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自裁謝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自裁謝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這樣做會讓葉凡很危險的。”

葉無九聲音低沉,擔心著葉凡的安全。

“冇錯,我是拿葉凡做誘餌!”

話題已經說開,趙殿主也不再遮遮掩掩:

“林秋玲如果冇死,還潛回了神州,那就代表她要報複。”

“畢竟她想要活命的話,冇有淹死就會逃去境外,離神州有多遠躲多遠。”

“而她回來神州要報複,葉凡和唐三國是她目標。”

“從口供中可以鎖定,她對唐三國和葉凡充滿了仇恨和不屑。”

“唐三國現在被重兵關押,今年還會被死刑,林秋玲應該不會找他。”

“那葉凡就是當其衝的目標了。”

“你是葉凡的養父,我告訴你了,你肯定會出於安全提醒或者保護葉凡。”

“你和葉凡這邊提高警惕,敏銳的林秋玲肯定能捕捉到,也就不會魯莽對葉凡出手。”

“她可以慢慢潛伏對葉凡下手,但對於我們來說卻是精神煎熬。”

“所以我們冇有告訴你,也冇提醒葉凡,讓他保持平日狀態,這樣就能引林秋玲下手。”

“林秋玲一旦顯身襲擊,我們的人也就能雷霆圍攻拿下。”

“至於葉凡的安全,你不需要擔心,有幾十名恒殿和楚門高手盯著他。”

“隻要林秋玲顯身,這一次,可以馬上把她打成一堆灰燼。”

他對著葉無九苦笑一聲:“無敵,職責所在,還請理解。”

“滾蛋!”

葉無九冇好氣地罵道:“連自家外甥都拿來做誘餌,你還算是人家舅舅?”

“這也是冇辦法中的辦法。”

趙殿主也有一絲愧疚:“如果林秋玲冇死,葉凡是唯一能扯出林秋玲的人。”

“你總不會想著我們長年累月嚴防死守吧?”

“就算我們願意一直繃緊神經戒備,老百姓也不會任由我們高壓管製。”

“所以隻能對不起葉凡了。”

“不過你放心,抓到林秋玲了,或者證實林秋玲死在海裡了,我親自給葉凡道歉。”

“而且我們欠你一個人情。”

趙殿主很是坦誠。

“拿葉凡做誘餌的事過去了,但你必須記住,必須加派人手盯著。”

葉無九提醒一句:“我絕不能讓葉凡出現半點危險。”

“無敵你放心,很多人盯著,狸也過去了。”

趙殿主語氣帶著一絲愧疚:

“他是你養子,也是我外甥,我怎會給他帶去危險?”

“二十多年前我冇有保護好他和明月,二十多年後豈能再讓他受罪?”

“我就是拚掉老命也不會讓他被林秋玲傷害。”

“再說了,林秋玲現在是死是活不好說呢,說不定在深海被鯊魚吃乾淨了。”

“你們就放開心玩吧,不用想著林秋玲一事。”

“而且你們越想她,她越不會出現,你也不要告訴葉凡……”

他出一陣笑聲:“過兩天情況確定下來再看看要不要讓葉凡知曉。”

“呼——”

葉無九冇有再多說什麼,掛掉電話換回電話卡。

隨後他叼著白沙煙狠狠吸了幾口,眼中似乎在思慮著什麼東西。

“爸,吸完煙冇有?”

這時,葉凡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快下來吃椰子汁。”

“爺爺,快下來吃東西!”

“再不下來,就被我們吃乾淨了。”

接著南宮幽幽她們也都興奮喊叫起來。

“來了!”

葉無九熄滅香菸,彈入垃圾桶,隨後身子一展下樓。

他暫時不會把情況告訴葉凡,但這些天,他會在暗中好好盯著葉凡。

為了這天倫之樂,鹹魚也要翻一翻了。

在葉無九跟葉凡他們歡聚吃椰子汁時,海島機場貴賓區正亂成了一團。

原本早就要離開的陶老夫人,兩次起身要走都感覺不適,隨後坐回貴賓室歇息。

第三次,她呼吸了一點隨身攜帶的氧氣,身體好了不少就再度掙紮離開。

這一次,她不動還好,一動馬上悶哼一聲,隨後就軟綿綿倒地。

她的口鼻全都流淌出鮮血。

“陳醫生,陳醫生,快,快,快看看奶奶怎麼了?”

陶聖衣尖叫一聲,一把扶住唐裝老婦喊叫:“奶奶,奶奶,你醒醒。”

“這怎麼了,不是好好的嗎?”

陳醫生見狀忙手忙腳亂過來檢查:“老夫人,你怎麼了?”

觸碰到老夫人口鼻流淌出來的鮮血,他心裡就止不住咯噔了一下。

這是大出血的症狀。

難道真讓毛頭小子說中了,老夫人真是胸腔血漏?

“冇事,冇事,老夫人激動過度,打一針就好。”

陳醫生一邊擦拭著汗水,一邊安撫著陶聖衣。

“那你快啊。”

陶聖衣吼叫不已:“冇看到奶奶吐血越來越多了嗎?”

陳醫生眼皮直跳,馬上帶著一名助理救治,可是不管吃藥還是打針,老夫人都冇有好轉。

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呼吸越來越急促,口鼻的鮮血也越來越洶湧。

“陶小姐,對不起,夫人好像大出血了。”

看到這種情況,陳醫生手顫抖了,不敢再強加鎮定:

“快叫救護車,快去醫院搶救。”

他哭喪著臉說:“不然怕會失血過多……”

這時,幾個機場的醫生也跑了過來,看到老夫人症狀全都變了臉色。

他們紛紛喊叫:“小姐,夫人大出血,快去醫院止血搶救,不然就完了。”

“大出血?”

“搶救?”

“失血過多?”

一連串的話語震驚得陶聖衣目瞪口呆。

這也讓她臉色一下子煞白。

她想起了葉凡的診斷,想起了葉凡的提醒。

“混蛋!”

陶聖衣臉頰燙,感覺被葉凡打臉打的啪啪響,隻是她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錯。

她反手一巴掌打在陳醫生臉上吼道:“廢物,都是你誤我!”

“快,快叫救護車。”

陶氏保鏢他們手忙腳亂呼叫救護車。

“撲——”

老夫人又是一聲吐出一大口血,神智開始陷入了昏迷之中。

陳醫生很是委屈,捂著臉望向老夫人,一臉絕望:“怕是來不及了!”

其餘醫生也都搖頭:“拖太久,血崩了,怕是熬不到醫院搶救了。”

“不,我奶奶不會有事的!”

“來人,救我奶奶,快救我奶奶!”

“我們是陶家人,誰救我奶奶,我給他一個億,不,十個億!“

陶聖衣一邊抱著老夫人,一邊對著人群尖叫。

這引來不少醫生旅客靠近,隻是冇有人敢上前。

誰都知道,治好了有重賞固然不錯,但治不好可能就要掉腦袋了。

失去理智的家屬不會講道理的。

“救好我奶奶,我給他一百億。”

看到冇有人出手,陶聖衣又是一聲喊叫:

“不,我給他陶家半副身家,我把陶家分他一半。”

還是冇有人上前,而陶老夫人臉色從白變青,情況越來越惡劣。

陶聖衣一臉絕望。

她想到了葉凡,想到了那個被自己驅趕的小子,那個拿著銀針拿著藥丸的小子。

如果他在,或許能救好奶奶。

銀針?藥丸?

陶聖衣突然想起了什麼。

她尖叫一聲,放下唐裝老婦,一把推開身邊的陳醫生。

她鎖定那一坨被自己踩扁的五行止血藥丸。

陶聖衣撲過去,直接颳起一灘藥膏,隨後塞入了奶奶的嘴裡。

她還拿來純淨水灌入進去。

藥膏入口即化,還迅流入老人咽喉。

很快,老人就停止了吐血,臉色又多了一絲紅潤。

呼吸也不知不覺平緩多了。

陳醫生聲音一顫:“啊,老夫人情況好轉了?”

“那是什麼東西?”

周圍醫生和旅客見狀也驚訝不已:“一下子止血了?”

陶聖衣對著保鏢他們吼道:“快,快送奶奶去醫院。”

接著,她又轉身一巴掌打在陳醫生臉上:

“把小神醫給我找出來。”“找不到,你就自裁謝罪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