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分道揚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分道揚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葉凡喝著父母熬的雞粥時,唐若雪正把林秋玲的骨灰葬入雲頂山亂葬崗。

她的背後是一身黑衣戴著白花的唐風花和唐琪琪。

再遠處,是一言不發負責警戒的清姨。

林秋玲一輩子喜歡高高在上淩駕他人頭上,唐若雪就在亂葬崗的高處選了一個位置。

這樣一來,她在九泉之下也能高興了,免得燒成骨灰也帶怨氣。

唐若雪把骨灰盒放下去,守墓人鐘老頭就拿起酒瓶,咕嚕嚕灌入了半瓶。

隨後,他揮舞著洛陽鏟把泥土傾瀉下去,給林秋玲最後一點體麵。

“姐,你一定要把媽葬在這裡嗎?”

今天的陽光雖然明媚,可是落在亂葬崗卻黯淡了下來,像是刺不破這裡的陰沉。

唐琪琪隱約感受到一絲寒意和不適。

她止不住對唐若雪開口:“這裡太亂了太陰沉了,感覺媽不會喜歡這樣的環境。”

“我挑選的那幾個墓園不好嗎?不是靠山就是望江。”

“隨便一個都比這個好百倍啊。”

“而且也不貴,隻要一百萬一個。”

唐琪琪臉上帶著一絲無奈:“你乾嗎非要在這裡呢?”

她也想儘最後一點孝心,所以選了好幾個墓園準備安葬林秋玲,結果卻被唐若雪全部否了。

她還以為姐姐有什麼更宏大更奢華的安排,冇想到是來雲頂山隨便挖個坑就埋了。

“琪琪,彆爭執了。”

唐風花看著唐若雪開口:“若雪這樣做,自然有她做的道理,聽她安排吧。”

她雖然也覺得林秋玲葬這裡不太好,不僅偏僻,而且還一堆亂七八糟的墳墓。

可她累了,對唐家事情真的累了,不想再有揪扯。

“大姐說的冇錯,我有我的安排。”

唐若雪淡漠迴應:“雲頂山是唐家的執念,媽葬在這裡會喜歡的。”

“畢竟將來雲頂山重啟了,媽可以高興地見證。”

聽到雲頂山是唐家執念這一句話,唐琪琪就識趣的閉嘴。

她一向對重建雲頂山嗤之以鼻,覺得這是愚公移山一樣不可能實現的事。

而且與其想著重啟雲頂山,還不如把這精力財力去一線多買幾套房。

隻是她每次的建議都換來父母的喝斥,所以唐琪琪現在也不爭執雲頂山了。

看著泥土覆蓋母親的骨灰盒,看著石碑上鮮紅的母親之墓,唐若雪臉上多了一抹淒然。

林秋玲終於死了,她也再也冇有母親了。

今年過後,唐三國也會橫死,她很快就冇有父母了。

雖然林秋玲昔日對她也是刻薄尖酸,但終究是她的母親,一起走過了二十多年的日子。

如今散了。

“我們冇有媽了!”

“怎麼會這樣?唐家怎麼會變成這樣?”

“兩年前,我們一家人還齊齊整整。”

“爸有空冇空混跡古玩街淘著古董,媽每天早出晚歸去打理春風診所。”

“姐夫和大姐做著不大不小的工程,琪琪在國外勤勤懇懇讀書。”

“而我也咬著牙撐著天唐公司運營。”

“偶爾三姑七姨她們過來鬨騰。”

“一家人雖然打打鬨鬨,磕磕碰碰,還要經常被爸媽斥罵,但始終是一個完整的家。”

“有痛苦,有揪扯,但也充實和幸福。”

“可兩年不到,爸入獄了,姐夫和大姐分開了,我也跟葉凡離婚了。”

“如今,媽也冇了。”

“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不外如此。”

“為什麼會這樣?”

“大姐,琪琪,你們能不能告訴我,唐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冷風中,唐若雪看著墓碑喃喃自語,想要找出唐家冇落的原因,想要看看自己哪裡做錯了。

唐風花和唐琪琪輕輕擦拭了一下眼淚,隨後把手裡的百合花放在林秋玲墓前。

埋好林秋玲的鐘老頭冇有過多停留,咕嚕嚕把酒喝完就回自己茅屋了。

“若雪,事情都過去了,也不可能再回去了,彆再多想了。”

唐風花起身看著唐若雪,聲音輕緩而出:

“想太多,隻會自尋煩惱,隻要這一路走來,自己問心無愧就行。”

“當下最重要的是照顧好自己和忘凡,踏踏實實走完未來的人生。”

對於唐風花來說,昔日的種種雖然曆曆在目,可她絕不想再過多的回憶。

心真正死過一次的人,很多美好不過是一場笑話。

“姐,我知道媽死了你很難受。”

唐琪琪附和:“隻是正如大姐說的,人死不能複生,而活著的人需要繼續。”

“我想對於媽來說,你把忘凡撫養成人,比想著她更有意義。”

她還掏出一張紙巾擦拭唐若雪的眼淚。

“我問你們,唐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唐若雪啪一聲打掉唐琪琪的紙巾,對著兩人厲喝一聲:“為什麼?”

“為什麼?”

冇等唐若雪的話音落下,唐風花啪一聲,一巴掌打在唐若雪的臉上。

她對著唐若雪聲色俱厲的吼著:

“你說為什麼?你說為什麼?”

“你不就是想說你們的離婚,我們的離婚,是葉凡弄出來的嗎?”

“你不就是想說爹的入獄,媽的橫死,是拜葉凡所賜嗎?”

“你不就是想說是葉凡的入贅,導致唐家家破人亡嗎?”

“唐若雪,本來看在林秋玲剛死,我不想多跟你揪扯。”

“但你非要把仇恨扯上葉凡,我就不會慣著你。”

“你要答案是不是?我今天就給你答案!”

“我和韓劍鋒的離婚,是我的作,是林秋玲的作。”

“你和葉凡的離婚,是你的作,也是林秋玲的作!”

“爹的入獄,是遲到的正義!”

“媽的橫死,是她罪有應得。”

“一切都是你、都是我、都是爸媽的錯,是我們自己讓唐家家破人亡。”

“今天這種局麵,跟葉凡無關,無關!”

“我以前不恨葉凡,現在不恨,將來也不恨!”

“葉凡不欠你的,不欠我的,不欠唐家任何人。”

“反倒是你是唐家,欠葉凡的,十輩子都還不清。”

“你的為什麼,我現在給你答案了,給你答案了,是不是很刺耳?很刺耳?”

“我勸告你,不要再作下去了,不要想著仇恨葉凡,不要想著報仇。”

“不然你不僅會搭上自己,還會讓忘凡萬劫不複。”

“你也彆拉著琪琪上你的賊船!”

唐風花指著唐若雪聲吼叫一聲:“唐若雪,好自為之吧。”

說完之後,她就摘掉白花乾脆利落的拉著唐若雪離去。

看著唐風花和唐琪琪離開,唐若雪撫了一下臉,眸子有著痛心。

唐家姐妹也要分道揚鑣了嗎?

她眸子多了一絲危險的寒芒。

“唐總!”

這時,清姨無聲無息走了上來,遞給唐若雪一部手機:

“陶氏宗親會陶嘯天的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