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一臉絕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一臉絕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楊先生饒命?

我不敢撒謊?

誣陷宋總?

賈大強幾句話頓時掀起軒然大波。

事情急轉而下。

全場目瞪口呆。

穀鴦和李靜也張大了嘴巴。

近百人目光死死盯住賈大強。

“賈大強,你胡說什麼?”

安妮下意識上前一步吼道:“王子什麼時候讓你誣陷了?”

梵當斯的臉色更是前所未有陰沉。

“安妮小姐,不要殺我,不要催眠我。”

賈大強害怕叫起來:“我不想出賣你和王子的,可我真的不敢再撒謊了。”

“我再誣陷宋總,楊先生他們查出,真會殺掉我的,嗚嗚……”

賈大強看到安妮靠前馬上驚恐挪後,好像看到一頭凶獸逼近自己。

安妮怒吼一聲:“混蛋,我什麼時候要殺你,什麼時候催眠過你?”

冇等安妮靠前,幾名內務府精銳已經抬起手,短槍指向安妮不讓她靠近。

“賈大強,把事情給我說清楚。”

楊紅星親自上前盯著賈大強,一字一句開口:

“說清楚了,還冇有水分,我保你不死。”

“但如果玩花樣或者有所隱瞞,我就地斃掉你。”

“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也是你最後的機會。”

他還環視四週一眼:“我也敬告各位一聲,賈大強現在我罩了。”

“冇有得到我允許或者偷偷下手者,等同於跟我楊紅星開戰。”

“是非曲直,等賈大強把話說完再定奪。”

楊紅星展現著鐵血果斷,讓喧雜眾人無形中安靜下來。

看到楊紅星這麼有權威,賈大強緊張的表情鬆弛些許,但擦擦汗水還是冇站起來。

楊劍雄看著賈大強附和一句:“你現在安全了,把事情真相說出來吧。”

“我是賈大強,華醫門的骨乾成員,靠華醫門賺了不少錢。”

“地位和身份也水漲船高,於是入了梵醫學院的法眼。”

賈大強撥出一口長氣:“梵醫學院用十倍價格挖我過去。”

“既是完善梵醫學院的架構,也是給華醫門一個重擊,報複葉神醫對梵王子的挑釁。”

“梵醫學院不僅挖了我,還給了我一筆經費,讓我把其餘華醫骨乾也拉入梵醫學院。”

“我一番努力,還砸出不少錢,最終聚集了將近三十名華醫門精英投靠梵院長。”

“拉好隊伍後,我就去找宋總解約。”

“結果宋總不僅冇有高抬貴手成全我們,還按照合同罰走了我們三倍薪酬。”

“接著還吊銷我執業資格,更是以泄露商業機密罪名報警,把我在梵醫學院門口抓起來。”

“我害怕,我擔心死在牢裡,就在被抓的時候,向梵當斯王子喊叫我知道宋總和華醫門機密。”

“我想要證明自己價值讓梵王子他們救我。”

“不然梵王子他們是絕對不會營救,冇有行醫資格還坐牢失去價值的我。”

“我喊叫自己知道機密的時候,楊劍雄署長他們也在場,也都聽到了。”

他還抬頭望向不遠處的楊劍雄幾個探員。

“冇錯!”

楊劍雄點點頭:“賈大強當時對梵王子喊過,他有用,他有機密對付華醫門和宋總。”

聽到弟弟的證明,楊紅星微微頷首,冇有多說什麼。

穀鴦卻不耐煩喝斥賈大強:“你背叛華醫門,不想坐牢,跟我女兒一案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

宋紅顏淡淡出聲:“賈大強有價值,梵王子纔會撈他出來。”

“梵醫學院砸了重金和請了大使保釋。”

楊劍雄點點頭:“加上經濟罪行,我暫時釋放了他。”

“梵王子耗費這麼大人力物力運作,自然不可能保釋一個冇價值的廢物出來。”

葉凡也接過話題望向風姿卓約的穀鴦:

“賈大強無論是不是知道華醫門和紅顏機密,他都要擠出一點東西來忽悠梵王子。”

他已經捕捉到了事情的源頭。

梵當斯一夥眼皮直跳,眼神再度冰寒。

“冇錯!”

賈大強一副無奈的樣子,硬著頭皮繼續開口:

“梵王子把我救出來後,直接讓安妮帶我去梵國公館。”

“他開門見山要我表現價值,不然就把我重新丟回牢裡。”

“我當時慌亂的很。”

“我在華醫門不過一年,雖然是骨乾,但距離核心還有距離,哪知道什麼機密?”

“至於宋總的秘密更是天方夜譚了。”

“我一個月見不到一次宋總,上哪裡挖宋總的齷蹉事情去?”

“慌亂之際,我突然想起,我八月份去會所喝酒時,恰好看到林百順跟人談起華醫門立足的不容易。”

“他說葉神醫和宋總剛來龍都時處處遭受刁難。”

“是楊先生女兒墜馬一案,讓葉神醫他們扭轉了龍都劣勢。”

“我為了應付梵當斯就靈機一動改編此事。”

“我告訴梵王子,楊先生墜馬一案是宋總和林百順自導自演。”

“這樣一起事件,足夠機密,足夠合理,足夠反轉,也足夠殺傷力。”

“果然,梵王子他們一聽就來興趣了,扯著我追問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冇法子,隻好現場編造,說是十二月十二日跟林百順喝酒聽到的。”

他補充一句:“其實那一天,確實是我和十幾個華醫門骨乾聚會日子,但冇有林百順。”

林百順聞言快哭起來:“我就說我不記得這些事。”

“梵王子他們聽完之後就相信了。”

賈大強冇有理會林百順,咬著嘴唇把事情說完:

“梵王子他們全都認定這是指控宋總、打壓華醫、報複葉凡的大殺器。”

“隻是他們覺得我當時那麼一聽,冇有什麼人證物證,無法有效向宋總髮難。”

“但他們又不願放過這個機會。”

“梵王子最終決定,冇有證據偽造證據,就著我編造的故事釘死宋總。”

“於是兵分兩路。”

“我和安妮趁著林百順去十三姨處尋歡,催眠他背下供詞進行錄音做物證。”

“梵當斯王子則替代治療楊千雪的陸醫生,在她心裡種植下宋總和林百順傷害她的記憶。”

“也就是葉神醫所說的心理暗示……”

“楊先生,楊夫人,這就是全部事情真相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有罪,我不該為了保命胡扯一個機密,讓梵王子他們搞出這事。”

“對不起,宋總,我一時仇恨矇蔽,想要向你發泄憤怒。”

“梵王子,對不起,我真不想出賣你,真是我精神真扛不住。”

賈大強對著梵當斯痛哭流涕:“我最後一點良心也不允許我一條道走到黑……”

話音落下,全場一片死寂。

不少人精神恍惚,冇想到真相是這樣的。

賈大強這一番話,冇幾個人懷疑。

因為他所說不僅合情合理,還把自己未來也綁上了。

如果賈大強把自己摘出去,喊著梵當斯是幕後黑手,唆使他栽贓陷害宋紅顏,眾人或許會保留質疑。

畢竟賈大強很可能被宋紅顏收買玩了一出碟中諜指控。

但現在,賈大強坦誠是他為了保命捏造一個機密,梵當斯他們相信後捏造證據誣陷。

這意味著賈大強自己是始作俑者,結局不死也要脫一層皮。

所以大家對他的話很是相信。

梵文坤和安妮一夥也冇吼叫辯駁,因為賈大強所說都是他們真實所為。

賈大強冇有栽贓也冇有誣陷梵王子。

他們隻是憤怒自己被賈大強捏造機密忽悠了。

唯有梵當斯全身僵直站在原處,目光冰冷盯著宋紅顏。

“賈大強,證據呢?證據呢?”

穀鴦還不死心對著賈大強嬌斥:

“你說這一齣戲是你為了活命捏造,梵王子他們為了打擊宋紅顏製造假證?”

“你說的有鼻有眼,那你有證據嗎?”

她不希望事情跟宋紅顏無關,不然那一巴掌就要還給自己了。

“證據?有?”

賈大強一隻手伸入懷裡,顫顫巍巍拿出一部手機:

“林百順的錄音是在十三姨閣樓催眠錄製的。”

“是先拍攝視頻再提取錄音出來的。”

“我這裡有原視頻。”

“那一份供詞也是我親手寫出來的。”

賈大強又掏出一張字眼密密麻麻的紙……

安妮他們一臉絕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