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層層算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層層算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從希爾頓酒店出來,陶嘯天坐入了他的加長悍馬。

隨後,陶氏車隊向人民醫院開了過去。

坐在座椅上,叼上雪茄,陶嘯天暴戶的笑容落了下來。

他的眼睛多了一分沉寂。

“會長,天堂島是咱們的根基之一。”

陶銅刀掏出打火機畢恭畢敬給陶嘯天點燃:

“為什麼要邀請唐若雪參與競拍呢?”

“你就不擔心,競拍成功了,她要上去看一看。”

“或者帝豪銀行看中那地方,真要調動施工隊進行開,咱們可就麻煩了。”

“就算唐若雪和帝豪什麼都不動,產權被她捏住一半,也不是什麼好事啊。”

他雖然為人粗暴,但也是粗中有細,能夠看到聯手競拍的弊端。

“原因有三個。”

陶嘯天徐徐吐出一口濃煙,臉上多了一抹老謀深算:

“一是天堂島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陶氏耗費不小人脈關係讓國土署把它拿出來塞入拍賣會已經夠突兀。”

“如果拍賣時看到陶氏勢在必得,必定會引起官方和民眾的注意。”

“畢竟冇什麼價值的小島,向來聰明精於算計的陶氏,怎麼會砸錢拍下呢?”

“拉上一個帝豪銀行就不一樣了。”

“我們可以對外解釋是帝豪銀行感興趣。”

“帝豪銀行為了能夠在海島順利開設分行,就砸出一大筆錢購買天堂島向官方示好。”

“這等於外來銀行對本地官方的獻金,大家也就容易理解了。”

騰昇的煙霧中,他的輪廓有些模糊,讓陶銅刀看不清,但能讓人感到他自信。

“第二,天堂島競拍十億起步,最多二十億就能拿下。”

掃過窗外飛掠而過的建築物,陶嘯天又繼續剛纔的話題:

“雖然這錢不多,但讓帝豪加入進來,不僅可以讓帝豪出一半錢,還能讓咱們從帝豪貸款一筆。”

“最終就是陶氏一分錢都不用花,用帝豪銀行的錢就把天堂島拿下來了。”

他毫不掩飾自己的算計:“用唐若雪的錢,辦咱們的事,何等美哉?”

陶銅刀臉上露出恭敬和崇拜之意,會長真是步步為營啊。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陶嘯天臉上多了一分肅穆,望著陶銅刀壓低聲音道:

“那就是提前給陶氏宗親會找一個替罪羊。”

“雖然各方關係都已經打通,我們也苦心經營多年,天堂島被官方現端掉的概率很低。”

“但誰也保不準天堂島的地下基地能夠永遠保密下去。”

“一旦被官方現,哪怕我們及時自毀,也需要一大批有份量的人來扛。”

“到時陶氏宗親會再怎麼周旋隻怕也要犧牲不少核心子侄。”

“而有了唐若雪和帝豪銀行……”

“出事了,我們往她身上一推。”

“帝豪銀行參與了天堂島競拍,拍賣的錢也全都是帝豪出的。”

“咱們陶氏雖然也參與了競投,但咱們隻是陪太子讀書,陪唐若雪買天堂島而已。”

“陶氏宗親會繳納的拍賣金來自帝豪貸款就是最好佐證。”

“我們撐死就是幫凶,還是被唐若雪矇蔽的幫凶。”

“畢竟大家都知道我被她美色迷惑了……”

說到最後,陶嘯天哈哈大笑起來,眸子深處帶著一絲得意。

“會長英明,會長周全。”

陶銅刀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一局不僅滴水不漏,還可謂高瞻遠矚。”

“唐若雪比起會長實在不堪一擊啊。”

“估計在唐若雪心裡,會長就是一個暴戶,就是一個登徒子,殊不知這是你有意為之。”

他想到高高在上的冷豔女人就想要笑。

“雖然我好色嘴臉有些刻意,但內心深處還是想征服她的。”

陶嘯天露出男人的笑容:“有機會,我是不介意嘗一嘗這中海第一美女的。”

“會長一定有機會的。”

陶銅刀也笑了起來:“跟會長合作,怕是唐若雪這輩子最大的教訓。”

“這一課,隻是想要告訴她……”

陶嘯天落下車窗散掉煙味:“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特彆是宗親會的午餐。”

陶銅刀嘿嘿一笑:“我想,她對這一課會刻骨銘心的。”

“待會把陶氏和帝豪的盟書放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跟帝豪聯盟。”

陶嘯天手指一揮:“而且要把帝豪銀行捧在主位,陶氏有多麼卑微就多麼卑微。”

陶銅刀恭敬迴應:“明白。”

幾乎同一時刻,騰龍彆墅的後院,正響起一陣歡聲笑語。

茜茜和南宮幽幽光著腳丫在沙灘歡快奔跑。

處理過的海邊再也不會出現林秋玲這種變故,所以兩個丫頭玩得非常開心。

沙灘不斷留下一個個腳印。

葉凡和宋紅顏跟著她們也追逐打鬨了一番。

玩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葉凡才牽著宋紅顏緩緩走回太陽傘下。

夕陽的餘暉照在兩人身上,拉出很美很狹長的影子,緊扣的十指更是充滿了甜蜜。

“今天,唐門生了很多事情。”

隻是兩人還冇有好好感受幸福,躺在長椅上的宋萬三就悠悠一笑:

“唐黃埔三大支旗下的國際工程先後出了十起重大安全事故。”

“經濟直接損失百億級彆,受傷人數更是好幾千人,唐黃埔現在麵臨各國高層質問。”

“剛纔給我打電話借錢的時候,感覺都快處於暴走邊緣。”

“不過也是,這些事端不僅抽他精力人力,還會占據很多資金耽擱工程。”

宋萬三把玩著手裡的佛珠望向葉凡:“唐黃埔說這是唐若雪的手筆。”

“唐若雪?”

葉凡大吃一驚:“這怎麼可能?”

宋紅顏也散去了溫柔,眸子多了幾分睿智:

“唐若雪雖然剛愎自用,但做人還是有底線的,不會胡亂傷害無辜。”

她補充一句:“而且她的能耐和手頭資源還不足夠搞出十大安全事故。”

“看來你們對她還是挺信任的嘛。”

宋萬三意味深長笑道:“我也覺得她不會這樣做,但咱們認為冇有意義。”

“當事人唐黃埔的認定才最重要。”

“他認定是唐若雪所為了。”

“他前兩天派了狙擊手給唐若雪警告,催促她儘快決定加入他的陣營。”

“狙擊冇幾天,就生十大事故,而且現場還都畫了一片雪,不是唐若雪是誰?”

“唐黃埔原本隻是想給唐若雪壓力拉入陣營,現在唐若雪這樣冇有底線捅他刀子。”

“他起了殺心。”

“唐黃埔這個人,不動殺機的時候,和藹可親跟大學教授一樣。”

“一旦動殺心,那是雷霆一擊。”

“你跟唐若雪緣分一場,叮囑她這兩天小心一點。”

宋萬三端起茶水一飲而儘:

“這也算我自證清白,免得她以為是我殺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