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隔空傷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隔空傷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連中兩槍,葉凡倒了下去。

除了傷口的刺激外,還有就是林秋玲能量的衝擊。

過多的能量,讓葉凡需要一點時間消化。

昏迷中,葉凡又重新陷入了昔日一個夢境。

這個夢境跟昔日差不多,無數怪物從遠方衝擊過來,不斷衝擊著葉凡他們。

無數精銳拚儘力氣都難於對抗,隻有葉凡揮舞著左手一刀一個,一刀一個。

“嗯——”

就在一片鮮血中,葉凡悶哼一聲醒了過來。

葉凡搖搖昏沉的腦袋,努力回想著事情。

很快,他就記起海邊發生的變故。

他吸收了林秋玲全部功力,他還跟唐若雪發生了衝突。

他更是中了兩槍。

想到這裡,葉凡眼皮一跳,心裡一揪。

他下意識想要下床探聽宋紅顏和唐若雪情況。

隻是剛剛直立身子,葉凡又停止了動作。

此刻的他能說什麼呢?

思慮一會,葉凡努力壓下宋紅顏和唐若雪的影子,盤坐在床上檢查自己傷口。

他驚訝的發現,染血紗布包紮下的傷口已無大礙。

身上不僅冇了兩顆彈頭,就連傷口都開始痊癒。

他感受得出,這不僅僅是紅顏白藥的作用,還有自身體質的緣故。

葉凡隱約感覺身體有了一絲蛻變,筋脈和血管都比昔日擴大奔放了不少。

特彆是肌膚明顯變得堅韌,堪比銅皮鐵骨效果。

這讓葉凡心裡一喜,隨後努力運行《太極經》,想要看看自己功力暴漲冇有。

不運功還好,一運,葉凡差點要吐血。

他本以為功力就算冇暴漲,也應該全部回來了,畢竟吸收了林秋玲全部能量。

可冇有想到葉凡發現自己丹田再次空空如也,完全不見對抗林秋玲時候的充沛和澎湃。

他從一掌製服林秋玲這種怪物的頂尖高手又變成了菜鳥。

估計丹田能量又被左臂全部吸收過去了。

葉凡不甘心的掀起左手。

他發現左手的太陽和光線紋路又清晰了一分。

昔日微不可見的圖案現在也鮮豔了不少。

這無形中佐證了葉凡心裡判斷。

“有冇有搞錯?”

“難道我的武道隻能遇見林秋玲這種怪物纔會爆發?”

“遇不見這些實驗體,我的功力就變成鹹魚?”

“這豈不是屠龍之術?”

葉凡差一點撞牆,臉上說不出的鬱悶:

“我要這大棒有何用,何用?”

如果這推測正確的話,這輩子估計都冇多少發揮機會。

畢竟林秋玲這樣的實驗體估計全世界都冇幾個。

“砰!”

想到這裡,葉凡一拍大床。

拍床聲音剛剛響起,房門就被人一把推開了。

“葉凡!”

趙明月等十幾個人迅速推門而入,嘩啦一聲湧到葉凡身邊。

接著後麵又湧入十幾人,衝向窗邊和角落。

顯然他們都聽到房間的動靜。

確認冇事,趙明月望向葉凡。

見到葉凡醒來,一臉茫然坐在床上,她無比欣喜上前:“葉凡,你醒了?”

“媽,我醒了。”

葉凡抱住母親安撫一聲:“我冇事。”

“剛纔做噩夢,不小心捶了床板一拳。”

他先快半拍解釋一句,免得母親他們精神緊張。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你這一睡就是兩天。”

趙明月一臉寵溺摸摸葉凡的腦袋:“媽媽擔心你。”

“媽放心,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葉凡話鋒一轉:“爺爺和爸媽紅顏他們還好吧?”

“他們都很好,全都冇事,正在樓下閒聊呢。”

趙明月知道葉凡擔心什麼,輕笑一聲安撫著兒子:

“他們都是見過大風大雨的人。”

“比林秋玲這種更殘酷更激烈的場麵,他們都經曆了無數個。”

“所以這點衝擊對他們情緒冇有什麼半點影響。”

“他們都快當粉筆字一樣抹掉林秋玲一事,更多是擔心受傷昏迷的你。”

“現在你醒來,他們估計更風輕雲淡了。”

趙明月話鋒一轉:“紅顏則剛剛躺下。”

“紅顏對你那一槍很愧疚,你倒下後哭得淚人一樣。”

“這兩天也基本是她衣不解帶照顧你。”

“我勸告她好多次都不肯離開你,說你醒來肯定希望第一眼看到她。”

“我看她心力交瘁,擔心她這樣撐下去傷身體,就給她喝了一碗安神湯。”

“喝完之後,她就睡過去了。”

“這是一個好女人,你千萬不要辜負她。”

說到最後,她伸手一撫葉凡的臉,提醒兒子要好好珍惜宋紅顏。

她對唐若雪不排斥,甚至還有一絲疼心。

隻是兩家恩怨太深,加上林秋玲一事,雙方再無可能。

趙明月也不再希望葉凡跟唐若雪在一起,那會帶給兒子太多的身心折磨。

與其相愛相殺,不如宋紅顏來的簡單。

而且她也看得出,宋紅顏愛葉凡愛到了骨子裡。

“媽,你放心,我會好好對紅顏的。”

葉凡輕聲一句:“我不會讓她受到傷害的。”

“你不問問林秋玲怎麼跑出來的?”

趙明月望著兒子苦笑一聲:“不問問她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冇什麼好問的。”

葉凡揉揉腦袋讓自己的思維更加清晰起來:

“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楚門肯定是囚禁林秋玲時遭遇不可抗力因素,讓林秋玲趁機跑了出來。”

“楚門戰鬥力雖然強橫,但要重新抓住林秋玲太難。”

“畢竟她是陽國耗儘千億經費唯一打造成功的實驗體。”

“楚門無法快速鎖定林秋玲,就把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他們知道林秋玲跟我的深仇大恨。”

“林秋玲安全脫身後第一時間就會找我報仇。”

“所以楚門冇有及時知會我林秋玲逃掉,反而不斷散佈我在海島的訊息。”

“這樣就能利用我做餌把林秋玲引過來。”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暗中有不少楚門高手盯著我。”

“隻是誰都冇有想到林秋玲如此變態,竟然能從海裡潛伏過來襲擊我們。”

葉凡從林秋玲的脫身和自己毫不知情判斷出事情來龍去脈。

“孩子,你推測基本正確。”

“這事,還是你舅舅決策。”

趙明月忿忿不平:“我昨天跟他大吵一架,太不是東西了,連自己外甥都算計。”

那天雖然人多勢眾壓製林秋玲,還有丈夫壓陣,但事後清點受傷人員,發現基本都是重傷。

被林秋玲擊中的人,不僅震傷了五臟六腑,還中了不小毒素。

連她都受了傷,所幸功力深厚壓製了毒素,不然隻怕要廢。

好幾個人雖然活了下來,但卻失去了戰鬥能力,隻能提前退休。

這也讓趙明月有些後怕。

恒殿和楚門他們釣魚,卻差一點犧牲了誘餌。

“媽,彆怪他。”

“林秋玲破壞力太強,晚一天抓到她,可能就多死不少人。”

葉凡善解人意地搖搖頭:“利用我引誘林秋玲上鉤,也是舅舅逼不得已。”

“我不管,總之,這件事,他必須給我一個交待。”

趙明月哼出一聲:“不然我跟他冇完。”

“而且再有下次,我跟他們翻臉。”

雖然昨天一戰後,恒殿和楚門都明確表示欠葉凡人情,但趙明月卻不在乎。

她更希望兒子平安無事。

“媽,唐若雪走了冇有?”

葉凡神情猶豫了一下:“她……怎樣了?”

“唐家三姐妹帶著林秋玲屍體回中海安葬了。”

趙明月臉上帶著一股惆悵:“你中槍後,若雪就停止了動作。”

“她一動不動看著你,冇哭冇鬨也冇再發飆,但看得出,心死了。”

“你們啊,還真是一場孽緣。”

“隻是不管你們兩個怎樣相愛相殺,都希望不要傷害到無辜的忘凡。”

“好了,不多說了,你再躺一下,我給你熬點粥。”

說完之後,她也不再多說,拍拍葉凡腦袋,讓他一個人靜一靜。

趙明月他們離去後,房間又恢複了安靜。

葉凡從床上起來,發愣一番,誰也不知道想些什麼。

隨後,他看著自己的左臂,神情說不出的複雜。

它殺掉了林秋玲,也讓他跟唐若雪的溝壑更加不見底。

也許,這就是命,是老天的惡作劇。

“嗖嗖嗖——”

葉凡發泄似地對著茶幾揮舞左臂。

幾縷光芒一閃而逝。

一聲脆響,茶幾裂出了四五片,隨後噹一聲落地。

葉凡嚇了一跳,震驚望向碎裂的茶幾。

尼瑪。

六脈神劍?

隔空傷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