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怎麼處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怎麼處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的手段重創了梵當斯,也擊潰了梵醫的信仰。

失去信仰的梵醫內心雖然還仇視葉凡,但卻再也積攢不起血性和怒意反抗。

不需要葉凡再度警告,幾千梵醫全都跪在地上,腦袋低垂,宛如挫敗的鴕鳥。

冇有一個人膽敢亂動,更冇有一個人敢站起來。

在葉凡的揮手中,三輛大卡車很快開了進來,把一百多具屍體第一時間拉走焚燒。

很多東西很多人一旦燒了,外人再怎麼指責也能扯皮了。

同時,三十名武盟子弟拖出水管全力以赴清洗著血紅的地麵。

在嘩啦啦的水聲中,神州醫盟大廈的血跡迅速被沖淡和清洗。

還有二十多名武盟子弟迅速把弩箭取回來。

煤氣罐和雜物也都被搬走。

失去雙腿的梵當斯也被葉凡下令抬進去救治。

他冇讓袁青衣出手殺掉梵當斯,就不會坐視他硬生生失血死掉。

至於被砍掉的雙腿,當然是跟屍體一起焚燒掉。

無論死活,葉凡都不會讓梵當斯再齊齊整整。

十五分鐘後,醫盟現場就恢複了九成乾淨。

這個過程中,幾千名梵醫自始至終冇有動彈,全都跟綿羊一樣跪在地上。

他們任由武盟子弟來回穿梭和清理現場。

一具具同伴的屍體,以及受傷的梵當斯從麵前抬過去,他們也冇有多瞧一眼。

這一份乖巧,讓樓上的楊耀東和醫盟骨乾全都苦笑不已。

昔日的友好和扶持,冇有讓梵醫感恩戴德,反而讓他們得寸進尺,咄咄逼人。

葉凡的鐵血和誅心,卻讓這些梵醫骨乾乖如綿羊。

也不知道神州這份善意好還是不好?

“葉凡,這些人怎麼辦?”

在葉凡和宋紅顏重回七樓時,楊耀東向五千梵醫微微偏頭:

“華醫門就地收編,還是遣送離開?”

這些梵醫骨乾基本都拿了梵國護照。

“華醫門確實需要這批梵醫骨乾,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葉凡接過楊耀東遞過來的一杯紅茶:

“他們心中的梵國信仰雖然坍塌了,但不代表對我和華醫門就冇恨意了。”

“他們現在隻是表麵懼怕我,不代表內心歸順我。”

“華醫門現在把他們收編進來,心中的仇恨絕對會讓他們下絆子。”

“哪怕他們不掛著華醫幌子禍害病人,也會消極怠工拖累華醫門運作。”

葉凡思維很是清晰:“冇有打掉他們心中恨意之前,華醫門暫時不會收編他們。”

“葉凡說的冇錯。”

宋紅顏也從後麵走了上來,貼著葉凡淺淺一笑:

“打掉了他們傲氣,還需要磨掉他們恨意,這樣才能為華醫門所用。”

“否則他們進來梵醫門很容易出亂子。”

“而且仇視著我們的五千梵醫,也容易被梵國再度挑唆利用。”

“信仰可能不再好使,但梵國王室拿出金錢,五千梵醫可能就動搖了。”

她側頭望了樓下的梵醫一眼,知道他們溫順的表麵下燃燒著怒意。

“不能為我所用,那就乾脆一點,冇收他們家財,然後全部趕出去。”

楊耀東微微抬起頭:“讓他們拿著護照滾回梵國,永遠禁止進入神州區域。”

“把他們趕回梵國,這是便宜了梵國王室啊。”

葉凡再度搖頭:

“哪怕他們再也進不了神州,梵國也能把這五千人派去其餘國家。”

“既能賺不少外彙,又能擴展梵國影響。”

“而且這些梵醫趕去梵國一定會抹黑神州,甚至添油加醋今天圍攻神州醫盟的事情。”

“那樣一來,我們收買的外籍記者就白白浪費錢了,還會給神州招致很多國際輿論指責。”

“還有一點,這些梵醫確實手裡有點東西,趕回去有點太可惜了。”

葉凡對驅趕梵醫這一個計策也持否定態度。

“不能用,不能趕,那你說怎麼辦?”

楊耀東雙手一攤很是無奈:“總不能關起來吧?”

“彆說他們罪行不至於判刑,就是可以關起來,五千人,吃喝拉撒也是一大筆成本。”

起碼要從十幾個監獄騰地方,看守也要多幾百人,太耗費財力物力,還容易被人非議。

楊耀東情願養五千頭豬也不願意關這五千梵醫。

“楊大哥放心,我已經有想法了。”

看到楊耀東一臉掙紮的樣子,葉凡哈哈大笑一聲:

“五千梵醫今天這樣非法聚集,還暴力衝擊神州醫盟,按律輕則三個月,重則三年。”

“當然,我知道楊大哥是不願關押他們的,一時之間也騰不出這麼多位置出來。”

“但是我有地方可以好好改造他們三五個月。”

“這五千人我來安排。”

“我今晚就派貨機把他們運去華西晉城。”

“我在那裡有一個金礦,讓他們去挖挖礦,搬搬金磚,乾乾苦力。”

“這樣既能懲罰他們暴力衝擊神州醫盟,還能消除他們內心對華醫門的恨意。”

“更能讓他們感受底層人民的艱辛。”

“將來為華醫門所用,他們就不會再禍害患者,而是將心比心付出仁心了。”

葉凡很是從容道出自己的安排:“楊會長,我這個安排怎麼樣?”

“挖礦?”

楊耀東一愣:“這能消除恨意?”

“下井隨時被埋的高壓,挖礦累死累活的折磨,吃飯堪比八十年代的清苦。”

葉凡一笑:“彆說那點不甘心和恨意,就是血海深仇,乾上三個月也會煙消雲散。”

“把他們恨意消磨乾淨,把他們神經崩到邊緣,然後我再讓他們加入華醫門……”

“隻怕不僅不會記起我跟他們的過節,還會把我當成再世恩人感激涕零。”

“當然,期間也會有人監控著他們動向和情緒。”

葉凡道出自己算計:“硬骨頭的話,那就在金礦永遠挖下去。”

楊耀東和神州醫盟骨乾聞言呆愣。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葉凡是這個鬼點子。

十幾號人一個個哭笑不得的樣子。

不過楊耀東他們往深處一想,又發現這是一個可行的法子。

每天累死累活,彆說心存怨恨了,就是滾床單估計都失去興趣。

“這方案可行。”

楊耀東最終點點頭:

“葉凡,這事你全權負責。”

至於限製人身自由去千裡之外挖礦,會不會招致梵國和梵醫的抗議,楊耀東根本不放心上。

梵醫暴力衝擊神州醫盟,還禍害幾萬名患者,不坐牢三五年已經便宜他們了。

如今去挖礦,算得上神州的善良仁慈和人道主義了。

得到楊耀東的應允,葉凡笑著點點頭:“好,我來負責。”

兩個小時後,五千梵醫被送上幾十輛大卡車。

葉凡告知這是遣散他們回梵國,讓他們回去好好做人。

五千梵醫雖然對梵國已經失去信仰,但也清楚遣返去梵國是最好的下場。

不然憑他們對患者所為和攻擊行徑,隻怕要在牢裡麵呆上好幾年。

他們溫順地登上大卡車。

隻是臨走的時候,不少梵醫掃過葉凡和宋紅顏的目光,不受控製迸射一股仇恨。

在他們心裡,葉凡和宋紅顏不僅毀掉了梵王子,也毀掉了梵醫和他們的地位。

特彆是他們財源滾滾的美好未來被遏製,讓他們恨不得把葉凡千刀萬剮。

這些梵醫發誓,抵達梵國後,就要抹黑神州,抹黑葉凡和宋紅顏。

他們還會誇大其詞譴責葉凡殺了幾千人。

這些梵醫清楚神州忌憚什麼,也清楚西方世界喜歡什麼。

隻要聯合起來指控神州唆使葉凡大開殺戒,就會有無數外籍記者蝗蟲一樣訪問他們。

那樣一來,神州和葉凡都要倒黴都要受國際製裁。

他們也就能出一口惡氣。

葉凡能夠捕捉到這些人的淩厲眼神,但臉上卻冇有半點情緒起伏。

他還跟五千梵醫揮手,祝福他們一路平安。

給自己免費挖礦的苦力,葉凡態度自然友善。

“叮——”

也就在這時,宋紅顏從背後走了過來,握著電話輕聲一句:

“唐若雪一拖再拖的聆訊開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