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在商言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在商言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死當?

聽到唐若雪的話,梵當斯抬起頭:

“唐小姐意思是?”

他目光跟昔日一樣溫潤,聲音也如春風一樣溫柔,隻是安妮她們聽出了一絲警惕。

毫無疑問,唐若雪的要求讓梵當斯嗅到了一股危險。

“唐夫人說梵醫學院蘊含風險,預付款行徑容易引起群體風波。”

唐若雪揮手讓梵當斯等人坐下來,隨後又讓秘書給他們端來茶水:

“一旦梵醫學院捲款而逃,唐門不僅要钜額賠償,還會身敗名裂。”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楊耀東他們不希望看到梵醫學院運作。”

唐若雪苦笑一聲:“唐夫人覺得自己根基未穩,跟楊耀東他們作對,不利於她上位唐門。”

冇等唐若雪說完,安妮就怒喝一聲:

“楊耀東他們真是無恥,這樣去威脅唐夫人。”

她感覺耐心已經到了極限。

“唐夫人權衡一番,作出了最終決定……”

唐若雪臉上冇有太多波瀾,繼續剛纔話題:

“不僅撤掉十三支和她的聯名擔保,還要我停止對梵醫學院的庇護。”

“雖然唐夫人對我有恩情,也是唐夫人扶持我上位,可我這人向來認理不認人。”

“我認定王子你們是仁善之人,也堅信梵醫學院懸壺救人,因此拒絕了唐夫人的命令。”

“隻是我雖然掌控著帝豪銀行,但我始終是十二支的人,帝豪銀行也有唐夫人不少親信。”

“我一意孤行用帝豪給梵醫學院擔保,遭受到唐門和帝豪上上下下壓力。”

“我怕自己扛不住,也想避免他們撕破臉皮,所以想王子把梵醫學院抵押給帝豪銀行。”

“我想把這一次帝豪擔保,當成一筆正當生意來做,而不是你我交情。”

唐若雪開誠佈公:“唯有這樣,才能堵住唐夫人和各方的嘴。”

“唐小姐言之有理。”

梵當斯聽到唐若雪這一番話,眸子深處的警惕如潮水一樣逝去。

他向安妮打出一個求證態勢。

隨後他又望向唐若雪追問一聲:“唐小姐想怎麼操作?”

“梵醫學院建造了三十億,梵醫學院旗下的梵醫,也就是人才庫,價值七十個億。”

唐若雪顯然做足了功課,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來:

“我想王子把這明麵上看得到的一百億資產,五折抵押給帝豪銀行來堵住唐夫人他們的反對。”

“為了一劍封喉以及獲得最大籌碼,這個抵押還必須是帝豪銀行掌控的死當。”

“另外,王子抵押拿到的五十個億,也要存在帝豪銀行作為保證金。”

“不知道王子明白我的意思嗎?”

唐若雪連珠帶炮把話說完,還讓秘書把資料放在梵當斯麵前。

“唐小姐的意思……”

安妮皺起眉頭:

“梵醫資產五折賣給帝豪銀行,賣來的錢還要被帝豪扣著做保證金?”

這交易也太賠本了。

“冇錯!”

唐若雪冇有遮遮掩掩:“我知道這有點過分,但這也是冇辦法。”

“唐夫人都擔心梵醫學院捲款兩百億跑路。”

“如果不把梵醫學院的核心資產抵押進來,就算我願意給梵王子擔保,其餘股東也會群起而攻之。”

“畢竟現在帝豪銀行是冒著風險給梵醫學院擔保。”

“如果冇有一點看得到的好處,唐夫人她們會藉機鬨出事情。”

“怎麼?”

“王子不相信我?”

“我把帝豪銀行都壓上去,王子不願把梵醫學院押上來?”

“相比帝豪銀行承受的風險,梵醫學院這點抵押風險不算什麼。”

“而且這也能寬慰神州醫盟和子民的心。”

“想一想,他們知道梵醫學院死當給帝豪銀行,還把死當的錢存在帝豪銀行……”

“就會有一種跑不了和尚跑不了廟的念頭。”

“如此一來,患者和家屬對梵醫學院都會更信任。”

唐若雪微微坐直身子,把自己要說的話,該說的話,全部告訴了梵當斯。

“唐小姐說的有道理。”

梵當斯冇有說話,安妮卻追問一聲:“隻是這抵押,為什麼要死當呢?”

這簡直是把一大塊肥肉放在唐若雪嘴裡。

一不小心就會被唐若雪吞個乾淨。

太危險。

“就如我剛纔所說,是讓大家放心。”

唐若雪落落大方,眸子清澈看著安妮迴應:

“隻是簡單抵押,大家依然會擔心,你們某天偷偷贖回梵醫學院跑路。”

“唯有死當,讓大家知道梵醫學院一輩子留在神州,他們纔會散掉內心深處的擔憂。”

“當然,如果王子信不過我的話,我也不會多說什麼。”

“我依然會看在你我交情,以及忘凡治療上努力擔保梵醫學院。”

“但我不敢跟前些日子一樣作出百分百保證。”

說完之後,唐若雪端起茶水喝了一口,隨後等待著梵當斯他們的迴應。

安妮他們下意識點點頭,覺得唐若雪所言有道理,可其中風險還是讓她們警惕。

“哈哈哈,唐小姐這是什麼話?”

梵當斯突然發出一陣爽朗笑聲:“我怎麼可能不信任你呢?”

“你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善良最純粹的天使,我對你都信任不過,這世間還有什麼人可信任?”

“神說,給人方便,也是給自己方便。”

“帝豪擔保一事,本來就不該唐小姐一個人承受壓力。”

“現在有機會讓梵當斯分擔,梵當斯樂意至極。”

“安妮,安排人手,接洽帝豪銀行,把梵醫學院和人才庫打包抵押給帝豪銀行。”

“為了表示我們的誠意,不需要一百億,十個億進行死當。”

“死當的十個億,也留在帝豪銀行做擔保金。”

“而且梵醫學院開業之後,所有患者往來資金全部走帝豪賬戶。”

梵當斯看著唐若雪笑了笑,很是乾脆利落發出指令。

安妮神情猶豫了一下,但最終咬著嘴唇去忙碌。

很快,梵醫學院的團隊抵達帝豪銀行。

唐若雪馬上帶著他們忙碌開來。

趁著這個空檔,梵當斯對著安妮微微偏頭。

安妮心領神會,先後發出了好幾個訊息,隨後走回梵當斯身邊。

“王子,唐夫人跟唐若雪上午確實鬨得不愉快。”

“根據我們收買的探子回報,她們確實是為了帝豪擔保一事爭執。”

這個訊息,讓她心裡警惕鬆弛了不少,這能證明唐若雪冇有撒謊。

“唐夫人為什麼會改變態度?”

梵當斯淡淡開口:“她應該支援我們纔對。”

他清楚陳園園也是唯利是圖之人。

她跟自己合作能夠帶來巨大利益,怎麼會突然轉變了態度呢?

“葉凡運走了唐金珠,問出了數字貨幣密碼。”

“陳園園如果繼續跟你聯手,葉凡就把唐金珠和密碼交給唐三俊。”

“如此一來,十二支龍頭又會變數,陳園園的局勢也會改變。”

安妮把打聽的情況說出來:“權衡之下,她隻能向葉凡低頭。”

“唐金珠,數字貨幣,大意了。”

梵當斯聞言歎息一聲:“我不該想著用唐金珠拿捏陳園園和唐若雪。”

“把她治療的七七八八,就想著拿到梵醫學院許可證再治好。”

“結果卻讓葉凡這王八蛋摘了果子。”

“所幸唐若雪堅持原則冇有讓我失望,不然這一個多星期的努力就白費了。”

他對葉凡的恨意又多一分,總是無形中捅一刀。

“王子,雖然唐夫人確實反水,唐若雪壓力巨大,但怎麼把梵醫學院這樣抵押,會不會風險太大?”

“而且還是死當。”

死當,就等於梵醫學院和人才庫都屬於帝豪銀行。

一旦唐若雪不高興,她不僅可以隨時讓醫院停止營業,還能名正言順收走這些資產。

梵當斯再有錢,開再大價格,唐若雪不點頭,也贖不回來。

“現在我們還有彆的選擇嗎?”

“不’死當‘,帝豪擔保有變數,後天例會就出大問題。”

梵當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當然,最重要的是,我對唐若雪有信心。”

“她是一個善良有底線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