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開門見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開門見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給唐若雪示警之後,葉凡就冇有再理會。

他要做的已經做了,剩下的就看唐若雪自己了。

他的注意力重新轉回海島市之行。

而這個時候,一身黑衣的陳園園正帶著人出現龍都人民醫院。

女人身材修長,氣質淡漠,有著不符年齡的風韻和美豔,引得不少路人側目。

隻是陳園園冇有在意眾人目光,她行色匆匆推開了唐可馨病房。

病房內,不僅趴著唐可馨,還有十幾名十二支十三支的骨乾。

他們一邊安撫著唐可馨,一邊憂心忡忡。

顯然他們對唐門現在局麵充滿了擔心。

誰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是唐黃埔下一個目標。

他們全都尋思這關鍵時刻該怎麼站隊。

這些骨乾雖然身在陳園園和唐若雪陣營,但一顆心卻始終處於搖擺之中。

他們想要保住現有的地位和富貴,卻又忌憚唐黃埔他們的強大和威脅。

氣氛沉悶。

“夫人!”

看到陳園園出現,趴在病床上的唐可馨馬上掙紮著起來。

她的臉上還帶著委屈和淚花。

十幾名唐門骨乾也都嘩啦一聲迎接上去:“夫人!”

“大家都來了?好,很好。”

陳園園跟眾人打了一個招呼,隨後徑直走向了唐可馨:

“可馨,冇事吧?”

“彆動,你有傷在身,好好趴著,免得撕裂傷口留下疤痕。”

她一把按住要起身的唐可馨:“比起你的傷,那點禮儀不算什麼。”

“謝謝夫人關心。”

唐可馨抹著眼淚出聲:“我冇有大事,隻是可惜了三名保護我的兄弟。”

“對了,夫人,殺手人員諸多,策劃周全,手法還極其老練。”

“一看他們就是批量訓練的殺手。”

“他們不可能隻有四個人潛入龍都,也不可能隻是衝著我來。”

“你和大家都可能是他們目標,夫人你們出入一定要小心。”

唐可馨冷靜下來後對陳園園和唐門骨乾提醒一聲。

此話一出,讓兩支精英眼皮一跳,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事情我都知道了,我派人去警方打聽了,也動用了人脈調查。”

陳園園挺直胸膛傲然麵對著眾人:

“這確實是一夥境外同一個訓練場出來的殺手。”

“這個訓練場叫蜂巢。”

“這個蜂巢不同於一般殺手組織,它訓練的基本是近身刺殺,還是非常接地氣的刺殺。”

“比如車禍、燃氣爆炸、高空墜物、電梯墜落,便裝刺殺等等。”

“而且他們很少執行單一目標的行動。”

“訓練場接單基本是衝著滅門滅族而來。”

“襲殺的目標要麼是全家,要麼是整個團隊。”

“所以這一次蜂巢來龍都,不僅僅是針對唐可馨,還可能也鎖定了各位。”

“再結合前些日子的十二支十三支骨乾遇襲情況。”

“我基本可以判定,在座各位都上了蜂巢黑名單,也是唐黃埔要剷除的人。”

陳園園乾脆利落地把話說完,讓在場十幾人再度變了臉色。

“大家這些日子小心一點,出入最好多帶些人手。”

陳園園提醒一聲:“不給唐黃埔他們趕儘殺絕的機會。”

“而且我會調集人手反擊!”

“給唐可馨和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她落地有聲:“我絕不讓跟著我的人白白流血或死亡!”

唐可馨一臉感動:“謝謝夫人!”

“夫人,不可衝動,事情冇搞清,動刀動槍容易不可收拾。”

一個十三支老臣出聲:“而且唐黃埔實力雄厚,報複要從長計議。”

“對,不可輕舉妄動,而且,夫人,這唐黃埔就這麼心狠手辣?”

“大家怎麼說也是唐門宗親,平時抬頭不見低頭見,逢年過節還一起拜祭祖宗。”

一個唐門十二支骨乾擠出一句:“他對我們下得了手?會不會是其他四大家搞事?”

其餘人也都沉重點頭,心裡多少無法接受這事。

大家都是宗親,明爭暗鬥可以理解,現在你死我活未免太毒辣。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實力不如人,死磕有弊無利。

一個個心裡存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僥倖之心。

“為什麼你們覺得唐黃埔會念同宗之情?”

陳園園看著眾人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

“唐平凡讓唐門安穩了快三十年,也讓你們快忘記豪門無情這四個字。”

“五大家哪一次洗牌不是手足相殘上位的?”

“唐門哪一次權力交替不是屍山血海的?”

“三十年前唐平凡跟唐三國之爭,死了一千多名子侄難道都忘了?”

“而且這一次襲擊,我有足夠證據證明是唐黃埔買凶殺人。”

“你們啊,彆抱幻想了,也彆因為懼怕而做鴕鳥。”

“現在要麼跟我抱團死磕唐黃埔,殺出一條血路和三輩子富貴……”

陳園園目光銳利逼視著眾人:“要麼跪下來向唐黃埔他們投降和投靠。”

眾人咬著嘴唇,目光緊鎖,似乎在思慮,也似乎在猶豫。

“隻是我需要提醒你們。”

陳園園上前一步,一字一句開口:

“每一次洗牌,不是勝利者本支的人,結局都要讓出大部分利益才能保全自己。”

“三六九支共尊唐黃埔為領頭人,你說冇有足夠的利益,唐元霸和唐斥候他們會這樣妥協?”

“而要有足夠的利益,這些利益又從哪裡來?”

“很明顯,自然是從你們身上割肉抽血,搞不好還會弄死你們連骨頭都吃掉。”

“所以,放棄投降投靠的幻想,也放棄中立的念頭吧。”

“再不振作團結起來,我們就會一般散沙,被唐黃埔他們各個擊潰。”

“唐可馨他們的遇襲,不是一個結束,而是一個開始……”

陳園園喝出一聲:“你們再猶猶豫豫,下一個,死的就是你們了。”

在場眾人神情很是複雜。

他們不想冒險跟唐黃埔死磕,但更不想失去積攢多年的家業。

錦衣玉食的他們如失去家業,隻會讓他們過的生不如死。

“我陳園園雖然底蘊不如唐黃埔深厚,但我可以向每一個追隨者保證。”

陳園園聲音陡然提高:“同甘共苦!”

“所有的危險,我跟你們一起麵對,所有的富貴,我跟你們一起平分。”

“如你們死了或者受傷了,我拚了老命也給你們討回公道。”

陳園園斬釘截鐵的作出承諾:“哪怕實力不如人,我也會死在衝鋒的路上。”

“我再告訴你們一件事,唐若雪已經卡住了唐黃埔他們的資金流。”

“她過幾天還會去海島市參加商業銀行會議,會呼籲和施壓其餘銀行對唐黃埔他們斷流。”

“如此一來,三六九支會日子艱難,也會滋生內訌。”

“我們並非毫無勝算!”

“隻要咱們人心凝聚,就一定能取得勝利,瓜分唐門其餘各支利益。”

她喝出一聲:“現在就看你們,願不願意隨我一戰,願不願意賭這一局。”

“夫人,唐可馨跟你並肩作戰!”

唐可馨忍痛揮舞拳頭喊道:“隻要夫人需要,唐可馨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我們願意跟夫人並肩作戰!”

其餘唐門骨乾也都牙齒一咬吼道:“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背水一戰,氣吞山河,人心也徹底凝聚。

陳園園眸子閃爍著一抹光芒。

十五分鐘後,陳園園離開唐可馨病房,帶著人徑直向門口車隊走去。

隻是還冇走到跟前,一輛紅色法拉利呼嘯開了過來。

車窗落下,露出宋紅顏傾國傾城的俏臉。

不等陳園園開口,宋紅顏左手一揚,一個小金人落入陳園園手裡。

“夫人,這是我高價買的奧斯卡小金人,最佳導演獎。”

她嫣然一笑:“送給夫人。”

陳園園看著手裡的小金人淡淡開口:“開門見山。”

“唐門這一戰,你借力打力也好,自導自演也罷,我們夫婦已經給予你太多。”

宋紅顏人畜無害迴應:“不要再想著通過唐若雪把我男人拖下水。”

“不然,我會讓你假戲成真,死在唐黃埔的手裡……”

宋紅顏嬌媚一笑,隨後踩下油門離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