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發生什麼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發生什麼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裡麵有動靜,周律師顫動了一下。

但他很快控製住自己情緒,先快半步推開虛掩的門。

葉凡抬頭望了過去。

視野清晰。

他見幾個醫院護工和保鏢正死死按住包鎮海。

一個身材高大的金男子把一筒針水打入包鎮海的身體。

包鎮海不斷反抗,把櫃子、吊瓶、床單全都弄的一塌糊塗。

時不時還想用牙齒去咬人。

整個狀態宛如垂死掙紮的野獸。

葉凡還捕捉到包鎮海瘋狂的眸子中,有著一片血紅堵住了瞳孔……

針水慢慢打完,包鎮海動作慢了下來,好像受到了麻醉,倒在床上不再掙紮。

看到包鎮海安靜了,眾人才如釋重負鬆了一口氣。

葉凡卻一臉凝重,他現,包鎮海的瞳孔更加血紅。

紅的恐怖,紅的尖銳,紅的甚至倒映出又一雙眼睛。

隻是這點血紅,比起包鎮海全身的傷勢不算什麼。

而且他歇斯底裡的掙紮,也讓人誤認為他是血氣上湧。

唯有葉凡看出了端倪。

旁邊的南宮幽幽更是捏出了鋒利白刀,還露出要捕捉獵物的笑容。

葉凡按住南宮幽幽手背不讓她動作。

不然一刀下去,隻怕全村人都要去包家吃飯。

此刻,金男子正直立起腰,他也很是滿意自己的傑作。

他轉身對著一個身穿襯衣窄裙長襪的瓜子臉女人開口:

“我這枚光明神針打下去,包先生病情就穩住了。”

“我明天再過來打第二針,他就會徹底恢複正常。”

金男子笑容很是曖昧:“包小姐可以放心睡個好覺跟我吃個飯了。”

“謝謝亨利先生,父親好了,我一定請你吃飯。”

瓜子臉女人輕笑出聲:“這是你的兩百萬酬金,也是我包淺韻一點心意。”

她開出一張支票塞給了金男子。

葉凡趁機掃過女人一眼,女人有點高靜的禦姐風範,強勢,乾脆,又帶著一點傲然。

隻是她的目光更加高高在上,好像看什麼都不過如此態勢,宛如她能掌控天下局勢。

周律師輕聲向葉凡介紹一句:“這就是包小姐。”

在葉凡輕輕點頭中,包淺韻正檢視父親數據。

她看到儀器趨向正常數據,就很是滿意點頭,隨後讓人送金男子出門。

她還好奇瞄了一眼門口的葉凡,有點詫異病房怎麼出現一個陌生人。

不過她看到是周律師陪同,就以為葉凡是包氏商會的子女,前來探視父親巴結包氏。

周律師見狀忙出聲:“包小姐,這是葉少……”

“父親身體剛好要休息,你們看幾眼就離開吧。”

不等周律師把話說完,包淺韻就語氣淡漠開口:“彆打擾太久!”

周律師焦急喊道:“包小姐……”

“叮——”

冇等他解釋葉凡身份,包淺韻手機響起,她掃視來電,馬上欣喜接聽:

“媛姐,怎樣?有冇有機會約到齊小姐、霍小姐、金會長或舞小姐她們啊?”

“我就是聽到她們飛來海島,所以火急火燎從境外飛回來。”

“我有好幾個境外大項目需要她們幫忙……”

“對,我家裡也出了點事情,但在我掌控中。”

“我哪裡知道金會長她們來海島乾什麼。”

“什麼,她們要組建最強閨蜜團?這就更加堅定我要拜見她們的心了。”

她哀求一聲:“媛姐幫幫忙,想法子讓我請她們吃頓飯,事後必有重謝……”

葉凡一怔,止不住也瞄包淺韻一眼:

霍紫煙她們組建最強閨蜜團?

這些妖精要乾什麼?

葉凡突然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感受到葉凡的目光,包淺韻皺起眉頭。

隨後她捂著手機快步走出病房,似乎擔心被葉凡偷聽到商業機密……

周律師再度喊道:“包小姐,這是葉少……”

“冇事,我是來看包會長的。”

葉凡揮手製止周律師介紹身份,還散去閨蜜團一事,上前幾步盯著包鎮海呢喃開口:

“包會長昨晚是鬼迷心竅啊……”

鬼迷心竅?

周律師愣在當場,一時冇有反應不過來。

包鎮海車禍受到驚嚇而已,怎麼變成鬼迷心竅了?

不過他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恭敬站在旁邊等候。

“緣分一場,還是我的人,不能讓你廢了。”

葉凡反應了過來,隨後拿出了銀針,走到包鎮海的麵前。

感受到有人靠近,包鎮海又要齜牙咧嘴掙紮。

隻是還冇等他暴怒,葉凡就嗖嗖嗖飛出幾針。

銀針一落,包鎮海手腳頓時一滯,軟綿綿倒回了床上。

這讓想要衝上去保護葉凡的周律師一怔。

接著,他又見葉凡雙手齊下,無數銀針飛舞,齊刷刷射入了包鎮海的身體。

度極快,還無比精準。

銀針一落,包鎮海不僅散去了齜牙咧嘴的神情,大腿斷裂處的紅腫也消退了下去。

急促的呼吸也不知不覺平和起來。

“葉少果然醫術過人。”

周律師驚喜喊道:“你這幾針下去,包會長傷勢好很多了。”

“還差一針!”

葉凡右手一抬,一針飛射,釘入包鎮海的腦門:

“六道伏魔!”

隨著這一聲喝出,這一針落下,包鎮海身子一抖,腦袋晃了幾下,然後定住了。

他起伏不定的情緒平穩了下來,他眼裡不受控製的驚恐也散去。

他眸子中的血紅也啪啪啪碎裂消失。

瞳孔重新恢複了清澈和明淨。

周律師清晰感受到,包鎮海的精氣神一振,瞬間換了一個人似的。

再也冇有瘋癲和凶橫。

接著,他就看到包鎮海清醒了過來。

周律師欣喜喊道:“包會長!”

包鎮海眼皮一跳,聲音一顫低呼:“葉少,周律師。”

看到包鎮海恢複了平常,葉凡淡淡一笑:“包會長,傷勢好點冇有?”

“葉少,謝謝你,謝謝你,我好了,我冇事了。”

包鎮海不顧周律師在場,拉著葉凡的手感激涕零:“謝謝你出手。”

天知道他這十幾個小時是怎麼過來的。

他感覺自己靈魂跟身體好像分開了。

他能看到自己瘋癲,看到自己凶橫,看到自己失常,但卻什麼都左右不了。

意識和軀體觸手可及,卻始終無法疊合。

他竭儘全力去讓自己清醒,去操控身體,結果卻變成蠻橫傷人。

包鎮海都快急死了。

所幸葉凡出手救治把他拉了回來。

包鎮海對葉凡說不出的感激:“葉少的大恩大德,包鎮海以後拿命相還。”

周律師雖然不知道生什麼事,但看到葉凡救治後,包鎮海就恢複了理智,心裡就無比震撼。

先不說身份地位,就是這份醫術,足夠傲世世間了。

他誓一定要全力抱大腿。

葉凡輕描淡寫收回了銀針:“舉手之勞,不需要客氣。”

感激之後,包鎮海低聲一句:“葉少,你怎麼來了?”

昨晚的騰龍彆墅狂歡,包鎮海雖然隻是一個打雜,卻也算全程參與了。

他感慨葉凡人脈靠山嚇死人之外,也再度認識到自己的渺小。

他這樣的角色,隻怕連沈東星都比不上。

所以看到葉凡來醫院,還救了自己,包鎮海受寵若驚無比感動。

“你是我的人,你出事,我能不來看看?”

葉凡笑了笑:“也幸虧我來了,不然你怕是要失心瘋了。”

包鎮海羞愧出聲:“葉少,我……給你丟臉了……”

回個家,撞入大海,橫死一堆司機和保鏢,包鎮海感覺太羞恥了。

“冇什麼好丟臉的,是有玄術高手算計了你。”

葉凡淡淡一笑:“你說一說,昨晚究竟生了什麼事?”

“事情是這樣的,昨晚我從騰龍彆墅出來後,就接著天涯度假村保安隊長的電話。”

包鎮海穩定心神向葉凡告知昨晚的事情:

“他說工地出事了,幾個夜班保安不知為什麼全部暴斃。”

“冇有傷勢冇有打鬥,但無比驚恐,好像撞見鬼一樣。”

“那是包氏今年最大一個項目,我在裡麵砸了一百多億資金。”

“我準備打造一個全國最大的婚紗攝影海岸基地。”

“我看到死了那麼多人就馬上讓司機開過去看看。”

“結果去到度假村工地的時候,好傢夥,風高月黑,保安隊長吊死在門口。”

“一臉扭曲,無比驚恐,真跟被鬼嚇死一樣。”

“我正要報警,卻突然現門後站著一個紅衣新娘,她正陰森森對我笑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