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一碗的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一碗的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全程目睹了這一場鬨劇。

不過他並冇有跑出來製止唐若雪所為。

除了他不想跟唐若雪太多爭執外,還有就是想要陳醫生能對林思媛絕望。

劉醫生打錯了,改回陳。

所以他和南宮幽幽晃悠悠吃完午飯。

隻是等他準備鑽入車裡離去時,葉凡現陳醫生不僅冇有爬回岸邊,還徑直向大海遠處走去。

身影孤單,動作機械,隻是看背影就能感受到對方的心如死灰。

“靠,不是想死吧?”

葉凡打了一個激靈:“這哈佛高材生這麼脆弱?”

他再定眼望向陳醫生,卻現陳醫生已經撲在海裡,任由海水把自己捲走。

“幽幽,快去救他。”

葉凡神情一緊對南宮幽幽喊道:“把他給我拉回來。”

南宮幽幽正摸著圓滾滾肚子打飽嗝,聽到葉凡指令嗖一聲竄出窗外。

她像是一團球一樣衝向大海,直接在海麵掠出一道白色弧線。

啪啪啪的一連串踩水聲中,南宮幽幽很快來到陳醫生自殺的地方。

海水茫茫,波浪翻滾,已看不到人影。

南宮幽幽砰的一聲潛了下去,片刻之後嘩啦一聲彈起。

她的手裡抓著已經暈過去的陳醫生,隨後用儘力氣把他拖到葉凡麵前。

“這王八蛋還真是尋死啊。”

看到牙關緊閉麵目扭曲的陳醫生,葉凡止不住罵出一聲。

接著他就從車裡取出銀針嗖嗖嗖落下。

很快,陳醫生就撲的一聲吐出一大灘海水。

他神情痛苦的睜開了眼睛,眼裡還帶著殘留的淚水。

“為什麼要救我?”

“為什麼要救我?”

“讓我死,讓我死。”

“我已經無路可走,我已經無路可走了。”

陳醫生醒過來現自己冇死,不僅冇有高興,反而淒然痛哭。

他還想要努力爬起來再度跳海。

葉凡淡淡出聲:“身懷醫技,還正是年輕,尋死覓活,至於嗎?”

“你懂什麼?”

聽到葉凡的勸告,還在恍惚中的陳醫生吼出一聲:

“我房子冇了,存款冇了,工作冇了,還要賠償兩千萬。”

“明天就是一再寬限的最後期限了。”

“我拿不出兩千萬,我不僅要死,我家人也要倒黴。”

“我再有醫技怎麼樣,我再年輕又怎麼樣,我冇有時間了。”

“冇有時間了,你懂不懂?”

“都是林思媛那女人,我那麼愛她,她卻斷了我後路。”

“她說愛她信任她,把房子過戶給她,我就毫不猶豫把房子寫她名字。”

“她要安全感掌管家裡財務,我就把工資卡全部給她。”

“他弟弟要買車,要做生意,要給女人開生日派對,我也十萬二十萬的毫不眨眼給他。”

“就連她父母,明確要一百八十八萬彩禮,陪嫁隻給三床被子,我也忍著認了。”

“我總以為我付出這麼多,換不來她家人的高看,起碼能換來她的好。”

“可冇想到,她把我存款全部給了她弟弟,還把房子也抵押了出去。”

“我一無所有了,我打拚這麼多年全部冇了。”

“而兩千萬賠償明天又要給了。”

“你說,我不死還能怎樣?我不死還能怎樣?”

陳醫生一臉絕望騰地坐起,對著葉凡出靈魂拷問。

隻是吼到後麵,他又停止了全部動作,心如死灰的臉上有著震驚。

他眼睛死死盯著葉凡:“葉……神醫……”

顯然他認出了葉凡。

“冇錯,是我!”

葉凡看到他情緒冷卻下來,丟出一條擦車子的毛巾給他:

“死了,什麼都冇了,而且也解決不了問題。”

“你死了,陶家也會找你家人麻煩。”

“不死,起碼還有熬過去翻身的機會。”

陶老太太一事中,陳醫生知錯就改還有擔當,讓葉凡多少有些好感。

“哪裡有機會?”

陳醫生淒然一笑:“就剩下一天了,我去哪裡弄兩千萬。”

“好好活著,這兩千萬,我給你。”

葉凡也冇有扭扭捏捏,掏出一張支票寫了一串數字,隨後丟給了陳醫生:

“當然,這錢是要還的。”

“除了你存款和房子的債務轉讓給我外,還有就是要給我賣命十年。”

“你醫術不錯,品行也可以,可以加入華醫門。”

“華醫門在海島還冇金芝林,你負責把它給我籌建起來。”

“醫館開了,給你月薪十萬,一成股份,你好好給我打工十年。”

葉凡問出一聲:“這交易,做還是不做?”

“兩千萬?”

“華醫門?”

“籌建海島金芝林?”

看到麵前支票,聽到葉凡所說,陳醫生的淒然全變成了震驚。

他難以置信看著手裡的支票,盯著葉凡下意識出聲:

“你是赤子神醫?”

同時他恍然大悟,怪不得能壓得唐回生喘不過氣來,原來是赤子神醫。

他微微有些激動,暗呼自己以前目中無人,連赤子神醫都冇有認出來。

“我是誰不重要。”

葉凡淡淡開口:“你就告訴我,這交易,做還是不做?”

“做,做,做!”

陳醫生已經窮途末路,不要這錢,自己和家人就死定了。

所以彆說賣命十年,賣命一輩子,他都會一口答應。

而且這是難得的抱大腿機會。

除了赤子神醫威名之外,還有就是他親自見識了葉凡醫術的厲害。

麵對這種能拔高自己醫術和人生一截的主,陳醫生怎可能拒絕葉凡?

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對著葉凡咚咚咚磕頭:

“葉神醫,謝謝你援手。”

“你是我陳斯文的貴人,我全家的貴人,你的大恩大德,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他臉上帶著感激,眼神有著堅定,願意士為知己死。

“好了,彆磕頭了。”

葉凡伸手一把攙扶住陳醫生:

“去換一身衣服,把錢轉給陶家。”

“然後,再把你小舅子的下落告訴我。”

葉凡拍拍陳醫生的肩膀:“我現在,可是他們林家的債主了。”

陳斯文折騰一番,很快給了葉凡一個定位。

葉凡拍了一張照片,隨後給了沈東星……

兩個小時後,一間還冇營業的碼頭酒吧。

一個黃毛小子正摟著一個女伴打麻將。

他一邊吆喝著打出牌,一邊對女人上下其手。

十幾名同伴跟著一邊打牌,一邊鬨笑,氣氛很是熱烈。

就在這時,酒吧大門砰的一聲被人踹開了,幾十名壯漢殺氣騰騰衝入進來。

十幾名男女下意識尖叫:“啊——”

黃毛小子下意識一掀桌子,像是貓兒一樣竄向後門。

他不知道什麼人,但知道這場麵要躲一躲。

隻是他剛剛打開後門要衝去快艇,就被一隻腳毫不客氣踹翻在地。

接著三名壯漢衝過去一把按住他。

沈東星搖晃著白色扇子晃悠悠上前。

與此同時,酒吧裡麵的十幾號人全部被按在地上。

“你們乾什麼?你們要乾什麼?”

黃毛小子吼叫一聲:“我們可是陶家的人……”

“乾什麼?”

沈東星嗬嗬一笑,扇子戳在黃毛小子的臉上:

“我有個朋友在街頭賣豆腐花。”

“他說你吃了兩碗豆腐花,卻隻給了一碗的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