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死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死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若雪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她現在是我們解決難題的最關鍵人物。”

“她絕對不能掉鏈子!”

返回梵國公寓的路上,梵當斯喝了兩口淨水,隨後向安妮問出一句。

對於梵當斯來說,梵醫學院重要,報複葉凡也同樣重要。

而對付葉凡的最佳切入點,就是唐若雪和唐忘凡了。

“唐忘凡的情況好了,或許是葉凡的提醒,唐若雪偷偷帶著孩子複檢了幾次。”

安妮迅速接過話題:“其中一次還去找了觀音寺的主持。”

“確認唐忘凡身心都正常後,唐若雪對王子是既感激又愧疚。”

她笑著補充一句:“這也讓她對王子絕對信任。”

“這應該感謝葉凡。”

梵當斯冷笑一聲:“否則我就無法獲得唐若雪的擔保了。”

葉凡的敏銳,對十字元的警惕,還殺掉亞瑟,讓梵當斯本能嗅到一抹危險。

這也讓他藉著毀掉的十字元,撤掉對唐忘凡的手腳,該而運用靈力治好唐忘凡。

“可惜少了唐忘凡這一個籌碼。”

安妮臉上露出一絲遺憾:“不然可以通過掌控唐忘凡長遠控製唐若雪。”

“冇事,來日方長。”

“雖然因為葉凡不得不中止唐忘凡這張牌,但能夠獲得唐若雪的絕對信任也值得。”

梵當斯冇有過多可惜,他向來是步步為營的人,做事也喜歡一件一件完成。

最重要一點,他相信自己有絕對實力虜獲唐若雪這頭獵物。

“帝豪銀行的擔保準備的怎麼樣了?”

梵當斯話鋒一轉:“千萬不能讓神州醫盟找到缺口。”

“帝豪銀行的財報,唐忘凡的股權,保證金的入賬,唐若雪全都準備的妥妥噹噹。”

“我和幾個法務檢查了三遍,毫無破綻。”

安妮接過話題:“現在就當後天神州醫盟例會,王子跟她一起出現給楊耀東一劍封喉了。”

“其實王子不需要擔心的,唐若雪現在跟葉凡對著乾。”

“葉凡和楊耀東越是挑釁你打壓你,唐若雪就越會義無反顧支援你。”

“再說了,你是唐忘凡的乾爹,還給唐忘凡除掉了心中邪氣,她欠你一個大人情。”

“禮尚往來,她怎麼都該拿帝豪銀行給梵醫學院擔保。”

安妮笑著安撫梵當斯的情緒,讓他不用為擔保一事煩惱。

“那就好。”

梵當斯撥出一口長氣:“我耗費這麼多精力,還犧牲了亞瑟,唐若雪是該禮尚往來。”

“等我拿到梵醫學院的許可,把所有梵醫凝聚起來,我就把受過的憋屈全部討回來。”

“亞瑟的死,楊耀東的刁難,楊劍雄的羞辱,神州醫盟的打壓,我統統都要報複。”

“還有葉凡的打臉,七妹的死,我要他用鮮血償還。”

“不讓他們感受咱們的威力和手段,隻會讓他們覺得我們軟弱可欺。”

梵當斯眼裡閃爍光芒,想要好好發泄多日的憋屈。

說到這裡,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洛大少派出的殺手有冇有動靜?”

“有。”

“前不久,葉凡遇見一起襲擊,下手的人是洛大少麾下黑鴉。”

安妮趕緊彙報一句:“黑鴉動用了趕屍一族的法術,可依然被葉凡找到缺口逃了生機。”

“黑鴉?洛大少麾下?”

梵當斯身軀一震,寒聲問道:“洛無機腦子進水直接動用自己手下?”

“他不是擔心葉家問責葉凡報複嗎?怎麼敢動用帶洛家痕跡的黑鴉?”

“葉凡有冇有什麼反擊?”

他無所謂黑鴉死不死,隻是擔心洛大少暴露,牽扯到他的身上。

梵當斯向來追求乾淨,是絕對不會捲入這些事非。

“我也不清楚洛無機所為。”

安妮抿著嘴唇:“他當時對艾西卡說,他會安排含金量十足的人下手。”

“至於是什麼人,洛大少怎麼都不肯透露。”

“艾西卡也不過多逼問,免得任務失敗,怪責到我們頭上泄密。”

“不過真是黑鴉的話,這個含金量確實十足,但太過愚蠢。”

“至於洛大少,暫時還冇受到葉凡報複,也冇被葉堂怪責。”

“可能是葉凡還冇查出黑鴉底細,也可能是葉凡重心落在對付我們身上。”

“而洛大少詭異消失,艾西卡怎麼都聯絡不上,誰也不知道他去哪裡了。”

“隻是電話留言有事聯絡他秘書即可。”

安妮把洛無機情況和黑鴉橫死簡述給梵當斯知道。

她說的很是簡單,卻能讓人感受到暗中蘊含巨大危險。

“希望洛大少能管住自己的嘴巴。”

梵當斯眼裡迸射一股寒芒:“不然葉凡不殺他,我都會想法子宰掉他。”

一旦被葉凡知道他雇洛大少殺葉凡,隻怕整個梵國王室都有難。

“算了,洛大少的事先不想了。”

梵當斯驅散這一抹煩擾,轉動戒指讓自己安寧些許:

“當務之急就是梵醫學院儘快開業。”

“拖的越久,變數就越大。”

“就如好不容易挖來的賈大強等牆角,一下子被宋紅顏連消帶打變成廢物。”

他手指微微一偏:“先不回梵國公館,去石頭塢,我去探視唐忘凡……”

“叮——”

話冇說完,他手機就響了起來。

接聽片刻,梵當斯眼睛一亮,手指輕輕一揮:“去帝豪分行。”

車子馬上偏轉方向,向帝豪銀行龍都分行開了過去。

半個小時後,梵當斯的林肯車抵達目的地。

帝豪龍都分行,是端木青時期就存在的,位置顯赫,裝脩金碧輝煌。

門口還有兩尊石獅。

梵當斯從車裡鑽出來,等候已久的唐若雪就迎接了上來。

“梵王子,不好意思,耽誤你的時間了。”

一身黑色套裝的女人散去了母性光輝,多了一股職業場上的乾脆利落。

“唐小姐客氣了。”

梵當斯笑容依然恰到好處:

“你是我在龍都最好的朋友,忘凡也是我的乾兒子。”

“咱們算得上一家人了,哪有什麼耽誤不耽誤時間的?”

“隻是不知道唐小姐這麼緊急找我有什麼事?”

“是忘凡不舒服了,還是帝豪出問題了?或者其它事情?”

“你放心,隻要我來辦到,絕對不遺餘力。”

梵當斯跟唐若雪拉近著關係,還很堅定展示著自己態度。

“唐夫人上午突然來找我了。”

唐若雪把梵當斯一夥人迎入了貴賓室。

梵當斯眼睛一眯:“感覺不是什麼好事?”

唐若雪目光銳利盯著梵當斯:“她要帝豪撤掉對梵醫學院的擔保。”

梵當斯動作瞬間一滯。

安妮他們也都感覺呼吸停止,眼裡閃爍一抹淩厲。

唐若雪又冒出一句:“我拒絕了!”

梵當斯精神一鬆,笑容璀璨起來:

“唐小姐,你是一個大愛之人,也是一個純粹的人。”

他目光充滿著溫和:“你還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我拒絕了唐夫人,但受到十二支千夫所指,認為我給王子輸送利益。”

唐若雪目光坦然迎接著梵當斯:

“為了避免後天擔保生出變故,我想王子把梵醫學院抵押到帝豪。”

“而且是死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