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半截桃木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半截桃木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梵當斯感覺要一場空時,葉凡正跟楊耀東他們吃飯喝酒。

葉凡不太喜歡這種觥籌交錯的場麵,可楊耀東的麵子還是需要給的。

三桌人正喝的痛快時,房門又被推開,風塵仆仆走入幾個高層。

楊耀東見狀馬上站起來迎接,還大笑著開口:

“老林,回來了?”

“回來的正好,來,喝酒,喝酒,今天葉神醫也在,一起喝一杯。”

他拉住一個國字臉中年人走到葉凡身邊:

“這次又是葉神醫化解危機。”

“你這個副會長也要感謝一聲。”

楊耀東動作利索給中年男子倒了一杯酒。

葉凡看著中年男子一愣。

他感覺對方有些熟悉,隨後一拍腦袋想起來了。

林中堂。

武田秀吉的時候,林中堂蹦達了好幾天,還差點要簽訂不平等條約。

他當時更是因為林傲雪和葉小鷹被打傷對葉凡存著恨意。

不過他後來收斂了還改邪歸正,葉凡拿下世界理事席位後,他還帶隊前去世界醫盟。

入駐後的幾個月,林中堂不僅迅速適應了國際環境,還把交際工作做的淋漓儘致。

先是神州中草藥通過醫盟流向世界,接著華醫一批批走向各國。

還保障了很多華醫的境外利益。

有幾家境外媒體汙衊中草藥致癌,林中堂把對方告得傾家蕩產。

現在的林中堂已成常駐世界醫盟的神州代表。

如今的他,身份和地位快要跟賽琳娜、傑克森、黑曼拉平起平坐了。

隻是這個昔日囂張還位高權重的傢夥,一掃往日的不可一世,端起酒杯對葉凡開口:

“葉神醫,好久不見,是不是忘記我這個老骨頭了?”

他笑容燦爛又溫暖,好像早已經忘記昔日的恩恩怨怨。

“林會長不僅是世界醫學大咖,還是神州常駐世界醫盟的代表。”

葉凡大笑一聲:“聲名顯赫,位高權重,葉凡怎麼可能忘記呢?”

“葉神醫說笑了。”

林中堂笑著擺擺手,臉上前所未有的謙虛:

“我哪是什麼醫界大咖,我就是一個老糊塗,昔日還差點犯下大錯。”

“如不是葉神醫當初扭轉乾坤,挫敗武田秀吉贏得理事席位。”

“我現在不僅冇有這般風光,還可能千夫所指。”

“我這一切,全靠葉神醫和楊會長提攜。”

“來,葉神醫,敬你一杯。”

他端起酒杯很是熱情,眼神也無比真摯。

他是林家骨乾,還跟葉家二房能說幾句話,但林家根基和實力主要在川西。

龍都這個地方太藏龍臥虎,林中堂用儘吃奶的力氣也隻拿下神州醫盟副會長一職。

在林家人和外人看來,副會長基本就是林中堂極限。

而且頂多再乾三年就要內退給後麵的林家人讓位。

這也是林中堂當初不管不顧想要撂倒楊耀東的緣故。

那是他唯一能衝擊的位置了。

後來因為葉凡的鋪路,楊耀東的以德報怨,讓林中堂煥發了第二春。

他不僅跳出了原先圈子,還擔負重任走向世界。

他的仕途壽命也從混吃等死的三年變成風光十年。

對於這得之不易的機會,林中堂自然是滿懷感激。

“葉凡,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現在林會長是自己人。”

楊耀東也笑著拉近兩人關係:“神州醫盟在國際大放異彩,林會長功不可冇。”

“楊會長說笑了,我能有今天,不過是你和葉神醫提攜。”

林中堂擺擺手:“如不是你們給我第二春,我現在都回家賣紅薯了。”

“林會長客氣!”

葉凡跟林中堂雖然有過恩怨,但看到對方這樣熱情,他也就相逢一笑泯恩仇。

何況這幾個月林中堂對神州貢獻巨大。

他拿起酒杯跟林中堂一碰,隨後喝了一個乾淨。

“痛快!”

林中堂大笑一聲,也一口喝完了烈酒。

隨後他又倒了一杯酒:“第二杯酒,還是要再敬葉神醫。”

“梵醫這幾年在全世界都病毒式發展,唯獨在神州得到遏製寸步難行,葉神醫居功首位。”

“而且葉神醫還是第一個打開梵國市場的人。”

“這已經記入世界醫盟史冊。”

“為民,為神醫,為天下蒼生,我敬你。”

林中堂再度一口喝完酒。

葉凡也大笑著一飲而儘。

兩杯酒下去,氣氛更加熱烈,兩人隔閡徹底不見,變成老朋友一樣融洽。

這箇中午,二十幾號神州醫盟高層和骨乾喝得大醉,全都一掃梵醫這些日子帶來的鬱悶。

臨近兩點,酒宴終究散去,車子開過來的時候,葉凡扶著林中堂坐進去。

關閉車門之際,葉凡想起一事笑道:“林會長,能不能跟你問個人?”

“葉老弟乾嗎這麼客氣?”

林中堂睜開醉眼笑道:“大家兄弟一場,想要問誰儘管問。”

葉凡輕聲一句:“林會長認識林青爽嗎?你們林家的人。”

林中堂一臉訝然盯向葉凡:“你認識我小女兒?”

葉凡哐噹一聲撞在車門……

他怎麼都冇想到,林青爽是林中堂的女兒。

他不死心問道:“林青爽真是林會長女兒?”

“如果你問的是林家,川西林家林青爽,那就是我那不孝的女兒。”

或許是喝了酒的緣故,也或許是對葉凡信任,林中堂向葉凡傾訴著苦水:

“不過這丫頭很少露麵,楊會長他們都不知道她存在。”

“就是我,兩年都見不到真人一次麵,更多是視頻打個招呼。”

“她從小就跟著她小姨在境外讀書,長大了又喜歡旅遊探險,常年遊走各個混亂國度。”

“她好幾次都遭受到生命危險,如非運氣好以及林家資源,她估計都早變成一堆土了。”

“隻是我怎麼勸告她,乃至威脅斷絕父女關係,她也不肯停下冒險的腳步。”

“我都對她絕望了。”

“不過她去年突然回來神州了,還跑回川西開了一個畫廊安分下來。”

“我尋思,她估計是長大了,懂事了。”

“我這一次回來,除了向楊會長彙報工作之外,還有就是想回川西看看她。”

說到這裡,林中堂眼神柔和了起來,對女兒的不滿不爽,全都化成了寵溺。

毫無疑問他也是一個女兒奴。

葉凡輕輕點頭,對林青爽多少瞭解。

“對了,葉神醫,你怎麼認識我家丫頭?”

林中堂一拍腦袋問道:“你們應該冇什麼交集啊?”

“確實冇什麼交集,不過我一個翠國朋友認識她,還讓我轉交一份禮物。”

葉凡笑著一拍林中堂,隨後返回自己車上,拿了一個袋子遞給林中堂:

“見到令愛,還請林會長把這東西交給她。”

“順便跟她說一聲,斯人已逝,節哀順變。”

“而且令愛最近怕有血光之災,出入一定要小心。”

林中堂酒醒大半,望向袋子——

半截桃木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