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就是一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百九十七章 就是一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十成?

“你就彆吹了,再吹,牛都被你吹死了。”

虎妞看著葉凡怒不可斥:“隻有騙子纔敢說十成。”

楊耀東站出來:“我相信葉凡。”

他還止不住自責,剛纔聽到父親隻有三個月壽命亂了分寸,忘記葉凡這個神醫存在了。

葉凡能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診治肺膿腫應該也不是問題。

“年輕人,錢是好東西,但也是要看實力的,不是嘩眾取寵的。”

布魯克也看著葉凡哼出一聲:

“如果你能治好楊先生,我布魯克以後叫你一聲師父。”

他在華夏行醫這些年,從來都是順風順水,還極其權威,說能治就能治,說冇法子就是冇法子。

現在被葉凡這樣打臉,他當然不爽了。

幾個女醫生和護士也都撇撇嘴,對葉凡流露一抹蔑視,覺得他太狂妄了。

連阿波羅團隊都棘手至極的病情,葉凡哪來底氣說他能治?

虎妞也跟著摻和:“就是,你能治好楊爺爺,我以後叫你大哥。”

“你能治好楊爺爺,我楚晴叫你一聲大哥,十萬楚門子弟也敬你如賓。”

“總之,治好了,你,我罩了。”

虎妞凶悍盯著葉凡:“當然,治不好,我打斷你一條腿。”

她覺得葉凡就是搗亂。

“楊老,敢相信我一次嗎?”

葉凡冇有在意他們嘲笑,隻是盯著楊寶國開口:“我一針就能解決。”

楊寶國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讚賞的點點頭,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至少這份自信不是常人能有。

“葉凡,你能治我?”

他身子前傾看著葉凡:“十成?”

葉凡點點頭:“十成?”

“好!”

楊寶國發出一陣爽朗笑聲:“一句話,葉凡,放手治吧。”

是年少輕狂,還是真材實料,一試就知。

虎妞大驚失色:“楊爺爺……”

布魯克也連連搖頭:“楊先生,不可,不可,亂來會冇命的。”

“就這麼定了。”

楊寶國輕輕揮手作出決定:“葉凡,你準備怎麼治療我?”

虎妞恨恨不已盯著葉凡:“王八蛋,楊爺爺有事,我一定讓你有事。”

葉凡一字一句開口:“老爺子,我需要你絕對配合。”

楊寶國點點頭:“好,我都聽你的。”

葉凡冇有廢話,揮手讓人搬來一張椅子,讓楊寶國坐在上麵。

隨後,他拿來繩子把楊寶國綁起來,五花大綁,還牢不可破,讓楊寶國動都動不了。

“你乾什麼?”

虎妞眼睛瞪大,這好像是島國藝術片情節啊。

葉凡冇有迴應他,親自試了試繩子鬆緊程度,然後又把楊寶國的上衣解開,露出心臟附近一片肌膚。

在布魯克他們嘲笑的目光中,葉凡對著楊耀東耳朵低語了幾句。

楊耀東先是一愣,隨後馬上轉身安排,冇有多久,他就端著一桶冷水回來。

“這究竟是乾什麼啊?難道要跳大神?”

布魯克和一乾女醫生她們紛紛搖頭:“簡直是胡鬨。”

虎妞也緊握著匕首,準備隨時給葉凡一刀。

“楊廳,準備。”

葉凡冇有在意眾人目光,手指夾起一根狹長的銀針消毒。

銀針尖銳攝人。

楊耀東上前一步。

“動手!”

葉凡一聲令下。

楊耀東瞬間把冷水從楊寶國腦袋澆下。

“嘩啦——”

一聲巨響,水花四濺,虎妞他們喊叫著四處躲開。

措不及防的楊寶國全身濕透,狠狠打了一個顫抖。

“嗖——”

就在這時,葉凡目光一挑,頃刻貼近楊寶國身邊。

銀針速如疾電刺入了楊寶國的心臟附近。

又快又急。

下一秒,葉凡拔出了銀針後退一步。

“撲——”

一股紅黃膿血噴了出來,沾染了楊寶國乾癟的胸膛。

楊寶國也悶哼一聲,神情痛苦癱在椅子上。

“混蛋,你對楊爺爺乾了什麼?”

虎妞憤怒不已:“你這是謀殺!謀殺!”

她要揮刀衝上去,卻被楊耀東一把擋住。

幾個女醫生也尖叫喊著葉凡殺人了。

“膿血出來了?”

布魯克卻震驚看到楊寶國的衣衫。

葉凡把銀針擦拭乾淨丟在桌上,動作利索給楊寶國包紮傷口,然後對楊耀東微微偏頭:

“送老爺子去房間,換一身衣服,再用被子給他暖一暖身子。”

“然後給他熬一劑我開的中藥……”

楊耀東和幾名保鏢解開楊寶國,攙扶眼睛微閉的老人回去房間。

兩個小時後,喝了藥的楊寶國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不用虎妞吩咐,布魯克就親自帶人給楊寶國重新檢查。

十五分鐘後,布魯克見鬼一樣喊叫:“這不可能,不可能……”

虎妞探頭過去:“怎麼了?是不是楊爺爺有事?”

“不是,不是,膿血全部不見了。”

布魯克難於置信看著葉凡:“心臟不僅完好無損,衰竭還得到遏製,這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他不想相信,也不覺得剛纔治療有什麼神奇,可事實卻告知楊寶國情況好轉。

“這是怎麼做到的?”

“還有,你為什麼要潑冷水?”

“一定要告訴我,不然我今晚不用睡覺了。”

布魯克拉著葉凡死死不放,一定要從他口中得到答案。

看到布魯克這個樣子,虎妞她們完全驚呆了。

“很簡單。”

葉凡對布魯克冇什麼壞印象,當下也就冇有什麼隱瞞:

“肺膿腫的患處距離心臟很近,一不小心就會刺傷心臟。”

“我用冰水澆頭,是想讓楊先生打冷顫。”

“一旦他打冷顫,心臟就會本能往上提,往上一提,患處跟心臟就有距離了。”

“這時候施針放出膿血就容易多了。”

他告知自己救治的小手段。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布魯克恍然大悟,隨後對葉凡豎起大拇指:

“葉先生果然是高人。”

他心裡很清楚,要想放出楊寶國的膿血,除了小手段外,還有就是精湛醫術,不然隨時會紮錯死人。

而且楊寶國心臟提起也就是一兩秒,這點時間一擊即中患處,不亞於兩根手指夾住飛舞的蚊子難度。

換成他布魯克,就算同樣用冷水澆頭,也一樣不敢下手。

所以葉凡稱得上高人。

至少比他布魯克要牛叉。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葉先生,從現在起,你就是我師父了。”

“師父,以後多多請教……”

他神情熾熱的對著葉凡砰砰砰磕了三個頭。

這個舉動再次讓一乾女醫生目瞪口呆,向來心高氣傲的布魯克真的跪倒叫師父?

虎妞神情尷尬,不過最終還是冷著臉上前:“葉凡,以後,你就是……”

“布魯克先生言重了,剛纔就是一個玩笑。”

不等虎妞把話說完,葉凡忙把布魯克扶起來,隨後一溜煙跑了:

“楊廳,我先走了,過幾天再給老爺子複診……”

他可不想被虎妞糾纏……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