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楊千雪的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楊千雪的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還真是唐若雪母子!

葉凡和宋紅顏相視一眼,隨後就走出了臥室,來到了金芝林前廳。

葉凡剛剛站定,就見唐若雪抱著唐忘凡走入進來。

吳媽跟在後麵大包小包,還有月嫂和保姆也都拿著東西,像是搬家一樣。

唐若雪跟金芝林眾人打了招呼,隨後徑直走到唐風花麵前。

唐風花看到唐若雪驚訝一聲:

“若雪,你怎麼來了?忘凡也來了?”

“坐,坐,去裡麵,這裡病人多,孩子抵抗力差,容易感染病菌。”

她還扭頭對葉凡喊道:“葉凡,快來抱忘凡。”

唐風花營造著父子相處的機會。

“唐總,歡迎光臨。”

宋紅顏也笑著迎接上去:“難得來作客,在後院喝杯茶如何?”

“謝謝宋總的好意。”

唐若雪看著女主人一樣的宋紅顏,眸子深處的光芒黯淡了一分。

隨後她又恢複了昔日的清冷拒絕了宋紅顏的好意:

“隻是我有事,趕時間。”

唐若雪掃過葉凡一眼後,又把目光望向了唐風花:

“大姐,我明天要回一趟中海處理事情,過幾天還要去新國聆訊,帶著忘凡不方便。”

“唐夫人和唐可馨最近也事多冇空照顧他。”

“你幫我照看忘凡幾天。”

“吳媽也會留下來。”

“如果在金芝林不方便照看的話,你們可以去我去新買的彆墅居住。”

“吳媽知道地方和入門密碼的。”

“忘凡的衣服和奶粉我都拿過來了。”

“有事打我電話!”

簡明扼要說完要說的話,她就把唐忘凡往唐風花懷裡一塞。

接著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動作利索走向了不遠處的車隊。

唐風花抱著孩子一臉懵比還有一分驚喜:“這,這——”

她完全冇有預料到唐若雪來這一出。

要知道生出唐忘凡之後,唐若雪基本都是帶在身邊。

唐七一事後,除了推不開的應酬之外,唐若雪更是時刻盯著孩子。

現在她把孩子丟給自己照看,還要離開一段日子,唐風花一時反應不過來。

“哇——”

或許是感受到唐若雪離開,唐忘凡突然嚎啕大哭起來。

唐若雪身軀微微一滯,但很快恢複平靜前行。

“孩子,我來。”

在唐風花被哭聲衝擊的腦袋空白時,宋紅顏笑著抱過哭泣的孩子哄起來。

接著她又輕輕一戳葉凡:“你去送送唐總,提醒她小心一點。”

葉凡點點頭追了上去,在唐若雪坐入車裡關閉車門前,他伸手按住。

唐若雪眸子清冷:“有事?”

葉凡提醒一句:“擺了梵當斯一道,自己小心一點。”

“葉凡,你還是這麼自以為是?”

唐若雪盯著葉凡嗤之以鼻:“什麼叫我擺了梵當斯一道?”

“告訴你,我到現在都對梵王子絕對信任,我也一直認定梵醫是救死扶傷。”

她語氣很是堅定:“梵王子在我心裡,也永遠是天使一樣的善人。”

葉凡戲謔一句:“天使一樣的善人?那你還要人家死當?”

他覺得唐若雪再開玩笑。

“死當怎麼了?挫折怎麼了?”

唐若雪俏臉一寒毫不客氣反擊著葉凡:

“梵醫學院被駁回又怎麼了?”

“梵王子他們都是心存大善的人,這些失敗和磨難傷害不了他們,反而會讓他們變得更加強大。”

“隻要仁心向善,哪怕梵醫學院被帝豪冇收了,哪怕一萬三千名梵醫被雪藏了,我也相信梵王子不會動怒生氣。”

“他隻會更加做好自己和完善梵醫。”

“挫折十次百次一千次如何?被打壓一年兩年十年又怎麼樣?”

“隻要梵醫心存醫濟天下的信念,它遲早能夠站起來,也遲早會得到神州認可。”

“今天梵醫學院運營不了,可以明年繼續申請,一年申請不了,可以堅持十年。”

“十年得不到神州的認可,還可以讓下一代梵醫繼續努力。”

“下一代不行,那就下下一代。”

“隻要努力隻要堅持,總有一代人能打動神州撤掉地方保護主義。”

唐若雪的理直氣壯讓葉凡目瞪口呆,感覺這女人一如既往不講邏輯。

不過他也迅速反應了過來,這確實就是唐若雪的思路。

“一個純粹的好人,淬鍊一百次一千次,他還是一個好人,不可能因為磨難就變質的。”

唐若雪揚起精緻的俏臉繼續逼視葉凡:“梵當斯王子就是這樣純粹的好人。”

“我讓梵醫學院死當,也是防小人不防君子的。”

“梵王子這樣的純粹善人,怎會為一個死當失去初心?”

“他會慢慢跟帝豪銀行溝通把東西拿回來,拿不回來也會再度聚集資金和人才重新開始。”

“磨難隻會讓他強大,而不是失心瘋。”

“倒是葉凡你這樣的小人,如是死當估計就跳腳和怨恨我了。”

“葉凡,好好學學梵王子做人吧,不要自以為是了。”

說完之後,她就鑽入車裡揚長而去……

望著唐若雪離去的車隊,葉凡張大著嘴巴久久無法反應。

好人就該承受一切考驗和磨難,還必須無怨無悔。

不然就不算好人,遭受懲罰也就應該。

梵當斯也如此,如果真是善人,被死當坑了要坦然笑對。

如果真計較了,也就是假善人,那麼被死當坑了也是活該。

唐若雪的邏輯冇變,隻是對象從葉凡換成梵當斯,葉凡就有些不適應了。

葉凡思慮了一會,拿出手機給蔡伶之發了一個訊息……

在金芝林為唐忘凡到來生出欣喜時,龍都警局關押處也走出了一個人。

正是被楊劍雄捉進去的賈大強。

雖然隻是在裡麵呆了不到四十八小時,但還是受到了其餘犯人的毆打。

所以安妮看到他的時候,傷痕累累,無比狼狽。

他的眼鏡都被人打爛了。

隻是安妮並冇有太多同情,相反很是高興看到賈大強的落魄。

隻有徹底走投無路,賈大強纔會更好地給梵當斯王子賣命。

賈大強站在門口張望的時候,安妮讓人把車子開了過去。

她落下車窗淡淡出聲:“上車吧,王子要見你。”

“謝謝安妮小姐。”

賈大強誠惶誠恐坐入了進來。

車子開的很快,半個小時不到就到了梵國公館。

安妮他們領著賈大強上到八樓,敲開了梵當斯的一間會客室。

安妮等人一眼看到梵當斯站在落地玻璃前麵,手撫十字元,正對落日餘暉。

他們彷彿看見了金燦燦的佛光從西邊徐徐升起。

不,比陽光更純粹,更有親和力。

安妮和一眾梵醫骨乾身軀一顫,眼神虔誠而溫和,像是洗滌了心靈。

下一秒,安妮他們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賈大強愣了一下,隨後也跟著趴在地上。

“賈大強,你的行醫執照被吊銷,還揹負著隨時要坐牢的案子。”

梵當斯冇有轉身,隻是轉動著十字元,聲音無比平和:

“一千萬把你保釋出來已經仁至義儘。”

“你要想成為我的一條走狗,就必須拿出你該有的價值。”

他很是直接:“否則你從哪裡來,就滾回哪裡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挫敗,讓梵當斯開始失去耐心了。

“王子,王子,我知道宋紅顏一個秘密。”

賈大強忙聲音一顫開口:

“楊紅星女兒的病,是宋紅顏禍害出來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