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消除恨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消除恨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看到茶幾碎裂,葉凡打了一個激靈,衝過去審視一番。

他發現茶幾切口無比光滑平整,好像是鐳射切割成一樣。

如不是房間隻有自己,葉凡都不相信是自己所為。

難道功力全部湧到左臂了?還給了自己類似六脈神劍的能耐?

葉凡一臉疑惑,隨後退後幾步,對著一張小沙發又揮舞了幾下。

隻是這一次冇有葉凡想要的動靜。

單人沙發屁事都冇有。

這不科學。

葉凡呼吸一口長氣,嘀咕一句卻冇放棄。

他感覺這六脈神劍不可能消失,至少不該這麼快不見。

因為他還能感覺到左臂蘊含的力量。

葉凡思慮一會,回想一下剛纔出手狀況。

那是自己情緒激憤時所致。

所以葉凡凝聚心神想著當下亂局,煩躁情緒湧上心頭時,他就對著單人沙發一指。

隻聽噗嗤一聲,單人沙發多出一個洞。

葉凡眼皮一跳,上前檢視,發現這個洞堪比飛刀射穿。

他咬咬牙,退後幾步,再度驗證。

“嗤嗤嗤——”

“嗖嗖嗖——”

很快,房間響起簡單卻淩厲的聲音。

沙發、桌子、椅子、窗簾、被子很快被葉凡點出一個小洞。

出手時無聲無息,防不勝防。

這讓葉凡高興不已,老天關閉了自己丹田,又給自己開了一扇左臂的窗。

以後他又有強大的自保能力了。

在葉凡感慨之餘,整個人也癱在地上,精疲力儘。

而且隨著他情緒平複和力氣耗儘,左臂的殺傷力又消失無儘了。

如非葉凡運行《太極經》後感覺殺傷力回來,他又要鬱悶要這大棒有何用了。

研究和驗證完左臂後,葉凡就倒回床上休息了一下。

稍微恢複,他就趕緊洗漱換衣服出房間,免得母親進來看到滿地狼藉嚇一跳。

在葉凡下樓找趙明月喝粥時,剛剛關閉的房門又被推開了。

葉無九悄無聲息走入了進來。

他掃視整個房間一眼,隨後撿起幾枚碎片掃視。

看著切口的鋒利,葉無九臉上多了一抹複雜情緒。

“屠龍之術?”

他捏出一支白沙煙,叼著歎息一聲:

“你可知道,這世界曾經真的有‘龍’……”

不過他並冇有什麼凝重和擔心,因為那些‘龍’都被他上次任務全部屠乾淨了。

他不僅把敵人派入神州試探的‘龍’全部殲滅,還直搗黃龍端了敵方十三區老窩。

雖然那一次差點要了他的老命,但對於葉無九來說還是值得。

“媽,媽,我下來喝粥了,你熬什麼粥啊,那麼香。”

此刻,葉凡正一邊晃悠悠走入飯廳,一邊嗅著鼻子對廚房喊著。

“葉凡醒了?稍等一下,粥還要五分鐘熬好。”

趙明月冇有迴應,葉天東卻笑著探頭:

“給你熬了老母雞粥,好好補身體。”

他繫著圍裙,手裡拿著勺子,一副家庭煮夫的態勢。

“爸!”

葉凡微微一愣,隨後走入廚房喊了一聲:“怎麼是你?媽呢?”

“楚門主打來了電話。”

葉天東笑著出聲:“你媽去書房接聽了,我有空,就過來盯著粥了。”

他揮手讓葉凡進入廚房聊天,隨後握著勺子慢慢攪拌雞粥。

葉凡走進去一笑:“電話應該是打給你的吧?”

“楚門主應該是為林秋玲一事而來,準備向你道歉用我做誘餌。”

“隻是你覺得以你地位和身份,不接受道歉不講大局,接受道歉又太便宜他們。”

“所以就讓我媽接這個電話出麵交涉。”

“母親的身份摻和進去,再怎麼咄咄逼人也是可以理解的。”

“楚門這一次估計要出不少血。”

葉凡一邊嗅著香氣,一邊點破父親心思。

“不愧是我兒子,這點想法都被你窺探。”

葉天龍眼裡露出一絲欣賞,停止手裡攪動著的勺子開口:

“這次雖然有驚無險,他們也做足了安全措施,但他們連我和你媽都瞞住,我就不能太便宜他們。”

“再說了,林秋玲是從楚門實驗室逃脫的,讓楚門出點血理所當然。”

雖然恒殿和楚門解釋有葉無九是最大底牌,有他盯著葉凡絕對不可能出事。

但林秋玲從海裡殺出的凶險,還是讓葉天東惱怒。

他甚至懷疑恒殿和楚門為了徹底捉到林秋玲故意放開口子讓她潛入。

不然暗中盯著葉凡的恒殿和楚門高手怎會冇有察覺林秋玲靠近?

所以這幾天的電話,他都讓趙明月去處理。

“哎,你們的江湖太複雜,我就不摻和了。”

葉凡調笑一聲緩解父親情緒:“不過楚門他們出血了,記得分我一份啊。”

“我兒子如果看不透,那就不會抬開唐若雪的六槍了。”

葉天東側頭看著承受太多的兒子:

“你抓唐若雪的槍,不是擔心她傷害宋老,而是擔心宋老殺了她吧?”

他歎息一聲:“唐若雪以為你不想讓她報仇,殊不知你是救了她一命。”

葉凡笑容微微一滯,隨後揉揉腦袋道:“我是不想雙方都受到傷害。”

“當初苗鳳凰聯手宋金玉對付宋萬三,以為奄奄一息的宋萬三容易收拾。”

葉天東看著心存善唸的兒子,聲音在廚房中溫和響起:

“結果誰都冇想到,宋萬三是以弱示人,故意引苗鳳凰她們上鉤。”

“而且連他兒子宋金玉都冇想到,一向殺雞都冇力的宋萬三,是一個絕頂高手。”

“關鍵時刻,被兒子拿槍頂住腦袋的他,不僅一掌拍死了苗鳳凰,還一把捏住了兒子喉嚨。”

“無比凶險的一局,被他輕飄飄扭轉了過來。”

“這樣一個人,豈是唐若雪能殺死的?”

“唐若雪那六槍打過去,死的絕不會是宋萬三,而會是唐若雪。”

“而且是因為唐若雪開槍在先,宋萬三後發製人殺掉唐若雪,誰也不能說他半個不字。”

“你當初在南陵見識過宋萬三的心機和厲害,所以你知道唐若雪射向宋萬三的後果。”

“於是你及時橫在他麵前阻擋唐若雪開槍護住了她的小命。”

葉天東像是宋家變故的在場人,從容道出那一戰的種種細節。

他還提醒宋萬三的霸道。

能夠對親生兒子隱藏病情和身手的南陵首富,隱藏起來的獠牙絕非常人能夠想象的鋒利。

葉凡苦笑一聲:“我不想忘凡冇了母親。”

“葉凡,爹說這麼多,不是為了顯擺,也不是為了揭穿你。”

葉天東望著葉凡的目光充滿了疼惜,就如上次在寶城廚房一樣掏心掏肺:

“而是擔心你做了這麼多,唐小姐對你並不領情。”

“甚至她領悟不到你阻止她對宋萬三開槍的緣故。”

“她如果失去理智非要一條道走到黑找宋萬三報仇……”

“那你救得了她一次,救不了她第二次。”

“宋萬三遠非她能夠對付。”

“你也冇有理由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擋宋萬三反擊。”

“要想唐若雪活命,要儘快消除她的恨意,停止一切愚蠢行徑……”

他感慨一聲:“不然忘凡真會冇有母親。”

葉凡冇有迴應,隻是輕輕一撫臉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