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我看到了機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我看到了機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百分之五十一?

周律師這一喊,全場止不住死寂下來。

誰都知道這個占股比例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葉凡不僅把手伸入了包氏商會,還意味著葉凡絕對掌控了整個商盟。

一旦葉凡入股成功,不說其餘商會成員,就是包鎮海都要仰葉凡鼻息了。

最讓不少人吐血的是,葉凡這個入股,用的是包鎮海等人的一百八十億賠償。

這就等於葉凡一分錢冇出,隻是藉助包六明等人衝突,輕飄飄拿下了包氏商會。

想到這裡,包鎮海他們感受葉凡精明之餘,對包六明等孽子也更加恨鐵不成鋼。

如不是包六明這些人被拿住把柄,諾大家業怎會被人占據一半?

這樣一來,他們對包六明等人斷腿的憐憫也就散去。

接著,包鎮海他們又目光冰冷掃過周律師一眼。

周律師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裝死。

他知道自己算是捅了包氏商會一刀。

自己是包氏商會的人,自己說出來的占股,也就會成為葉凡壓製包鎮海的籌碼。

隻是這種情況下,葉凡彆說一百八十億了,就是一百塊,他也隻能喊占股百分之五十一。

這也是他能從一個函授本科生混到大律師的要因。

“百分之五十一?”

短暫安靜後,葉凡哈哈大笑,看著周律師讚不絕口:

“周律師不愧是專業人士,不僅嘴皮子利索,心算也是一流。”

“十秒鐘不到就把賬目算出來了,看得出你對包氏商會夠熟悉啊。”

“但我還是想要驗一驗證,看看這占股百分之五十一究竟準不準確?”

葉凡又走到包鎮海的麵前笑道:

“包會長,你也算一算,看看周律師算的對不對?”

包六明等全場人目光又望向了包鎮海。

“葉少,不用算了。”

包鎮海收斂了對兒子等人的怒意,綻放一個春風般的笑容:

“周律師是海島頂尖的金牌律師,也是包氏商會的法務,他對我們賬目一清二楚。”

“他說占股百分之五十一,那就是百分之五十一。”

“這一百八十億,我就當成葉少入股卻之不恭收下了。”

“明天上午,我會儘快讓周律師擬好合同交給葉少簽字。”

“以後葉少就是包氏商會大股東了,也是我們領頭人和話事人。”

“我們一切聽從葉少吩咐。”

“葉少也隨時可以派遣人手進駐包氏商會督查或者接手會長位置。”

“我相信,有葉少帶領和關照,包氏商會一定會更加輝煌。”

包鎮海把十八張支票一一疊好,畢恭畢敬向葉凡表明著態度。

這意味著,他放棄了一切掙紮,也意味著他對葉凡的投誠。

“周律師冇有算錯就好。”

葉凡望著包鎮海露出一抹讚許:“事情就這麼定了。”

他緩步走到倒在地上的包六明旁邊,看著眼神驚恐的包家大少一笑:

“包少,你這輩子最大的成就,那就是你有一個好父親。”

他捏出幾枚銀針嗖嗖嗖刺入包六明的傷口:

“送客!”

包鎮海清晰看到,銀針落下,咬牙忍痛的兒子神情一鬆。

顯然劇痛得到了緩解。

這讓他眼睛一眯,心裡的猶豫徹底散去。

“各位,天黑了,請回吧。”

沈東星笑著上前把包鎮海父子等人全部送走。

十分鐘後,包鎮海他們的快艇呼嘯著離開了北極熊號。

接著,快艇又開到跟隨過來的遊輪上,把二十多名傷者全部送上去。

包鎮海等十幾個商會骨乾也都跟著上船。

很快,十幾號人坐在奢華的客艙中密談。

喝了一瓶伏特加的包鎮海端坐在中間,微微閉眼緩衝著酒勁的衝擊。

艙門剛剛關閉,海角地產董事長他們就七嘴八舌倒起苦水:

“包會長,我們就這樣送出半份家業?”

“是啊,那可是我們打拚大半生,從陶氏宗親會壓製中拚出來的家財。”

“雖然這些孽子招惹事非在先,可他們現在也受到斷腿的懲罰,事情該差不多了。”

“葉凡雖然背景強大,手段也老道,可這樣送出半副身家,我們始終有點難受。”

“咱們要不發動關係或者叫你表兄說說情,一百八十億不夠,那就三百億。”

“是啊,多給一點錢沒關係,受製於人太痛苦了。”

十幾號人向包鎮海展示著自己想法,全都不希望包氏商會易主。

他們雖然不算神州頂尖權貴,但在海島也是跺跺腳能嚇人的主,很不喜歡仰人鼻息。

而且是被從來冇有打過交道毫不熟悉的葉凡掌控。

情感和理智都難受。

“你們的憋屈,我懂,你們的不甘,我也理解。”

包鎮海冇有昏昏噩噩,相反眼睛說不出的清亮:

“不過我想要說的是,你們既然授權我全權處置此事,那就必須無條件遵從我的決定。”

“葉凡入股和掌控包氏商會一事板上釘釘了。”

“如果你們覺得自己吃虧,或者感覺受了委屈,現在就可以從我手裡退走份額。”

“我會砸鍋賣鐵把你們股份全部買下來湊夠葉凡。”

“而且我還會保證,葉凡不會再找你們半點麻煩,我會扛起所有的責任。”

“隻是我要提醒你們,下了船,咱們就不再是同一路人了。”

“你們將來想要再上船,怕是要花費下船的幾十倍代價。”

包鎮海目光銳利地掃視著十幾號人:

“甚至你們可能失去再登船的資格。”

他心裡知道,這些夥伴此刻需要安撫,但包鎮海不想浪費時間,必須快刀斬亂麻站在葉凡陣營。

他不想錯過一些東西。

“包會長,你這是什麼意思?”

好船塢董事長皺起眉頭問道:“我們怎麼聽不明白啊?”

海角地產大佬也坐直了身子:“大家都是自己人,你把你心裡的東西說一說。”

“而且你總需要給大家一點底氣,不然無法跟成千上萬的會員交待啊。”

“我們耗費那麼多心血死了那麼多人,才從陶氏宗親會的榨取中打拚出今天。”

“這樣把鮮血漂染出來的半副江山送了,怕有不少人鬨意見甚至脫離我們。”

他提醒一聲:“要知道,陶氏宗親會一直冇忘記滲透我們。”

“人多嘴雜,不好說,但過些日子你們就會明白,我的決策是何等正確。”

“總之,一句話,明天十點股權變更之前,任何人都可以下船。”

“我砸鍋賣鐵讓大家好聚好散。”

“但有一個前提,今晚一事你們必須守口如瓶。”

包鎮海取出一支雪茄,點燃吐出一口濃煙。

尼古丁的煙霧中,包鎮海的臉變得迷幻起來,喃喃自語:

“你們隻看到了危,而我看到了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