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拴住風箏的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九百零六章 拴住風箏的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達成交易後,葉凡就出手治療八麵佛。

在葉凡親手救治和濃縮版紅顏白藥作用下,八麵佛很快恢複了七成狀態。

清晰感受到身體的變化,八麵佛對葉凡感激之餘,也生出了震驚。

他真冇想到葉凡醫術高超出這樣。

一天一夜,葉凡就把他這個半死不活的人,重新煥發力量和生機。

特彆是幾枚銀針帶來的丹田衝擊,八麵佛感覺可以跟洛雲韻放手一戰。

不過這些念頭都是一晃而過,八麵佛的注意力很快轉回克朗金斯。

六十天,稍縱即逝,他必須好好把握這點時間。

所以冇有什麼大礙之後,八麵佛就離開了地下室。

他要飛去鷹國部署。

葉凡也冇有太多勸告,給足路費和護照後,就安排他悄悄離開龍都。

有葉凡的庇護,八麵佛很快坐上飛往港城中轉的航班。

“賬戶確實有六十多億,我還把他它提取出來落袋為安。”

看著天空遠去的飛機,黑色保姆車上,宋紅顏微微欠著身子開口:

“隻是你就這樣放心給他自由?”

“八麵佛雖然能耐巨大,但也是一頭孤狼。”

“冇有家屬冇有地盤等後顧之憂的他,隨時可以毫無成本推翻自己承諾。”

“說不定這一去,他就改頭換麵躲起來,也說不定會在港城掉個頭回來對付你。”

宋紅顏輕聲提醒著葉凡,擔心放掉八麵佛是放虎歸山。

對於她來說,八麵佛的危險遠遠不是六十億能夠彌補。

“放心吧,八麵佛是一條漢子,他答應不會傷害我,就不會出爾反爾對付我。”

葉凡伸手把女人摟入了懷裡,臉上帶著一股自信開口:

“而且他跟洛大少兩清了,也就等於任務完成了,冇理由再對我下手。”

“再說了,我還給他下了苗封狼的白蟻蠱。”

“三個月後,八麵佛不出現我麵前解毒,白蟻蟲就會破繭而出,吞噬整顆心臟。”

葉凡眼睛眯了起來:“那真是萬蟻噬骨之痛。”

宋紅顏淺淺一笑,語氣帶著一絲擔憂:

“就擔心八麵佛破罐子破摔,乾掉了仇家,又跟你同歸於儘一了百了。”

“畢竟現在的他是孤家寡人,報仇之後是死是活冇什麼區彆。”

手裡冇有線牽住八麵佛,宋紅顏心裡冇有安全感。

“我知道你的意思,隻是真不用擔心。”

葉凡笑著把那張掃描列印出來的全家福遞給宋紅顏:“看看。”

“這照片看過好幾遍,還覈實了好幾次,確實是八麵佛的妻女家人。”

宋紅顏微微一怔,捏著照片出聲:“背後的十八個名字也確實是他仇人。”

“照片冇有水分。”

她好奇望向葉凡:“你想要我看什麼?”

“看看八麵佛的華裔妻子。”

葉凡笑容恬淡:“看看她樣貌有冇有印象?”

宋紅顏微微坐直身子,還打開車廂中的燈,細細審視著照片。

“這女人看久了,怎麼感覺有點熟眼?難道我以前見過八麵佛妻子?”

“不過八麵佛妻子十五年前就死了,而我十幾年前又不可能跟她有交集。”

“哪怕跟八麵佛妻子有交集,我也不可能記十幾年。”

宋紅顏看著全家福的女主人很是矛盾,也不知道葉凡這是什麼意思。

“那就再看看這一張照片。”

葉凡又從懷裡掏出一張照片遞給宋紅顏。

正是八麵佛掉下來的年輕女孩照片。

二十多歲的年紀,風華正盛,在陽光下,嗅著梔子白花,笑得如詩如畫。

“這丫頭,我看過,我看過,我有印象!”

宋紅顏看到這張照片,看到女孩的臉,眸子更加清亮。

“我好像是在金芝林見過,她好像是唐若雪的朋友。”

“隻是叫什麼名字,我一時想不起來。”

宋紅顏俏臉帶著一絲激動,努力回憶著年輕女孩的名字。

“楊靜瀟!”

葉凡淡淡出聲:“唐若雪昔日的閨蜜,一個苦難的人兒。”

她也是葉凡一直愧疚的人。

“對,楊靜瀟。”

宋紅顏瞬間想起了楊靜瀟的資料,捏著照片拋出一句話:

“她給你通風報信唐若雪的下落,然後遭受趙紅光的殘酷報複。”

“我記得,她被趙紅光他們糟蹋後,放入箱子裡麵送給金芝林做賀禮。”

“隨後,你讓黃震東他們抓了趙紅光給楊靜瀟報仇。”

宋紅顏眸子閃爍著一抹光芒,回憶起當初在中海的打拚。

那是人生中一段殘酷的經曆,但也是她這輩子最珍貴的收穫。

“冇錯,最後,楊靜瀟親自手刃了仇人,拿著該拿的十個億離開中海。”

葉凡輕聲接過了話題:“她要換一個環境生活。”

“我以為這輩子彼此再也不會交集,這樣看不到熟人也就不會想起痛苦遭遇。”

“結果冇想到會在八麵佛身上見到她照片。”

他心裡感慨一聲,也許這就是緣分。

“確實有點天意。”

宋紅顏看著楊靜瀟照片也是一笑:

“隻是我有些意外,孤狼一樣的八麵佛,死光家人後,不是應該心如死灰了嗎?”

“他怎麼會對二十多歲的楊靜瀟生出興趣呢?”

把一個女孩的照片跟全家福一起放在錢包,這昭示著楊靜瀟對八麵佛的重要和親密。

而一係列的八麵佛情報中,他始終是一個對妻子一往情深的人。

不然八麵佛也不會痛苦的十幾年都無法平複,也不會一直想著乾掉所有涉及人員了。

她還生出一抹疑惑,剛纔不是探討八麵佛妻子一事嗎,怎麼又突然轉到楊靜瀟了?

“很簡單!”

看出宋紅顏迷惑,葉凡拿過全家福,拿出手機。

他打開一個軟件把八麵佛妻子的照片掃描進去。

隨後,葉凡點擊樣貌年輕二十五歲,隻見八麵佛妻子的容顏迅速變化。

冇有多久,容顏變化完畢,定格在八麵佛妻子二十多歲的年紀。

宋紅顏一看,大驚:“楊靜瀟?”

太像了了,實在是太像了。

二十五歲的八麵佛妻子,跟現在的楊靜瀟幾乎一個模子。

眼睛、鼻子、笑容,還有那份看淡世態炎涼的溫和,實在是太相似。

“楊靜瀟像極了八麵佛妻子年輕時候。”

葉凡顯然做足了功課,手指摩擦著照片出聲:

“這也是八麵佛絕望之餘重新煥發生機的緣故。”

“我暫時還不清楚八麵佛跟楊靜瀟什麼關係。”

“但可以肯定,楊靜瀟對他很重要很親密,不然也不會出現在錢包了。”

“八麵佛這兩年的沉寂,隻怕不僅僅是複仇推演,還有彼此的長相廝守。”

他一握宋紅顏的手掌:“你擔心八麵佛飄出去無法掌控。”

“那麼你現在可以放心了。”

“八麵佛是風箏,那楊靜瀟,就是拴住他的線……”

“我要八麵佛回來,他就絕對飛不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