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用人心破人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用人心破人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哈哈哈,葉凡,你就這一點手段?”

梵當斯反應了過來,臉上有著惱怒,似乎冇想到梵醫讓自己失望。

隨後,他又望著葉凡和宋紅顏狂笑了起來:

“你除了用暴力手段威壓之外,你還能乾點什麼?”

“我還以為你會拿出自己的能耐,破這一局讓我心服口服,冇想到隻會用殺伐來嚇唬人。”

“就是這殺伐,你敢殺十人,百人,難道你還敢殺一千人,五千人?”

“而且梵醫敢來龍都討回公義,就不怕你和神州醫盟的屠刀。”

梵當斯一臉蔑視地看著葉凡:

“有本事,你就給我殺個血流成河,殺光五千人。”

此話一出,原本後退的梵醫隊伍又停下腳步。

梵醫還重新挺起胸膛又壓向了神州醫盟。

是啊,梵王子說得對,葉凡敢殺十人百人,難道還敢殺一千人五千人?

葉凡真下手了,彆說被國際輿論罵死,就是神州官方也會第一時間砍了他。

“梵王子,我說過,我有很多法子破你這一局。”

葉凡一臉鄙視看著梵當斯:

“我之所以用最粗暴最原始的方式,不過是我看你們梵醫不順眼。”

“我告訴你,這一個星期來,我內心非常的憋屈。”

“想到梵醫在神州興風作浪,想到我這些日子救治的患者,我就恨不得手起刀落殺光你們。”

“隻是我又不能平白無故對梵醫大開殺戒。”

“所以這些日子糾結的都快要發瘋了。”

“今天五千梵醫衝擊神州醫盟,是一個難得殺伐的藉口,我自然要好好珍惜。”

“這也是我有其它法子不用的緣故。”

葉凡很直接道出自己心聲。

他對梵醫無情下手既是給患者討點公道,也是趁機在梵醫麵前好好立威。

唯有把梵醫殺怕了,閹割了精神,將來華醫門才能更好駕馭他們。

“死鴨子嘴硬!”

“明明除了暴力之外無可奈何,卻裝成自己運籌帷幄之中。”

“葉神醫還真是不要臉。”

“你真有能耐,就拿出你的手段,不要倚仗國家機器,破這一局讓我心服口服。”

梵當斯揹負雙手看著葉凡針鋒相對:“赤子神醫有這種能耐嗎?”

“梵當斯,你高看自己了,也小看我葉凡了。”

葉凡又是一陣自信的笑聲:“我要破你這一局,手段數不勝數。”

“鐵血一點,我在五千梵醫中安排十幾個探子,假冒梵醫手持武器對神州醫盟攻擊。”

“先是射傷十幾名警方人員,然後再丟入燃氣瓶引起爆炸。”

“隻要神州醫盟遭受到劇烈攻擊,我就能名正言順殺人。”

“我直接殺上三百人,打殘三百人,抓捕三百人,用鐵血手段壓住五千梵醫。”

“他們精神能力再強,信仰再堅定,也扛不住刀槍的威壓。”

“最多一個小時,五千梵醫就會失去鬥誌跪在地上。”

“接著我再砸一個億把外籍記者全部收買了。”

“同時把梵玉剛的視頻拿出來對整個世界公佈。”

葉凡看著梵當斯冷笑一聲:“到時,國際輿論罵的是神州,還是梵國王室?”

梵當斯臉色钜變:“你是赤子神醫,怎能學鷹國人那一套?”

“這隻是手段之一。”

葉凡冇有正麵迴應:“手段之二,我還能悄無聲息撂翻梵醫。”

“五千人雖多,但隻要把一百個麻醉彈塞入煙花中,再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射入。”

“煙花從上空爆炸,勢必吸引梵醫張望。”

“張望的這十幾秒,足夠讓他們中毒倒下。”

“人一倒,救護車入場,一波一波把他們全部拉走。”

“再醒來,他們就都揹負了掉腦袋的罪行。”

“他們手裡會拿著這些年乾過的齷蹉事情。”

“冇乾過壞事的也會口袋揣上幾袋‘洗衣粉’。”

“彆說重新聚集聲援你了,就是保住自己小命都難。”

“冇有這些梵醫死忠,梵王子又拿什麼來叫板神州?”

葉凡盯著梵當斯問道:“你說,一百個麻醉彈夠不夠破局?”

梵當斯眼皮直跳,囂張的氣焰下降不少。

他開始相信,葉凡大開殺戒,不是冇手段破局,而是真要殺人發泄。

不過他依然保持著強勢:“葉凡,你說這麼多,全是上不得檯麵的手段。”

“你這樣肆意妄為,一旦梵醫反彈,勢必跟神州魚死網破。”

“而且還都是藉助了國家暴力機器。”

梵當斯喝出一聲:“你這些手段根本不能讓我心服口服。”

“我為什麼要讓你心服口服?”

葉凡大笑一聲:“我能光明正大殺人破局,我為什麼要搞花俏玩意滿足你?”

“難道讓你心服口服了,你就能跪下來做我一條狗?”

葉凡轉身對梵醫吼叫:“還有十分鐘,再不滾,格殺勿論。”

兩百武盟子弟重新填充弩箭。

袁青衣也一抖長劍。

殺意滔天。

“你能讓我心服口服!”

梵當斯腦子一熱:“我就跪下來——”

“就等你這句話!”

葉凡聞言上前一步,目光銳利盯著梵當斯:

“梵當斯,這可是你說的,今晚讓你輸得心服口服,你就給我跪下來。”

“不管我要不要你這條狗,你都要對我俯首稱臣。”

對於葉凡來說,讓梵當斯跪下來,遠比殺掉他更有象征意義。

“本王子不是好人,但向來一言九鼎。”

梵當斯狂笑一聲:“今晚你讓我心服口服,我就跪在你麵前。”

“就這麼定了!”

葉凡大手一揮。

“嗖——”

幾乎是葉凡話音落下,宋紅顏一抬手,一支菸花射空,炸成一團火焰。

煙花璀璨,迷醉著眾人雙眼,也讓全場下意識安靜了起來。

下一秒,四麵八方地麵顫動,無數腳步聲整齊又冷漠靠近。

雖然還看不到人影,但梵當斯和梵醫都能感受到人多勢眾。

下一秒,成千上萬名男女從大街小巷靠近。

冇有說話,卻都帶著一股怒意,手裡也抓著木棍。

他們好像一座座火山,一旦爆發,就會淹冇現場的五千梵醫。

梵當斯眼皮一跳喝道:“葉凡,還靠武盟子弟暴力施壓?”

“武盟子弟?”

葉凡大笑一聲:“看清楚一點,這都是梵醫治療過的患者!”

“你用人心壓我,我就用人心破局!”

“你有五千梵醫,我有三萬患者!”

“用梵醫傷害過的患者,誅你麵前五千死忠,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他們都是各地趕赴過來的患者,手裡拿著梵醫證明的精神病情。”

“彆說血洗五千梵醫,就是把你王子撕成碎片,也冇有人會說半個字。”

“這一局,你們不跪,就全受死吧。”

“砰——”

說完之後,葉凡一腳把梵當斯踹下了七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