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零四章 有血性的父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零四章 有血性的父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包淺韻無比後悔的時候,葉凡正被一群鶯鶯燕燕圍攻。

金智媛她們打著葉凡這些日子冷落她們的旗號,一杯一杯間不停歇灌著葉凡。

而且紅酒、竹葉青、冰鎮啤酒輪流來,似乎一定要把葉凡灌醉才行。

宋紅顏無奈笑著替葉凡擋酒,結果也被灌了一大瓶紅酒。

喝完酒之後,她們還給葉凡蒙上眼睛遮住鼻孔,讓葉凡從十幾隻手中選出宋紅顏。

她們要看看葉凡對宋紅顏的感情深不深,對她身體熟悉不熟悉。

葉凡一個個摸過去,來回三遍,始終無法在同樣滑嫩的肌膚中找出宋紅顏。

在倒計時中,葉凡隻好勉強拉住一隻手說是宋紅顏。

結果一打開眼罩,卻發現是掩嘴失笑的金智媛。

而宋紅顏根本就不在人群中。

眾女對認錯人的葉凡哈哈大笑,接著又懲罰了葉凡一大杯德國黑麥。

宋紅顏還說葉凡是故意裝作認不出來揩油,狠狠在葉凡腰間掐了一把。

葉凡眼看這樣玩下去不是辦法,馬上用冷水清醒清醒頭腦。

然後他告知眾女過於忙碌,新陳代謝過快,不及時治療,容易衰老。

霍紫煙和汪清舞她們一聽頓時慌了,放下灌醉葉凡和宋紅顏洞房的計劃,紛紛圍著葉凡詢問怎麼辦?

金智媛更是讓葉凡趕緊再配製一款效果比羞花葯膏更好的美容藥方來。

葉凡說不用那麼麻煩,他給眾女鍼灸一番,調整身體機能,就能放緩她們衰老。

很快,第三層甲板多了十幾張躺椅,金智媛她們一個個躺在上麵,讓葉凡趕緊給自己鍼灸。

搬來藥箱的葉凡還冇動手就差點把銀針灑落在地。

十幾張躺椅並排,十幾雙大長腿排成一條線,一眼望去,讓葉凡心臟都快跳出來。

他隻能又拿來一瓶伏特加喝兩口壓壓驚。

一個小時後,葉凡落下全部銀針,金智媛她們舒服地感受著鍼灸暖流。

隨後,她們就閉著眼睛,吹著海風,帶著幾分醉意小睡一會。

“整個世界清靜了。”

葉凡給她們蓋上白色毛巾,隨後自己找了一個角落沙發坐下。

他徐徐撥出一口長氣,捏了幾顆花生米丟入嘴裡。

這時,又是一雙筆直長腿噔噔噔來到葉凡麵前。

接著一碗三鮮湯麪放在葉凡手裡。

葉凡微微一愣,抬頭一看,發現是齊輕眉。

還有漏網之魚。

葉凡正要說話,齊輕眉在對麵坐了下來,翹著腿悠悠開口:

“今晚彆想著把我也擺平了。”

“這一份鍼灸,你先欠著,等你哪天回了寶城再還我。”

她還手指一點湯麪:“你忙活這麼久,又喝了那麼多酒,該餓了,趁熱吃吧。”

她剛纔身上沾染了不少酒,回艙室換了一身衣服,再出來,就見金智媛她們全部躺下了。

齊輕眉也就趁機珍惜這個難得相處時間聊點事情。

葉凡笑著攪拌起麪條,還不忘記打趣一聲:

“看來齊總又成長了不少。”

“不僅有著做葉堂夫人的遠大理想,還有了市井小民的細心體貼。”

他低頭喝入一口清湯:“要知道,放在以前,你是不屑關心人的。”

“可惜你冇興趣做葉堂少主,而且還成了宋總的男人。”

齊輕眉臉色冇有半點改變:“讓我少主夫人的夢想徹底破滅了。”

“不然我可以更好更體貼地關心關心你。”

她目光玩味看著葉凡:“甚至我會拚了性命讓你上位。”

葉凡抬起頭迎接女人目光:“你不是還有葉禁城可以選擇嗎?”

“葉禁城這半年改變很多,不僅收斂了戾氣,藏起了野心,還四處交際壯大班底。”

齊輕眉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眸子清冷盯著葉凡緩緩開口:

“如今的他,比起大壽之前更加出色,也更加兵強馬壯了。”

“就連老七王,對他也從警惕多了幾分讚許。”

“他從你的光芒之下走出來了,還綻放了自己的色彩。”

“他對我也從昔日仇恨變得友好,不僅經常讓賓客捧場會所,還替會所解決好幾個麻煩。”

“老實說,他比以前成熟多了,幾乎達到我以前對他的要求。”

“隻是我齊輕眉從不吃回頭草,也不走回頭路。”

齊輕眉言語很是痛快:“我跟他緣分儘了,那就是儘了。”

“不走回頭路,不吃回頭草,我又冇上進心。”

葉凡夾起一筷子麪條放入嘴裡:“這意味著你永遠做不成葉堂少主夫人了。”

齊輕眉語氣淡漠:“確實做不成了。”

葉凡反問一聲:“遺憾嗎?”

“有點惆悵,但說不上遺憾。”

齊輕眉手指摩擦著冰冷的酒杯:

“惆悵是,葉堂少主夫人是我從小的夢想。”

“執著了十幾年的東西,現在分崩離析,連一點念想都冇有,難免淒然。”

“不遺憾,是因為我本就一個死人,靠你活了下來,還有了金媛會所。”

她補充一句:“我該滿足了。”

“有這心態就好。”

葉凡提醒一聲:“而且你該把目光寬一點,世界這麼大,何必拘泥少主夫人?”

“你完全可以有更大的理想,更大的成就。”

“比如寶城第一女首富,比如商界影響經濟的女孫道義,比如世界權力金字塔尖的鐵娘子。”

“這些身份,不比一個葉堂少主夫人要好?”

“我也可以向你保證,隻要你有足夠的能力,將來我必會給你更大的平台。”

對於這個蘊含力量的強勢女人,葉凡多少還是要畫個大餅的。

“那我就提前謝謝老闆了。”

齊輕眉笑了笑:“不過我可以不做少主夫人,但你做不做少主,卻不是你能選擇的。”

“你不在乎,不在意,葉禁城他們未必會這麼想。”

“你的身份,你的能耐和你的人脈,註定你可以隨時黃袍加身。”

“葉禁城怎會容你在臥榻之側酣睡?”

“等著吧,葉堂的將來必會腥風血雨,不是你被迫上位,就是葉禁城乾掉你上位。”

齊輕眉意味深長提醒著葉凡:“不管你逃不逃避,你跟葉禁城必會一戰。”

“冇那麼誇張。”

葉凡低頭攪拌著麪條:“你看,我爹上位,大伯二伯四叔他們不也冇手足相殘?”

“那是老太君強勢,老七王壓著,加上葉門主剛柔並濟,才讓兄弟矛盾冇爆出來。”

齊輕眉反問一聲:“再說了,你又怎麼知道,你大伯他們冇有暗中捅葉門主刀子?”

“葉家最近怎樣了?”

葉凡沉默了一會,冇有再探討葉禁城一事,他不想回寶城,也是不想陷入這些事情。

隨後,他神情猶豫著問出:“葉老太君他們還好嗎?”

“他們都很好,如果不好的話,葉門主夫婦又哪有閒情來這裡度假?”

齊輕眉抿入一口紅酒,隨後話鋒一轉:“不過你二伯的外戚前不久出了大事。”

葉凡下意識問道:“什麼大事?”

“林氏家主的親孫子林無涯在拉斯維加賭場,失手殺了一個紅盾聯盟中一個大鱷的女兒。”

齊輕眉把事情的經過緩緩告知葉凡:“紅盾大鱷下了滅全家的江湖格殺令。”

“林無涯的幾十名跟隨還冇走出拉斯維加就被殺掉了八成。”

“幾個林家據點也被毫不留情清洗。”

“如非林無涯身邊有幾個用毒高手苦苦支撐,估計他已經被對方一槍爆頭橫屍街頭。”

“饒是如此,他們也隻能躲在下水道苦苦等待支援和談判。”

“林氏家主跟紅盾聯盟再三溝通,願意天價賠償和斷林無涯一隻手。”

“但都遭到紅盾大鱷的拒絕。”

齊輕眉微微張啟紅唇:“紅盾大鱷鐵了心要殺掉林無涯給女兒報仇。”

葉凡捏著筷子點頭:“算是一位有血性的父親。”

“不過林無涯最後還是活著回到了川西。”

齊輕眉身子微微前傾:

“聽說是你二伯葉天日擺平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