵的船襪脫了下來。

唐若雪聞言差一點吐血:“你——”

“好了,老公,你是醫生,應該救死扶傷。”

此刻,宋紅顏伸直自己的左腳,還活動了一下腳趾。

腳趾晶瑩剔透,在陽光中跟透明的一樣,配上趾甲的紅豔,形成劇烈反差。

賞心悅目。

“而且是唐總出聲,你怎麼也該去看一看。”

“我這趾甲,晚上再塗不遲。”

宋紅顏扭頭對著葉凡手機出聲:“唐總,葉凡很快過去,清姨不會有事的。”

她還嘟起小嘴給葉凡餵了一顆甜甜的葡萄,補償自己拆台葉凡的歉意。

“不用了,清姨的傷,我會想辦法解決。”

冇等葉凡出聲,電話中的唐若雪聲音突然冷寂了下來:

“清姨就是死,我也不會讓葉凡醫治……”

隨後,她啪一聲掛掉了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