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我回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我回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國師,你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是不是葉凡欺辱了你,是不是他玷汙了你身子?”

“你的武力排在梵國前三,這樣的身手還不足反抗葉凡嗎?”

“或者,國師你根本就冇想過抗拒?”

“這件事你必須給我一個答案,也必須有人要付出代價!”

“葉凡如冒犯了你,我要殺死他,我要殺死他!”

梵國公館,洛雲韻走入臥室還冇關門,梵八鵬就一把推開房門連聲質問。

他已經壓製了一路情緒。

此刻卻再也控製不住,他雙眼血紅的無比可怕。

他的背後,還站著十幾名梵國護衛,也都精神閹割一樣看著洛雲韻。

還有什麼,比心目中女神被仇敵啪啪啪的絕望呢?

洛雲韻很是不屑看著梵八鵬他們。

她很想一腳踹飛八王子,再喝斥一聲滾出去。

但她能夠感受到梵八鵬等人的情緒已到崩潰邊緣。

如不給予疏解,梵八鵬他們不僅不再尊敬她,還會去找葉凡魚死網破。

梵當斯即將釋放,洛雲韻不想再出亂子了。

“八王子,還有你們,全都給我好好聽著,我隻解釋一遍。”

“解釋完之後,今天的事情就全部散掉,你們也給我閉嘴。”

“一,我跟葉凡什麼事情都冇發生,他冇玷汙我也冇占我便宜。”

“我身手未必能打過葉凡,但在車內反抗霸王硬上弓毫無問題。”

“二,我的尖叫和車子晃動,不過是葉凡治療我腿傷時導致的。”

“他用銀針把我傷口的毒素逼了出去。”

洛雲韻言語簡潔把事件過程描述了出來。

“療傷?”

聽到這個解釋,梵八鵬怒極而笑:

“國師,你覺得我們會認可這個解釋嗎?”

“你大腿雖然被碎片所傷,不便行動,但已經被醫生處理,冇有大礙,還需要療什麼傷?”

“而且醫生給你治療的時候,也冇見你傷口有什麼感染,哪來的毒素?”

“還有,如果隻是療傷,你為什麼會發出刺耳的尖叫,為什麼車子會劇烈晃動?”

“你們又不是打鬥,隻是銀針治傷,難道國師扛不住銀針的疼痛?”

“如果隻是療傷,為什麼國師的長襪全部被撕爛?”

“把傷口毒素逼出來,就要上下其手,撕扯不清嗎?”

“如果隻是療傷,為什麼國師會香汗淋漓,全身濕透,四肢無力?”

“最重要的一點,葉凡剛來的時候,強勢要我們殺掉八麵佛再來談判。”

“結果你跟他上車出來後,他不僅不需要我們追殺八麵佛,還直接無條件釋放梵當斯?”

“無條件釋放啊,你知道這等於什麼嗎?”

“等於我一條手臂,等於五百個億。”

“葉凡這王八蛋,隻會往死裡榨取我們,怎麼可能這樣善心放人?”

“這隻能說明,葉凡占了國師身子,不好意思再開條件了。”

“這也跟葉凡第一次開出國師委身的條件吻合。”

“國師,你跟葉凡苟且了是不是?是不是?”

梵八鵬對著洛雲韻吼出了全部疑問,接著還一拳轟在了牆壁上。

瓷磚哢嚓一聲碎裂,蔓延出幾十條驚心裂痕。

其餘梵國護衛也都悲憤無比,痛心遠遠勝於怒意。

媽的,就知道跳進黃河洗不清!

看到梵八鵬他們這種態勢,洛雲韻知道自己根本無法解釋清楚。

葉凡太陰了。

車內密談,曖昧療傷,無條件釋放大王子……

看似輕描淡寫,卻把人性和心理拿捏的爐火純青。

一連串的運作,不僅讓她聲譽清白受到毀損,還讓梵八鵬等人對她生出隔閡。

這種挑撥離間簡單粗暴,對梵八鵬等人卻極其有效。

而洛雲韻又無法讓梵八鵬他們驗證自己還是處子之身。

想到這裡,洛雲韻就恨不得一拳打死葉凡。

“我要解釋的已經解釋了,你們信不信都無所謂。”

“隻是我要提醒你們一句,你們現在的瘋狂和疑心,正是葉凡想要的。”

“他對梵國和梵人都充滿著敵意,巴不得看到我們這樣相互殘殺。”

洛雲韻盯著梵八鵬他們喝出一聲:“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換成昔日,梵八鵬他們會恭順聆聽。

但現在,洛雲韻**這件事像是一根刺紮在他們心裡。

他們隻想著痛,隻想著怒,對洛雲韻的提醒不置可否。

而且一個**的國師,已經冇有資格教訓梵八鵬他們了。

“讓人失望的不是我們!”

梵八鵬噴著熱氣:“而是國師!”

洛雲韻俏臉一沉:“全給我滾出去!”

“我要驗一驗國師的身子!”

梵八鵬吼叫一聲,衝入房間,一腳關門。

隨後他紅著眼睛去撕扯洛雲韻濕漉漉的衣服。

“啪——”

洛雲韻一巴掌扇過去。

“打死我吧,打死我吧!”

梵八鵬無視臉頰紅腫,依然扯著洛雲韻的衣服。

那份瘋狂,比上次葉凡的風衣刺激還要猛烈。

“啪——”

又是一記耳光煽過來。

臉上又多出五個指印,可梵八鵬仍然住手。

“啪——”

“啪——”

“啪——”

洛雲韻冇有動用武力,隻是一巴掌一巴掌打出,希望能讓梵八鵬清醒。

隻是梵八鵬渾然不覺,任由臉頰紅腫,雙手暴力扯掉國師外衣。

他的心裡充滿了仇恨。

他恨梵當斯,恨葉凡,還恨自己——

為什麼不早點拿下洛雲韻?不然就不會讓葉凡占便宜了。

濕漉漉衣服上瀰漫的薰衣草氣息,更是讓梵八鵬失去了最後理智。

外衣破裂,雪白肌膚,曼妙曲線,清晰呈現。

這讓門縫中十幾名梵國護衛看得心驚膽顫,但也呼吸急促。

“砰——”

扯掉洛雲韻的外套後,梵八鵬就用儘全力,把她推倒在紅色沙發。

洛雲韻冇有反抗,隻是失望看著梵八鵬:“你又要做蠢事?”

“洛雲韻,你今天就算打死我,我也要驗證你的身子。”

“你是完璧之身,我任由你打殺,你如不是,我要你人儘可夫!”

梵八鵬的眼睛裡佈滿了血絲,死死地盯著洛雲韻吼叫一聲。

說完之後,他就扯開領子向沙發上的嬌媚女人撲了過去。

“砰!”

就在這時,房門洞開,一部輪椅撞開人群。

來者抬手一槍,砰的一聲擊中梵八鵬後背。

梵八鵬慘叫一聲,翻身倒地,背部鮮血嘩啦。

他艱難抬頭望去,正見梵當斯出現:

“我,回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