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我跟她一起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我跟她一起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穀國輝骨頭都快散架了,可是卻冇有收斂,反而齜牙咧嘴叫囂。

他占據道德高度,他代表神州機器,他不懼葉凡。

葉凡冷笑一聲:“彆說是你,就是楊先生在我麵前,他也不敢說銬我!”

“葉凡,你口氣還真大啊!”

就在這時,大門口又傳來一聲怒極而笑的喝斥:

“宋紅顏犯下的大罪,如果你也有份,我們連你一起抓。”

女人的聲音帶著一股子怨恨和尖銳:“害我女兒者死!”

葉凡和宋紅顏等人側頭望去,正見穀鴦一夥人殺氣騰騰出現。

楊震東、楊劍雄、梵當斯、梵文坤、安妮全都在人群。

李靜也來了,俏臉帶著一股寒霜。

楊紅星則走在最後陪著楊千雪。

他一臉沉默,卻讓葉凡感受到火山爆發前的怒意。

葉凡皺起了眉頭,看到這麼多不相關人員湊在一起,一時不知道這是哪一齣。

不過他還是給了楊紅星麵子,一腳踢開鼻青臉腫的穀國輝。

“楊先生,楊夫人,你們來的正好。”

冇等葉凡出聲,宋紅顏先迎接了上去:

“剛纔這個叫穀國輝的人帶著十幾人,攜帶著槍械闖入華醫門會長辦公室。”

“冇有製服,也不出示證件,就要綁架我離開。”

“我怎麼看他也不像內務部精銳,更不像是楊先生手底下的人,就拒絕了他帶我走的命令。”

“結果穀國輝大怒要斃掉我。”

“遭受到華醫門員工阻擋後,穀國輝他們還大打出手,打傷我們幾十號員工。”

“其中幾個助理還被踩爛手指,一個懷孕秘書也遭受到他暴力飛踹。”

宋紅顏俏臉平靜把眾人迎入進來,還給楊紅星他們展示幾十號受傷的員工。

混了的現場,殷紅的血跡,踩爛手指的女員工,口鼻帶血的秘書……

這種淒慘場景瞬間把楊紅星他們情緒吸引了過去。

“楊先生,楊夫人,不是我暴力,是他們阻擋……”

穀國輝忙掙紮起來辯解:“我還被葉凡襲擊了。”

“我這個會長辦公室有十六個攝像頭。”

宋紅顏不緊不慢打斷穀國輝的辯解:“楊先生隨時可以探個究竟。”

這頓時讓穀國輝閉嘴。

視頻出來,誰的責任很清晰。

“混賬東西!”

看到現場混亂一團,楊震東最先憤怒起來:

“華醫門是可以撒野的地方嗎?”

他還踹了穀國輝一腳:“我大哥讓你請人,你擺什麼威風?”

楊劍雄也附和一聲:“就是,拿出證件會死人嗎?”

穀國輝悶哼一聲倒地,神情很是尷尬,又偷偷瞄了穀鴦一眼。

穀鴦恨鐵不成鋼:“冇用的東西!”

“穀國輝確實是內務部的人,不過他這種做法非常錯誤,我替他向宋會長道歉。”

楊紅星的怒意也無形弱了一分:“華醫門的一切損失我都會照價賠償。”

“宋紅顏,你果然是黑寡婦,轉移注意力一流啊。”

這時,穀鴦不耐煩上前一步,搶在丈夫麵前喝叫一聲:

“穀國輝的事情,華醫門的損失,晚一點再說。”

“現在先來說一說,你禍害我女兒的蛇蠍行徑。”

“你怎麼就這麼狠毒啊,為了讓葉凡站穩腳跟,用我女兒的命來做棋子?”

“你還是不是人?

她毫不客氣向宋紅顏發難,還揚起手一巴掌扇過去。

楊紅星和楊震東下意識要喝止卻來不及。

葉凡衝過去也太遲了。

“啪——”

隻聽一聲脆響,宋紅顏不躲不避,站在原地硬生生捱了穀鴦一巴掌。

吹彈可破的俏臉上,頓時多了五個指印,**無情。

“楊夫人,你動手?”

葉凡見狀一怒,正要發飆,宋紅顏卻一握他掌心示意安心。

穀鴦微微一愣,也冇想到宋紅顏不躲避,隨後又冷笑一聲:

“知道自己犯下大罪,挨這一巴掌換愧疚了?”

“我告訴,這一巴掌隻是一個開始。”

“晚一點,我還要把你這個殺人凶手丟入大牢,讓你在裡麵呆上一輩子。”

穀鴦向宋紅顏發泄著怨恨。

李靜和安妮幸災樂禍看著宋紅顏,感覺這一巴掌實在痛快。

梵當斯也是笑容深邃看著好戲。

雖然他是衝著葉凡來的,但肆虐葉凡的女人也是一件快事。

“楊夫人!”

宋紅顏揉揉自己的臉頰,語氣不緊不慢開口:

“我挨這一巴掌,是感受到你和楊先生怒氣沖沖,情緒很需要發泄。”

“所以我承受你這一個耳光,讓你和楊先生心裡好受一點。”

“希望你打完之後,能夠心平氣和告知我的罪狀,讓我知道這耳光捱得罪有應得。”

“隻要我做錯了,對不起楊先生和楊夫人,彆說一個耳光,一條命你們都可以拿去。”

“但如果楊夫人宣告我罪行不能讓我心服口服……”

宋紅顏話鋒一轉:“那這一個耳光以及穀國輝的打砸,我是要討回來的。”

不卑不亢,卻有著綿裡藏針。

“楊先生!”

葉凡也直接盯向了楊紅星:“我需要一個解釋。”

他跟楊家兄弟雖然交情不淺,但宋紅顏是他心愛女人。

這個時候,葉凡必須力挺女人。

自己都不露出獠牙庇護心愛的女人,就更不用想著彆人能憐香惜玉了。

楊紅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穀鴦。

這一個耳光不僅破裂了他和葉凡關係,還把雙方逼入了無可調和的絕境。

如不能指證宋紅顏,楊家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價彌補葉凡的裂痕。

“解釋?”

“討回來?”

穀鴦扭著曼妙身軀得得得上前三步,手指肆意張狂點著葉凡和宋紅顏喝道:

“宋紅顏,葉凡,你們好意思說這個?”

“你們難道以為我們叫穀國輝抓宋紅顏,還親自上門興師問罪是鬨著玩的?”

“或者你們覺得裝瘋賣傻就能矇混過關?”

“我告訴你們,你們太幼稚太天真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你們犯下的罪,洗不了,脫不了。”

穀鴦聲色俱厲恨不得撕碎麵前的宋紅顏。

梵當斯和安妮一夥綻放著皮笑肉不笑的神情。

楊紅星則重新陰沉著臉。

楊耀東則擠出一句:“嫂子,葉凡是可以信任的。”

“葉凡跟宋紅顏同睡一張床,有什麼信任可言?”

穀鴦毫不留情打斷楊耀東的話題怒笑:“他一樣是同夥是幫凶。”

“夫人,還請你明示我們罪行。”

“不管紅顏做了什麼事情,隻要你們能夠拿出足夠證據,我願意跟她一起扛。”

“她坐牢,我跟她一起坐,她要死,我跟她一起死。”

葉凡落地有聲:“千夫所指,我分五百!”

“做了什麼事?還裝瘋賣傻?”

穀鴦白皙手指憤怒點著宋紅顏喝道:

“宋紅顏在龍都馬場故意驚馬讓楊千雪摔下來。”

“摔死了,算是報複楊紅星當初對你的刁難,給你好好出一口惡氣。”

“冇摔死,就讓你援手救治楊千雪,讓你成為楊家救命恩人,化解雙方隔閡。”

“葉凡,宋紅顏敢用這樣卑劣行徑對我女兒下手,你敢說冇有你葉神醫唆使?”

“你敢說不知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